首页 > 其他小说 > 家族淫乱史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家原是京城五大家族之一,但树大招风,就在某一天四大家族群起攻之,再加上皇室的火上浇油,曾经辉煌一时的叶家竟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那一天,一群官兵冲进了叶家大院,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叶家男丁全部被杀,叶家的女人就被当场lunjian,叶楚的母亲将他藏在了一个柜子里,刚藏好就被几个官兵看到,他的母亲杨雪玲可是一位绝世美人,其年方三十三,身姿丰腴,身才火爆,可谓熟妇一枚,这种成熟的水蜜桃对男人的吸引可想而知.那官兵见到杨雪玲,鸡巴当场就硬了,二话不说,上去就暴力地将杨雪玲的衣裳一片一片的撕碎,任凭杨雪玲怎样挣扎都于事无补,大片大片粉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那丰满的胸部,娇艳欲滴的阴唇,褶皱的屁眼,不仅暴露在那些官兵眼中,也暴露在叶楚的眼中,叶楚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那就是拿鸡巴插进娘亲的小穴.  “不要不要啊!饶了我吧!”杨雪玲苦苦求饶,但早已兽性大发的男人们怎幺会听她的呢,杨雪玲的衣裳从上被撕到下,最后绣鞋被摘下,罗袜被取下,香喷喷的玉足也露了出来,算是彻底的一丝不挂.之后,她被男人们按在地上,赤裸的背部紧贴在冰冷的木头地板,双腿被扒开,那女人的圣地就任意呈现在众人面前,一股臊味弥漫在了房间里,杨雪玲闻到了这味道羞得想自杀.“嘿嘿,好浓密的阴毛啊!好骚的味道啊!夫人的下体好久没洗了吧!”一个男人淫笑道,然后将脸埋在了女人的花园之中,伸出舌头,狠命地舔着杨雪玲的阴唇,又用牙齿咬开阴唇露出了她的阴蒂,舌头在杨雪玲极度敏感的阴蒂上滑过一个有一个圈.杨雪玲全身像触电一般,酸麻之感从下体传遍全身,她的脚不断踢着踹着,想要挣脱男人的舔弄,岂料玉足分别被两个男人拿住,玲珑小脚,一只手便可握住,然后两个男人都用舌头舔起她的脚来,用嘴吸允起她每一根脚趾头.“嘿嘿,黑你这幺喜欢女人的臭脚啊!”一位大汉大笑道,“臭你妈,这脚真他妈香啊,真他妈好吃.”那舔脚之人的话引得一干人发笑.之后又有几个大汉扑了上去.杨雪玲只觉得全身各处都被男人侵犯着,她的奶头被吸着,樱桃小嘴被疯狂吻着,一更舌头还拨开了她紧闭的牙关,搅拌着她的香舌,吸允着她口中的香露.之后男人舔够了,就用自己早已充血的狰狞的鸡巴狠狠插进了杨雪玲的小穴,巨根入体,杨雪玲刚张开嘴巴想要大叫,另一根带着恶臭的鸡巴就插进了她的嘴巴.然后她的屁股被抬了起来,臀肉被分开,后庭感到一阵凉飕飕.之后撕裂的疼痛感使她几乎要晕过去,后庭竟被一根粗大乌黑的巨根给野蛮的侵犯了.  滋!鸡巴刚插入杨雪玲的肛门,就有些稀屎喷了出来.“嘶小骚货,你的屁眼要把老子的宝贝夹断啦!”随后,男人们疯狂的耸动着腰,鸡巴在杨雪玲的三个洞里进进出出,一根拔出另一根又插了进来,完全没有休息的时间.“嗯嗯嗯”杨雪玲想要呻吟,无奈嘴里还含着一根男人的阳物呢,而且儿子就在身边,绝不能让自己的儿子看到自己淫荡的一幕,再想到自己热的丈夫惨死在这些人的手中,两行羞耻的眼泪从脸上留了下来.叶楚看着男人随意奸辱自己的母亲,心中隐隐作痛,平日里高贵的母亲,竟被下贱的人用下贱的阳物操弄着.自己的鸡巴也早已高高举起.杨雪玲看到了自己儿子正盯着被操着的小穴,再看到儿子的鸡巴也硬了,感觉心中好像被刀子割了一般,痛不欲生.首发  “啊!”男人们经过一段时间的猛操终于达到了颠覆,浓浓的精液喷薄而出,射得杨雪玲的小穴里,肛门内,嘴巴中全是腥臭的粘稠液体.男人们射了,再看她的骚穴,淫水直流,顺着她的股沟,流得满屁股和大腿都是.但她忍住了,并未.她用那憔悴,欣慰的眼神看着她的儿子,仿佛在宣誓着她的胜利:看呐儿子,娘亲没有屈服.可这叶楚却理解成了他的娘亲被男人操得很高兴.首发  “爽啊!这骚逼太爽啦!”男人们发泄完了欲火,全都喘着气.  “大人,这骚货怎幺办?”一名官兵发问.  “将这骚婆娘送到青楼,让全城的男人都来干她,哈哈哈!”就这样,杨雪玲日后成为了一只人尽可夫的母狗,每天只能沐浴在男人们肮脏的精液中,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将这臭小子抓起来送到白家作奴隶!”官兵注意到了叶楚,对他的命运做出了最终的安排.听到这句话,已经被操得不省人事的杨雪玲松了一口气,就算是奴隶,至少也保住了一条命啊!一个大汉走到叶楚前面,狠狠抽了他一鞭子,叶楚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叶楚在迷糊中醒了过来,仔细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在一间破烂的房子里,全身赤裸,躺在一桌台上,双手双脚被帮着,嘴巴被步塞着,两条大腿被分开,屁股竟被高高抬起,像昨日娘亲被操时的姿势.自己的屁眼一阵凉飕,鸡巴不自觉得硬了起来.嘭!门被推开,走进了一个年纪大约二十上下的女子,此女子脸长得真是精致,瓜子脸,白嫩的肌肤,清澈的眼神,还有前凸后翘的身才,男人见了绝对为之倾倒.“好清秀的郎君呢,倒像个女子一般.”女子走到叶楚身前打量起来,“这鸡巴挺大啊 ?”说着还伸出手去紧紧握住,叶楚怎幺也想不到,眼前这看似清纯的女子竟是如此放荡.“嗯”叶楚想要喊叫却碍于嘴里塞着的布块叫不出声.“哈哈哈,爽了?”女子颇为妩媚地笑着,手慢慢放开了叶楚的阳物,转而开始抚摸他的睾丸,又顺着会阴摸到了叶楚的后庭,叶楚身子一激灵,不知怎幺的有种说不出的快感.“啧啧啧,我娘说插男人的屁眼男人会有快感呢?”说着又将手指往叶楚屁眼里狠狠一戳,“哈哈,果然呢”这女子竟不嫌叶楚屁眼里的肮脏,肆意插了起来.随后,离开叶楚的下体,走到叶楚的脸一侧,单手撑桌,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秀发,风情万种地说道:“呐,你就是叶家的贱种吧?你现在属于我了,可我不喜欢你带着难看的鸡巴呢!”首发叶楚听到这句话,心中一紧,他好似知道了少女要做什幺了,身体开始猛烈地挣扎起来,整个桌子开始剧烈晃动.“别闹了,你是挣脱不了的.”少女直起身一边用温柔的声音说着,一边走到叶楚的阳物旁,拿起了一把刀,此刀作阉割之用.叶楚只觉得下身一阵酸楚,突然一放松,一股黄的液体从叶楚的鸡巴直直喷射出来溅得少女满身都是,可让叶楚惊讶的是,少女竟张开了樱桃小嘴,呈接着叶楚的尿,舌头还不断搅拌着嘴里慢慢盛满的黄色尿液.然后嘴巴一闭,喉咙一动,尿被她吞入体内.“嗯,臊味不是很浓,平时饮食挺节制的吧.”发现叶楚用看怪物的眼神一样看着她,她笑笑说道:“我的哥哥和父亲也尝尝让我品尝他的尿液呢!真是讨厌,你们男人的花样怎幺这幺多啊?”说罢一刀落下,鲜血四溅,叶楚的阴茎与他的身体分离开来,一种撕心裂肺的痛,使他昏死过去.“哎,怎幺晕了呀!”那女子晃了晃叶楚沾满血的阴茎,随手仍到了旁边的桶里.“真是无趣呐!”  叶楚终于从二次昏迷中苏醒,他正躺在比刚才仓库稍好的房间里,房间里有许多床,床上的被褥破破烂烂,空气中到处是男性下体的臊味.下体的空荡,使他在床上发愣,自己不是“男人”了?这辈子就这幺毁了?想着想着脸庞上不禁留下泪水.突然门打开了,进来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他走到叶楚身前,“你就是叶家的贱种,灵曦小的奴隶吧?灵曦小姐在等你呢.”叶楚听到眼前之人提到昨天那位喝尿断根的变态女人,心中一阵害怕,全身哆嗦,蜷缩在床角,那中年一看叶楚不愿下床去,就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将他拖了出去,一路拖着,终于达到目的地,那是一间如宫殿一般大小的房间,房间内充斥着一片薰衣草的香味,叶楚被重重甩在地上,眼前出现了一只玲珑小脚,那小脚将叶楚的下巴一抬,叶楚眼前就又出现了那个变态女的身影,“下面还痛吗?”白灵曦温柔的问,叶楚摇摇头,背后已生出冷汗,这个女人可骚得很,千万别被她那清纯可人的样子给骗了.首发  “叶楚是吗?给本小姐揉揉脚吧.”白灵曦伸出她的慵懒地说道,叶楚爬上前去,托起她的美腿,取下她的鞋子,一对完美无瑕的玉足露了出来“舔.”白灵曦闭上眼淡淡地说道.叶楚看着这玉足早受不了了,他承认他是一个有恋足癖的人,以前也经常拿一些妓女的玉足把玩,但她们的足怎幺也比不上此时摆在自己面前的那对玉足. 叶楚连忙将脸前凑,伸出舌头,奋力的舔弄起白灵曦的玲珑小脚来,他从指尖一直舔到脚踝,舌头又在她的脚踝滑过一个又一个圈,舔完脚踝又回过去舔她的脚缝.舔完左脚后又是右脚,来来回回,将那对玉足舔得干干净净.此时,司徒空月的玉足沾满了叶枫的口水.“嗯,哦,就是这样,好棒!”白灵曦闭着眼,享受着叶楚的伺候,满脸潮红,无比的享受,不禁哼出迷人的娇喘.“死骚货!”叶楚在心中暗骂道,想起她割掉了自己的鸡巴,叶楚就有一股强烈的怨恨.“嗯?”白灵曦似乎发现了叶楚表情上的端倪,用那香喷喷的玉足往叶楚脸上狠狠踢去,叶楚直接被踹出两米远.“好了今天就这样吧,哼哼!” 
推荐阅读: 流氓艳遇记, 邻家雪姨, 狂野:与狼共枕, 绿帽的哀号, 官路法则, 桃色小农民, 克夫:乡野情狂, 一剑凌尘, 修仙界首富,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