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第140章 美人心计_八一书屋
首页 > 武侠修真 >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龙城的夜,星光依旧灿烂。人世间的灾难,对于渺茫的太空,比每一点星光本身还要渺小。空间虽然为这些灾难的到来准备了场地,但并不为这些灾难而感到丝毫的不安。

    时间或者能体现一点悲哀,然而也并非时间本身所能感受。

    龙城,是恐慌和不安的,但夜空,没理由地寂静着。

    也许,每一个夜晚都在等待着黎明时的喧闹

    龙城的民众呢他们在等待什么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或许是在等待死亡。

    洛雄父子又在等待什么等待着后悔其实他们已经在后悔,现在出现的情况,不是他们想要的,和他们原本的计划有着不可想象的出入。

    他们原想以杨孤鸿引出血魔,然后让整个武林都追杀血魔父子这本是私仇,且某种程度是有利大地盟本身,因此,为公为私,他们当时都觉得是对的。

    可是,杨孤鸿的死,导致战争的引发,使他们原来的计划受到极大的考验。如今被困在龙城中,无法进出,而暗龙那边没有了半点消息,他们又无法派人出去与暗龙联络外面的复仇军,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惨忍,不放过任何一个人的。

    暗龙自然有着他自己的难处他已经和杨依逃得无影无踪了,虽说他不背叛洛雄,然而他也知道,任务失败,回到大地盟,只有死路一条。小虫且不想死,何况他堂堂一个人呢只是性无能而已,性无能也有活的权利的。

    洛雄自然无法得知暗龙在皇城的景况,但失去联络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多少预感到一些不妥,如果暗龙在皇城失势,则除了面对为杨孤鸿复仇的绿林军,还要应付即将到来的无比庞大的皇朝军,以及失去现在他所掌控的皇朝军队

    此时,洛雄父子正和大地盟的高层人士在议事大厅里,即使是深夜,他们还无法入眠。

    洛雄的一生,都想称霸武林,到了他的儿子洛天,竟然也想成为一代明君,只是他们很难预料将来,就现在的形势,他们的头痛过一万次也不顶用。

    “盟主,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坚持不了多久。即使他们不攻进来,龙城的民众也会反我们的。”

    副盟主血达道:“我们根本无法控制那些军队,而原来依附我们的武林人士,在未知明天死活之际,也开始对龙城里的民众动手,烧,抢,奸,什么事都做”

    柏斯道:“这是必然的,在这种情况下,发生这种事,应该属正常。”

    宁飞道:“当初,真不应该对付杨孤鸿他除了是血魔之子,其他的,都不碍着我们,唉。”

    洛天道:“现在谈这个有什么用杨孤鸿已经死了”

    “我觉得也有可能没死。”

    宁飞道:“看他的相格,绝不是早死之人。”

    鲁耶道:“则呢们可能没死”

    苍鹰道:“我也觉得有可能未死”

    洛火也道:“不知为何,从我第一次在武斗门见到他之时,我就觉得他是个永不会死的怪物,很多时候,我心里都不想与他为敌。当初我也和盟主提到过他的,你们几乎没有一个人认同我的话。我这一生,从没试过,当站在一个人面前,会感到心都在颤栗,但同时也感到由衷的敬佩他不是一个可以用武功诠释的家伙,就象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已经不再属于武林事务了。我在想,杨孤鸿这个人,他的武功也许真的不怎么样,但他的确是变异的强悍”

    洛水道:“你也是赞成杨孤鸿没死的猜测了”

    “嗯。”

    洛土道:“我不赞成你的说法,我觉得他这人的武功也是很强的,以前一直看错了他,不论他承自狂刀的雷劫神刀,就单论他那莫名的响着雷声的拳头,也几乎是武功中无敌的,在他之前,从没听说过这种拳法。”

    洛木道:“那可能是他自创的。”

    “他的身体比俺的还要坚硬”

    身怀金刚不坏之身的洛金道。

    血达总结道:“总而言之,这杨孤鸿是一个集无数谜于一身的怪物。”

    鲁耶道:“最恐怖的是,这家伙的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多,且由他的女人组军的复仇军把我们困得死死的,那群大肚婆娘,若是我们赢了,玩她们个够咄咄,这群婆娘虽大着肚子,可他妈的美透水了。”

    柏斯骂道:“你这粗鄙的家伙,死到临头还想那回事”

    鲁耶笑道:“正因为知道快死了,所以才尽情地玩,你别说,这段时间龙城的良家妇女不知被我鲁耶了多少,哈哈”

    洛雄道:“不要论这些事了,还是想想如何破敌吧”

    鲁耶道:“我们坚守不出,他门也无奈我何,若他们强攻,败的只是他们,到时那些美丽的女人以及那些高大强壮的女兵,还有明月峰的”

    血达喝道:“闭嘴,你这猪”

    苍鹰道:“提到那些高大的女兵,我想起腾珍六女,她们和腾珍六女的身高有着共同点,不知是否来自腾珍那个野马族”

    柏斯道:“我也一直担心腾珍六女在我们阵营里,的确不妥。”

    鲁耶道:“那就把她们捉住,然后奸了再杀”

    洛天道:“鲁耶,你再敢说一句话,我就先把你杀了,愚蠢的家伙。”

    宁飞道:“或者是同一个种族,但是,腾珍六女这段时间为我们而战,也不见得有什么二心,由她们率领的军队都很拼命这就很难解释了。如果是同一个种族,我想不明白为何腾珍会残忍地在对阵中杀死她们自己的族人。”

    洛水道:“可能腾珍是野马族的叛徒的缘故吧”

    宁飞道:“我觉得,只要她们不背叛我们,从而为我们而战,她们还是有些作用的。据我观察得知,凡是那些高大的女兵碰见由腾珍率领的军队之时,就躲得远远的,似乎不想应战。这倒是可以利用腾珍做先头部队”

    柏斯道:“还是很担心,腾珍这女人是否信得过”

    洛雄道:“天儿,你觉得呢”

    洛天道:“腾珍可能是被我迷住了,把我当成她的男人,所以肯为我拼命。”

    直到此时,洛天还是一如既往的自大。

    鲁耶笑道:“少主在这方面是很强猛的。”

    洛天笑笑,也不否认,只是他自己清楚,他和腾珍,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柏斯道:“少主,你这理由”

    “柏斯,难道你怀疑少主对女人的魅力吗”

    “鲁耶,这不是魅不魅力的问题,一个不小心,可能要被腾珍将上一军”

    宁飞道:“把她们杀了吧”

    “不,留着她们明天让她们再度出战,只要她们还会为大地盟而战,则让她们狗咬狗好了。如果她们在战场背叛,则乱箭射死她们”

    洛雄道:“你们要每时每刻注意她们,别让她们在我们眼皮底下做什么小动作。我也不相信她们,但这个时节,能够利用的就利用,她们的领导力与战斗力都是不错的,只有当她们不被我们利用之时,才杀她们。只要她们不离开大地盟,她们也不可能回到对方的阵营里。”

    “爹,我也是不相信他们。既然如此,就让她们明天出战,败退之时,便结束她们的姓名好了。这几个女人,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洛雄叹道:“但愿暗龙的援军能够及时到达”

    这是他的希望,也是大地盟每个人的希望。

    而暗龙,永远也不可能把这希望带回来给他们了。

    “公主,你到底表个态,还要继续为大地盟战斗吗我已经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腾荷道。

    她们仍然住在西凌院,洛天已经很少进入这个小院子,洛天对于腾荷三女的高壮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而他感兴趣的腾珍三女又无法与他欢爱,很多时候,腾研和腾灵都不大喜欢理他,而腾珍似乎也是只想与他进行精神上的交流,洛天有时相信腾珍会真的爱他,以他的自大性格,他相信这点应该是真的。

    话说回来,洛天有时与腾荷三女欢爱之时,也不免一些不爽,他总觉得她们的性道的容纳性太强了一些,他竟然无法把她们全部塞满这多少令他不满足,身为男人,且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在进入女体的时候,无法感到把女体扩张到最大的限度,总难免一些失落。洛天是个很现实的男人,但有时他也会幻想着进入女体的时候把对方的性道撕裂

    但洛天无法给她们这种感觉,能够给予她们这种感觉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去她们初次的开拓者,她们心灵所不能遗忘的唯一的男人。

    洛天虽然知道杨孤鸿就是开拓者,但他并不知道腾珍等女对开拓者的迷恋。花浪是清楚地知道腾荷三女对开拓者的幻想,因为花浪懂得和她们进行一些语言上的交流,而洛天却不会花这些时间,他找三女,纯粹是因为她们强壮得变态的,这是他以前没尝试过的,他只喜欢她们的新鲜

    腾丹道:“公主,我也不了解,你本是爱着杨孤鸿,且也知道他就是开拓者,为何你还要继续留在大地盟”

    “当时,黄小月把杨孤鸿是开拓者的事实说出来,我们就想出手相帮,可公主你为何要阻止我们”

    腾芒也疑惑地道:“我们现在身在大地盟里,每时每刻都被监视着,这种日子真不是人过的。”

    腾荷道:“族长也来了,我们竟然与她们为敌公主,你难道真的这么恨杨孤鸿吗”

    腾珍叹道:“也许恨,然而,我更爱他。”

    “啊”

    “从第一次看到这个小男人,到他不告而别我很早就喜欢他,在开处大典之前,我很想把自己献给他,开处之后我竟然无法忘记他。我以为他死了,但我心里无法把他遗忘,他来自中原,所以我就进入了中原,我想,中原也许有很多象他那样的男人,我虽然无法再与男人欢爱,但我希望能够找到他的影子,把他在我心里的地位抹除。可惜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抹除他留在我心中的影子”

    “你们以前总问我,是否对开拓者有着依恋我想,是有的。毕竟那是我的初次,那痛以及那不可自拔的欢爱感觉,几乎和我的生命一样并存。可那是来自的感觉野马族的女人,长期以来,在男女方面,都喜欢追求的感觉。而我不是的,所以我修炼了自然锁阴真经从根本上讲,我背叛了野马族。”

    “但是,如今,杨孤鸿和开拓者的身份重叠了,我的感觉以及灵魂的爱念也在重叠,我知道,我不会忘记他,可是,我也有恨,恨他为何要抛弃我即使是我娘让他走,难道他就不能见我最后一面吗”

    腾研道:“可能他有不得已的苦衷”

    “不是的,他是从来没有把我装在心里。”

    腾珍否认道。

    腾灵道:“公主,不是这样的。杨孤鸿的心里有你的还记得他曾经说过话吗”

    “什么话他的话太多”

    腾研红着脸道:“那晚他逗妍妍的时候说的哩,我记得很清楚,他说,不管你选了谁作最后的男人,都只是你的选择,我的选择是不变的,公主,他是把你装在心里的,真的,妍妍也相信他的。”

    “可是他真的死了。”

    腾灵流着眼泪。

    腾研道:“不,我相信他还活着。多少世代以来,我们的开拓者都是必死无疑的,可他作为唯一一个活着的开拓者,他本身就不是凡人,没有找到他的尸体,就证明他没有死。”

    腾荷道:“如果他没有死,他还会要我们吗”

    腾研道:“你怎么忘记他说的话了他让你玩够了,也可以做他的女人的,这是他说的。”

    腾荷道:“唉,早知当初,就不该在他面前和花浪”

    腾研道:“不要担心啦,他也应该知道,这在野马族是很正常的。”

    腾丹道:“可要做他的女人,就不能保留野马族的族风,他不喜欢这样的。”

    腾研笑道:“以后你们不要和别的男人不就得了”

    腾芒道:“我们早就不和男人那个了,自从知道开拓者没死,就已经开始学做中原女人了,我们要向你学习,做一个坚心的女人。”

    腾研脸红通通的,道:“我只是不喜欢别的男人而已。”

    “如果他能够活着回到我面前,我也就原谅他”

    腾珍幽幽地道:“我什么也不要,只要看到他活着站在我面前。我当初之所以还继续留在大地盟,并不是没经过思考的。我想,他有难的一天,或许我能悄悄地从中帮忙但想不到先有人去救他了,然而又发生他爆亮夜空之事,就不知道他的死活了。如今,就当他死了吧他的女人都在为他报仇,包括我的目前在内,竟然不惜动用全族的军队,可见母亲也是非常地爱他的。我想,也该是时候了,他们虽然不会完全信任我们,但我们也是有机会的。”

    腾丹道:“公主,你是说要为杨孤鸿报仇吗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我们该怎么做呢”

    腾珍道:“在他们守城不出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今天我拼命地替他们战斗,连本族的族人也杀,就是要让他们给我们留在城中的机会,也让他们暂时不对我们下手我想,有一天,母亲他们发动总攻的时候,或许我还是有点用的。”

    聪明的腾研道:“公主,你是说,等他们发动总攻,我们就做内应,打开城门”

    腾珍仔细地听了听外面的声响,轻声道:“很晚了,睡觉吧明天还要战斗。野马族的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

    黎明的号角最终吹响,龙城已经震撼

    洛雄本来想保留地应战,然而这一战,对方是倾全力而出,似乎誓要在这一天把他置于死地,他知道,决战的时刻到了,这对他是有利的,他守城不出,对方强攻的话,在这种势力均衡的情况下,他在地势上占了极大的便宜,他完全有信心打赢这场守城之战,只要这一战胜利,则便是他洛雄反攻之时。

    然而刚开始,洛雄就发现一个对他极为不利的情况。在以前的对战中,对方并没有出现任何弓箭手,可是,这次,竟然有四五千名弓箭手对准城墙。这些弓箭手可能就是由那个叫做大风的山村猎手所训练的,箭法极高明,洛雄无法想象,这个来自山村的猎人,竟然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训练出一批恐怖的弓箭手。

    也许论单打独斗,弓箭手根本算不上什么,但在此种战斗中,弓箭手就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能够远远地射杀

    洛雄安排在城墙上的,也是弓箭兵,只是他的弓箭兵竟不敌由一个山村猎人训练出来的弓箭手,他哪里清楚,这个环山村的村长,乃是一个神射手的后代

    也就在对方逼近城门之时,洛雄知道,单单靠城墙上的士兵是不坑阻止对方的攻入的,他选择了派腾珍率军队出战,因为对方冲锋的乃是那些高大的女兵,洛雄知道她们一遇见腾珍便会躲避或后退,他选择让腾珍为前锋,然后再由血达率队迎战

    可是,他这一决定,也决定了他的命运。

    在匆忙中,他来不及思考他的决定

    腾珍已经做出了他所一直担心的行动她冲出城门的一刻,突然号令撤退,就象以前野马族的军队碰到她的时候一样,她撤退了,撤回了城里

    她所率领的士兵,本来不属于大地盟,只是听命于领头的人,腾珍的号令,在当时,就是真理,真理就是急退回城里

    而城门竟然无法关紧,就在守着城门的士兵想要关城门之时,腾珍六女开始对他们下手。

    与此同时,野马族的军队破门而入,腾娜喝喊道:“真儿,我就知道你不会让娘失望的。让我们联手奋战吧为了我们伟大的情人”

    士兵们知道将领背叛了,但为时已经太迟

    “娘,这些日子让你担心了,其实我等待的就是你们发动总攻之日,我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娘,他们杀了杨孤鸿,我恨透他们了我要成为他们肚子里的一根针,在最重要的时刻,刺入他们的心脏”

    “就你维护杨孤鸿的这句话,我允许你加入我们的阵容”

    一个健壮的女骑士从腾珍的身边擦肩而过时喝道。

    腾珍问道:“娘,她是谁”

    腾娜道:“她是杨孤鸿的第一夫人,叫火凤,杨孤鸿的所有女人,都听从她的。”

    腾珍惊道:“那家伙到底还有多少女人,我没有见过的”

    “很多她们都坚信杨孤鸿没死,等到我们把这中原的小盟主杀了,我们聚在一起,就大家认识了。娘也是刚认识她们没多久,其实娘不算他的女人,只是他的情人,永远的情人”

    腾娜对腾珍淡然一笑,道:“你才是他的女人,因此必须为他而战很高兴看你回归我们的阵营,让咱娘俩共同为一个男人战斗吧”

    腾珍道:“我到中原,本来是想忘记他,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他竟然还未死,且他作为开拓者,更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我毕竟是无法把他忘,也无法真的恨他,我只好选择记着他很多时候,他都是个很坏的男人,几乎世上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比他好,可是也许正是他那无比的坏,象一把锋利的匕首,刺入了许多女人的心,让女人感到某种心灵的痛,欲拔出的时候,则会留流血而死”

    “因此,我在被他刺入心灵之时,已注定无法拔掉他留给我的一切,哪怕是伤害,也还是那么的真实啊母亲,我在野马的草原失去了他,我到达中原,也许是为了重回他的怀抱一个小男人的怀抱,也是足以容纳你女儿的身心的。”

    “让我们,战斗吧为这最后的一战,我已经忍耐了许久”

    腾珍突然掉转马头,冲入城中

    腾娜笑笑,高举手中的马刀,道:“我的好女儿,娘陪你共同战斗”

    城破如堤破,军败如山倒,这句话的意思,对于此刻的洛雄来说,是非常明白不过的了。他想不到腾珍的背叛会提前,也许这根本不是什么背叛,而是一种返回,返回原本属于她们的阵营,只是他料不到会这么快

    破城在没有防守的情况下,城墙上的兵将又受到大风率领的弓箭手的控制,洛雄失去了地形的优势,他所持有的一些武林正道和大批的正统军队乱了阵脚,明显不是复仇军的对手,这由外族的悍军以及武林各强派组成战斗群,所持有的肉搏战斗力本来就强,没有了地形的优势,洛雄何以挡得住他们的攻侵

    士气大跌之下,他只能是节节败退

    整个龙城处在战乱中,老百姓逃的逃,躲的躲,被误杀的,被马践踏的死伤无数

    也许弱者的命运,不是逃亡,就是死亡。

    很多时候,很多人都同情弱者,然而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无法顾及弱者,在强者的战斗中,弱者只是一种悲哀的祭品。

    龙城战乱不止,而作为守城的兵将,由始至终,不清楚为何要到达龙城,听命于大地盟,并且在龙城这片土地开展如此规模的战斗。他们不清楚,然而他们听从上面的命令

    他们也想赢,虽然没个理由,可是战争本身没有理由的,他们本身就是为战而存在的,因此也为战而消亡。

    而由火凤领头的复仇军,以复仇之火点燃战意,以誓死之心攻入龙城,其目的也是非要把大地盟从大地上铲除。

    守护大地盟以及毁灭大地盟的力量,最终毁灭的是什么

    也许就是生命本身,无数的生命。

    这场战争,从早晨战到黄昏,又从黄昏战到天亮,最终在翌日的中午,接近了尾声。血染红了龙城的每一个角落,不但是人,就连动物也被宰杀了无数,伤亡自是无法计算的。

    火凤等人最终攻到大地盟的门前,此时全城的战斗渐渐地拉下幕

    战斗本身即将回到武林人之间的仇杀,也就是由四大家、武斗门、远扬镖局、太阴教、玉蛇门、明月峰等联盟与大地盟以及大地盟率领的所谓正道武林之间的斗争,然而即使如此,大地盟似乎比整个龙城还要难以攻击,大地盟为了背水一战,其实把它原有的实力全部保留下来,在守城之战时,所派出的军队都属于皇帝小子的正统军队,因此,大地盟以及跟随大地盟的势力并未被削弱。

    火凤这方面,虽然是攻城成功,给予龙城绝对惨重的打击,但损失惨重,切兵力分散,遍布龙城,与大地盟所属的正统军还有不断的摩擦,而火凤等人报仇心切,任由双方的散残军队自由搏杀,只率领原有门派所属的人攻往大地盟,欲与大地盟决一死战。

    于是,继战争之后,武林之间的血战自此展开

    此战又把时间拉到黄昏,直到日沉大地残红半天之时,黑暗渐渐地降临大地盟的上空,而在这黑暗即将笼罩的时刻,血仍在流着,仍然惨淡地闪烁那惊人的暗紫

    在大地盟的议事大厅,大地盟所有的高层人物都集合起来了,外面正响荡着杀嚎

    “盟主,看来这是我们背水一战了,只要能把四大家以及杨孤鸿的女人们全部铲除,以后我们就不惧什么了。”

    洛雄听了血达这一说,点头道:“为今之计,只有拼死一战了。”

    洛天道:“她们令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定要把他们活捉,然后一个个地至死”

    他的眼中射出从未有过的残忍之光,洛雄看着这个儿子,没有言语。

    鲁耶道:“少盟主说得对,这群女人应该被至死。”

    苍鹰道:“如果这场战斗,有仙缘谷的帮忙,或者情形就不一样了。可谁料得到,仙缘谷不但不帮忙,反而让他们的女儿率领仙缘谷联合蛇神部落的军队与我们为敌,唉”

    洛雄的双眼露出丝丝悲情,他的两个妹妹,一个背叛他,与他为敌,一个对此不理不睬。假如洛嘉与秋凤梧能够率领蛇神部落帮助他,他绝对不会落到这地步,可是,他怎么也无法预料,洛幽婵爱的竟然不是林啸天,而是杨孤鸿或者应该叫林杨孤鸿,只是已经习惯了杨孤鸿这名号而杨孤鸿竟然解开秋韵的雪鲸之身,且令秋韵对他的爱深如海,再就是,蛇神部落仅存的唯一公主丝嫫竟然也是杨孤鸿的女人,这就令他失去了仙缘谷和蛇神部落。

    事到如今,他想了又想,总觉得自己并非被林啸天打败,也不是被杨孤鸿打败,更不是被四大家打败,当然连皇帝那小子也无法打败他;真正打败他的,竟然是杨孤鸿的女人们,这些大着肚子,平常很安静的小女人,谁也想不到她们能够发动如此大的力量。

    他们当初计算杨孤鸿的实力之时,为何就忘记把这些女人所能发动的势力计算下去呢

    也许不是这样的,他们是有计算过,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他们无法计算野马族、白羊族和蛇神部落,他们没有顾及这方面的咨讯,因为这三个族并非武林人,且蛇神部落原该是仙缘谷的,而仙缘谷与他有很大的渊源

    再加上丐帮的失利,是他不可能预料的,袭影那老东西威吓不杀了火龙和花自来他想不明白。但是袭影却没有后悔,如果他杀了火龙等人,他才真正后悔哩因为他没有杀火龙,因此张中亮要杀他之时,火龙和花自来阻止了,只是把他关了起来,也没对他的家人进行什么报复,火龙还说让他闻够自己屎的味道,等他反省够了,就放他出来他心里感谢着,他那么老了,实在没什么好求的了,只要一家人能够平安,他也就心满意足了,闻闻自己的屎又何妨

    他们的整个计划,几乎都是被杨孤鸿的女人们破坏的,他们恨透了这群女人女人,在某种时候,的确最可恨了。

    柏斯道:“腾珍她们是我们的一个失策,想不到她们这么快就”

    洛天道:“不要提了,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我恨不得当初”

    他突然觉得自己也是在说后悔之话,立即闭了嘴。

    洛雄道:“没到最后,鹿死谁手还未知。”

    柏斯道:“我也觉得,我们还有可能反败为胜,那些女人急着要报仇,没组织兵力就冲撞进来,且她们已经很久没吃没喝了,战斗力必弱,我想,现在是我们出战的最好时机,只要打败他们,这场战斗,赢的人就会是我们。”

    宁飞道:“没错,我们必须拼这一拼,不能再等暗龙的援助了。”

    鲁耶道:“暗龙那性无能和杨依那贱货不知在搞什么鬼,难道一个做皇上,一个做皇后,就他妈的把我们忘了有朝一日,定把他们碎尸万段”

    柏斯道:“也许他们有别的原因”

    “能有什么原因”

    鲁耶反驳。

    洛雄皱了皱眉,道:“不管他们了,远水救不了近火。现在火已烧眉,我们先全力救火。好吧准备出去,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鲁耶喝道:“我定会杀光那些女人,杀了再奸”

    “洛雄,出来受死”

    爆狂的火凤喝喊,此时,她渐渐地杀入大地盟的议会大厅大地之声,洛雄带着一众人从大地之声里走出来,大地盟的众门徒挡在大地之声的前面,而攻进来的人正与四周的大地门徒拼杀。

    火凤等人见到洛雄父子,火凤道:“你这老头便是洛雄”

    洛雄仍然笑着,道:“没错,老朽便是你们要找的人。”

    火龙道:“洛狗熊,想不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吧你把我关在丐帮之事,我顶会讨回公道。”

    鲁耶道:“你这小子不是因为戴了绿帽而与杨孤鸿决裂了吗”

    “我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外族的女人而与杨孤鸿决裂再说了,这绿帽咱火龙也没戴着,塔妮虽然漂亮,可咱火龙不把她当成自己的女人从一开始,塔妮的心就不在我身上。想当初塔妮找上我之时,虽给了我初夜,心却在洛天身上,后来塔妮又因此移情别恋到杨孤鸿身上,总而言之,她的心里从来没有过我火龙。不过,洛天这小子也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到最后什么也没得着咱们两兄弟,一个得了她的初夜,一个得了她的心,总比洛天这小子强要硬说给我戴绿帽的人,也是洛天,我不找洛天,却找杨孤鸿跟你们说吧塔妮总共找过杨孤鸿两次,在杨孤鸿面前跳过两次脱衣舞,劳资统统知道,别以为老子傻的,任你们玩”

    鲁耶道:“那是你们演戏了”

    “我们演戏的水准向来很高的。”

    “可惜啊,你还是中了我们的暗算,弄得杨孤鸿的性命不保”

    宁飞得意地道。

    火龙和众人的脸色一沉,在拼斗中的人更是杀得起劲,火龙道:“我和杨孤鸿从小长大,向来不认为他会比我短命,而且他说过,他的命比谁的都要硬大风,你来说说。”

    大风道:“环山村里的传说,有一个是关于杨孤鸿的。你们要知道,能够一拳打倒老虎的人,也有着野兽般的求生能力。在没打倒你们之前,我以村长的身份,断言我这个村民依然活着。”

    “哈哈”

    大地盟的人大笑了起来。

    洛土道:“村长竟然连村长都出来了真可怕啊你们这些乡巴佬,别太得意了,今晚,你们呢能够来到大地盟,却绝对出不了大地盟。”

    李小波道:“瞧瞧,说大话的这家伙整天说他的拳头很厉害,却不知道被姐夫一拳就打飞了,着实是可怕之极。”

    洛土脸上不好看,吼道:“李小波,敢否单挑”

    李小波道:“真单纯,你死到临头了,谁还跟一个死人单挑”

    要是在平时,洛土早就冲杀过来,然而此时两方对阵,敌方高手无数,虽然李小波功夫一级差,可他冲动起来仍然是不敢冲过来说不怕死,那是屁话

    洛土只得道:“你没种”

    “你就是老子的种,畜生”

    李小波反驳。

    张中亮道:“小波,现在不是耍嘴皮子的时候洛土,我跟你单挑,你有种就出来,我踢爆你的头”

    洛土看了看杀红了眼的的张中亮,他清楚张中亮是血魔的亲传弟子,哪怕是洛天要杀他,也要费很大的功力,他洛土绝不可能是张中亮的对手,因此,他也学起李小波的样子来了,他道:“谁跟你这疯子单挑”

    李小波道:“咦,洛土,怎么不见洛叶哦,我忘了,洛叶可能早就把你甩了,说实话,你这家伙差劲的要命。”

    洛土无言。

    杜清风突然道:“洛雄,我想问你一件事。”

    洛雄冷静地道:“问吧此种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清楚的,我都会回答你。”

    杜情风道:“我们的父辈到底是谁杀的”

    众人料不到杜情风会问及此事,赵杰英和徐飘然也感到惊讶。

    杜清风继续道:“我们当初追杀血魔之时,太过于冲动,很多问题无法想到,可是后来渐渐一想,血魔并不是个做事不认之人,然而,我们亲眼看见血魔杀死我们父亲的一瞬间说来很奇怪,我们的父亲并非弱者,可是,与血魔对敌之时,却总是赶在我们赶到的刹那,被血魔以血煞爪抓碎头颅。为何血魔在杀我们父亲之时喜欢让我们看到如果是暗杀的话,没有理由还希望我们看到的。可是,那时的血魔偏偏喜欢被我们看到,然后又逃跑。这很不符合血魔的个性直到一个月前,经过了二十多年,血魔还是否认,而瑶琴又证明血魔当时正在明月峰上,根本不可能杀我们的父辈。且这一路上,阿蜜依和洛幽婵”

    “不必说了,既然你们已经清楚,何必再说”

    洛雄道。

    原来阿蜜依和洛雄会合后,把洛雄易容为血魔杀四大家三大家主之事说了。洛雄本懂得许多家的武功,当年暗杀三大家主之时,先是以消功迷药令三大家主丧失百分之七十的功力,然后在击杀各大家主之前,故意弄出响声,待四大家的人赶到,在他们的眼前以看似血煞爪的武功击杀对方,则便令四大家的人以为是血魔所做。

    赵杰英和徐飘然同声道:“那就是说,你承认了”

    洛雄道:“不错,要报仇就尽管放马过来。从二十年前开始,我已经计划着称霸武林,一切可能阻碍我这个计划实现的人,我都不会放过。若四大家和血魔拼斗,则不但可以借刀杀了我最憎恨的血魔,也可以令你们四大家的实力削弱,事实证明,我这计划是对的。”

    杜清风道:“洛雄,你还算有点种。”

    李小波道:“都死到临头了,哪能没种”

    徐飘然道:“原来一切都是你干的,杨洋和李初开那两个小子果然没有怪错你,倒是你害得我怪错了他们。老子现在心终于开了,前不久还为女儿嫁了仇人的儿子而觉得对不起祖宗”

    霍白露道:“爹,你此时开什么玩笑”

    “我觉得开心,被蒙骗二十多年,终于认清了真正的仇人,死也瞑目了。”

    赵杰英道:“霍兄说得正是,我们一直错怪血魔鬼,虽然血魔曾对我们造成惨重的损失,然而我们却把他的前半生给毁了,想来想去,现在忽然觉得对不起他。此时让我想到血煞门本身,这个门派出现在江湖,几乎是悲壮的代言词,一个充塞血与悍的门派,怎么可能否认自己曾犯下的错或许魔本身要比正义来得光明磊落。”

    他的刀一挥,把旁边的三个大地盟的门徒劈飞一边,然后继续道:“洛雄,你想过要称霸武林,可否想过大地盟会从武林中消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祖宗来自天竺,中原,已经没有你立足的地方了”

    “你似乎很喜欢翻旧帐”

    洛天冷笑道。

    赵杰英道:“旧仇新恨,今日一齐清算。”

    “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必多说了。”

    冷如冰冷冷地道:“我向来都不喜欢多说话,既然你们都说完了,便在血冷之时,再看看结果如何。凤姐,开始吧战场无语言,他们的话都太多了”

    火凤喝道:“洛雄,受死吧”

    话出嘴,她扑杀冲前,其他的人也相跟着,而大地盟的人也开始了最后的挣扎与反攻

    黄昏的残光斜照了未知的一点天空,挂在人间的最后的红,也许总留有痕迹,然而要找寻,竟是已经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往哪里消失。这即将到来的初春,在血的红光中,裂开了一道缝,像一把寒的刀,劈开人世间的一些冰冻,不知将会呈现何种的景观

    短短的半年,江湖也历经了冬和春,当血的刀向着存在已久的冰冻了多年的仇怨之时,劈开的又是什么

    或者只是死亡的道路

    龙城的战斗渐渐地止息,而大地盟里的血斗却刚刚开始,赵杰英、徐飘然和杜清风三人,为了报父仇,一开始便全力攻往洛雄,然而即使是他们三人联手也敌不过洛雄,搏斗不一会,便呈劣势,张中亮和火龙转而加入战团,五人敌洛雄,方始见平手。

    黄大海、赵氏兄弟和火龙敌洛天,未几下,越见吃力,梦香加入,五人和洛天打成平手之势,却无论如何无法伤及洛天

    陈醉对上血达、阿蜜依战柏斯、洛幽婵逼得宁飞节节败退、欧阳婷婷与苍鹰战个旗鼓相当,云雪三两下就把鲁耶的头削掉,然后转战大地盟五大男弟子,五男原与火凤、冷如冰、冷晶莹、秋韵混战,因了云雪的加入一一此时施竹生在世人的眼里其实是女人云雪一一此五女与大地盟五男对决,云雪那种阴森诡异的剑法使出,大地盟五男的实力忽然削弱,心灵受到她的剑术的影响,发挥不到平时的七成,五人的败势渐显。

    不仅他们,即使是秋韵等人,也受到一定的影响,云雪道:“你们退出,让我独战他们。”

    火凤四女听言,立即退出,率领诸女与大地盟的门徒厮杀

    云雪与大地盟五男独战,虽不易胜,可五人受她的剑法影响,实力只发挥六七成,也不能杀死她,因此,六人之间展开了持久战。

    此时,洛雄与徐飘然对了一掌,徐飘然被洛雄震飞出去,洛雄右手之剑同时削往赵杰英,赵杰英回刀格挡,刀剑相交,赵杰英败退三步,洛雄趁此空档,左手忽伸,抓住火龙刺过来的一枪,瑞起一脚,欲踢爆火龙的,张中亮的血爪降临他的天灵盖,他只得放弃伤火龙,左手松枪,回退两步,右手宝剑削往张中亮血红的右爪,张中亮退却,洛雄身影忽闪,晰间刺出八剑攻击赵杰英,众人救不及,赵杰英被伤及右臂,刀落败退。

    云雪见情形危急,弃大地盟五男而攻洛雄,洛雄本想再伤杜清风,却见面前呈现无数鬼影,急退而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识得地狱门的武学”

    洛天道:“爹,那个变态就是施竹生,他练成了地狱门的绝情轮回道,你要小心。”

    洛雄笑道:“绝情轮回道哈哈施竹生,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们地狱门的武学,吓不倒我的。即使你在别人面前能够控制别人的心境,然而在我洛雄面前却会失效,我洛家玄武手打首发的武学基础乃是天竺的佛学,不惧你这般兔影,你觉悟吧”

    他身影一沉,全身金光闪烁,竟是洛金的金刚不坏身,云雪大惊,知道洛雄所说没错,她所幻出的鬼影,碰到洛雄身上的金光便告消失。

    洛雄道:“绝情轮回道,不过如此。施竹生,在此告知你一个秘密,我们大地盟就是你们地狱门的天敌,即使你们能够使天下人都i巨泊,也不能打倒大地盟。”

    徐飘然被洛雄震伤内脏,无法再战,赵杰英刀交左手,继续加入战团,仍然是五人战洛雄,而云雪的武功在洛雄面前失去独有的效用,根本讨不了什么好处。

    洛天这边因被梦香牵扯住,虽曾轻伤了黄大海和赵子威,但梦香堂堂明月峰圣女,即使他洛天一代天纵奇才,武学方面虽略高于梦香,但五人联手,他仍然呈劣势,这五人在实力方面几乎要比战洛雄的五人的实力强,只是也无法杀得了洛天。

    “梦香,为何你要对我如此”

    洛天边战边问。

    梦香道:“你是我什么人为何我不能如此对你”

    洛天道:“杨孤鸿到底有什么好的”

    梦香刺出一剑,道:“是我的男人,就什么都是好的。”

    洛天无言,心里暗道:这臭娘们,恨当初不把她了。”

    另一方面,大地盟五男,因云雪离开,大舒了一口气,正欲大开杀戒,不料洛幽婵刺伤宁飞,迎上他们。

    洛水惊道:“师姑,这”

    洛幽婵道:“你们几个是我看着长大的,如果你们不愿与我为敌,则便投降。”

    洛水道:“师姑,我们受盟主之恩,只听盟主的。”

    洛幽婵脸色一黯,不再言语,出剑便攻,秋韵怕她有什么闪失,也过来帮忙,火凤和冷如冰也加入,四女便联手对付五男,又打成平手之势。夜幕已经拉开,西阳尽落。

    本来已经渐渐平静的龙城里,只有大地盟里面杀声继续,却在此时,听得龙城响荡,龙城再度嘈杂,似有无数的人踏入龙城,步声满天,震彻洛雄心想,难道是暗龙领兵进入然而仔细一听,又不见有厮杀之声,若是暗龙引兵而入,则入龙城,便会与敌军对战,为何不见有厮杀声

    心中正疑间,忽听外面“万岁”这声久呼不息,大地盟之人心头大惊,洛雄立即明白是皇帝亲临,心下大急,誓死力战。

    洛天也急,两父子全身逼射出金光,武学招式源源不断,拚死挣扎之下,威力大增,原本呈劣势的洛天以及和五人打成平手的洛雄,在盼间似有神力助之,云雪五人及梦香五人竟被他们父子逼退。

    “梦香,你逼人太堪,老子即使死,也要拿你垫底”

    洛天大吼,攻势几乎全往梦香而来。他懂无数武学,所用之武功,繁杂而为精,无人知其后招,而梦香的明月武学,飘渺无定,两人正遇劲敌。

    其余四人见洛天不顾生死,只攻梦香,于是急攻洛天,却不料他在攻梦香的同时,也能避挡他们的攻击,始知洛天的武功已经到达天人之境界

    更且,即使赵子豪的刀砍在洛天身上,也只是令他震退,不能伤他由此可知,其金刚不坏之身也在洛金之上,和其父不差。

    此刻他拚力死战,梦香虽为明月峰首徒、月女之身分,实力上仍是差他一筹,自然无法胜过他,而今他只攻梦香一人,梦香便只得败退,好几次几乎被他手中的剑所伤,都勉强避开了。

    此时,全身金光闪烁的洛天忽然趋身向前,火龙的剑及赵子豪的刀同时攻向他的左右,他却不顾,手中之剑如灵蛇般刺向梦香的心脏,梦香无法格挡,飘身而退,洛天身中刀剑,即使他金刚之身,也抵挡不了两人全力的一击而受伤流血,可他身影不止,仍然追击梦香。

    梦香本呈败势,心慌之间,起剑挡之,盼间,两剑相交数十下,勉强把洛天手上强势的攻击挡了下来,却不料洛天右脚如飞旋踢,踢落梦香之剑,挥剑继续削往梦香颈项,恰黄大海“流星剑”斜刺双眼、赵子豪“裂天刀”扫砍他的双腿、火龙“游龙剑”从天而降欲刺他天灵盖、赵子威双刀正面砍击他的胸膛

    洛天虽不惧赵氏兄弟的攻击,但天灵盖和眼睛却是他的弱处所在,只得收剑前进一步,遴开火龙从天而降的一剑,右手外拉,举剑挡开黄大海的剑,左手幻出两拳,打偏赵子威的双刀,接着回拳成掌,掌劲忽吐,强大的掌劲攻向不备的梦香。梦香双掌齐出,一声巨响,败退向后急飞,而洛天飞身直逼梦香

    论内力,梦香本没有洛天深厚,此时手中无剑,虽说对掌时没受什么伤,但若洛天继续逼攻,则她便无力对抗,而其他四人根本无法把洛天的攻击拦截下来,形势危险之极。

    正在她心慌意乱之间,飞退的身体突然撞到某个人,那人随势后退了四五步,把她接住,左手紧抱她的身躯。

    就在梦香心头大震之时,洛天的剑已经逼近胸前,却不料抱着她的人,在瞬间向右移,右拳斜击而出,雷声爆响,拳中剑身,把剑震开,只听得一声喝吼道:“洛天,你小子要杀我老婆,也不问过我吗”

    全场大惊,只见不知何时,杨孤鸿已经到达,此时正搂抱着梦香

    梦香扭首,见杨孤鸿那已经消失了伤痕的脸,忽地落泪,道:“你没有死”

    杨孤鸿笑道:“我死了,怎么你”

    嘿嘿

    梦香脸一红,道:“放我下来”

    此时,黄大海、火龙、赵氏兄弟早已经挡住洛天厮杀,就在众人惊喜之时,忽然听得在群战中的杜萌萌悲呼道:“爹”

    只见杜清风的剑刺入了洛雄的左肩,而洛雄的剑竟刺穿了他的心脏,杜清风悲笑道:“洛雄,我杜清风誓要杀你,即使是同归于尽,也必诛你于剑下”

    洛雄冷笑道:“杜清风,你别太天真了,你欲与我同归于尽,可惜死的人必是你,我只是因此受了些轻伤罢了,哈哈,杜清风,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自从天字老人死后,你们四大家就没有任何一个人称得上高手,觉悟吧”

    他抽剑而退,回迎火龙等人

    冷如冰和杜萌萌急杀而出,飞身过来,从两旁扶住杜清风。杨孤鸿放开梦香,也到达杜清风面前。

    杜清风手掩心胸,无力地道:“杨孤鸿,你听我一句话”

    杨孤鸿把耳凑近他的嘴前,只听得杜清风细声道:“替替我好好照顾她们三人。”

    杨孤鸿心头急转:“哪有三人啊不就是冰冰和思思吗难道还加入萌萌”

    却又突然听到杜清风道:“你和阿雪、晶莹之事,我都知道,还有玉芬”

    一言未说完,杜清风就气绝身亡,掩胸之手下垂,胸口之血喷射到杨孤鸿身上,杜萌萌和冷如冰哭喊道:“爹”

    唐思思也急忙飘身过来,看见父亲已经闭眼身亡,多年的怨恨忽然间消失,只余下悲痛,无力地跪了下来,放声而哭。

    战斗中,从外面又进来一群人,接着便见无数的军兵涌入,却见权倾国等人到达,权倾国穿着龙袍,只听他道:“凡大地盟之人,如降者,朕从轻发落。”

    洛雄父子知大势已去,个个住手,大地盟的厮杀至黑夜真正来临之时,暂时停止。

    “点火把”

    权倾国命令军兵燃火,照亮了大地盟,他继续道:“你们全都别想逃,龙城之军已经尽被我收,只余你们大地盟之人。如今外面三四十万大军守侯,在我未下令之前,凡出大地盟者,皆杀之。”

    他转眼盯住洛雄,喝问道:“洛雄,我待你不薄,何故欲害我,夺我江山”

    洛雄道:“有江山可得,谁个不夺”

    “你死不悔改”

    洛雄狂笑道:“我所做之事,从未有错,世间只以成败论英雄,我即使悔,你也未必放过我,今我败,只以死论之。”

    洛天道:“爹,当初真应该杀了他。”

    权倾国道:“即使我放过整个大地盟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们父子俩。”

    洛天冷笑道:“我即使死了,也会记得你喝过我的,哈哈”

    权倾国脸色极难看,喝道:“杀”

    “慢着。”

    杨孤鸿阻止道。

    权倾国看了看杨孤鸿,道:“我之命令,你敢违”

    杨孤鸿道:“我有个请求。”

    “说。”

    “请你让我和他们父子独战。”

    权倾国想了想,道:“也好。”

    李小波大叫道:“姐夫,你的刀”

    他提刀过来,杨孤鸿接了刀,道:“洛天,你不是很想见识一下雷劫神刀吗来吧我与你公平一战。”

    洛天冷笑道:“杨孤鸿,你除了发狂一途,没个是处,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杨孤鸿向洛雄招招手,道:“你杀我岳父,我不喜欢麻烦,你们两父子一并过来,我解决了好走人。”

    洛雄道:“你还不够资格向我挑战。”

    “啊啊你说的什么话来着我一拳打爆你的头,竟然敢说我拳王不够资格”

    杨孤鸿叫着,忽地脸上一正,道:“来吧最后一战,以死论输赢。”

    洛雄沉思,一会才道:“我想问个问题,你若回答了,我便与你打。”

    杨孤鸿点点头。

    洛雄道:“你为何还活着”

    众人大愕,杨孤鸿愣了一下,又是那句经典名言,“算命的说,我命长得很。”

    洛雄也愣住了,料不到他到现在还如此无赖,他转脸对着洛幽婵,柔声道:“幽婵,你过来。”

    洛幽婵很自然地要走过去,阿蜜依拦住她,洛幽婵道:“让我过去,好吗”

    她说话之时,望着杨孤鸿,只见杨孤鸿点点头,她就走到洛雄面前。

    洛雄伸手搂她入怀,道:“幽婵,我如此疼你们姐妹,为何要这样难道我真的做错什么了吗”

    洛幽婵道:“很多事你是没必要那么做的,可是你偏偏做了。你或许不会伤害幽婵,可是你却伤害很多人。幽婵也不恨你的,只是我所爱的,你都去伤害,我多希望你能够放下你心中的想法。为何男人总是要有那么多野心呢其实对我来说,你是一个很好的人啊你不该伤害杨孤鸿,你伤害谁都可以,就是不能伤害杨孤鸿。”

    “为什么你不是爱林啸天吗为何当初你明知林啸天是我害的,还继续留在我身边”

    洛幽婵叹道:“也许是天命吧我也不明白,只是知道你杀了杨孤鸿,我就想杀了你,真的是这样的。”

    “他现在还没死,你还想杀我吗”

    洛幽婵仰着泪脸,凝视着洛雄,道:“你还要继续伤害他吗”

    洛天悲笑道:“如果有可能,我还是会继续的。幽婵,再问你一句,你幸福吗”

    洛幽婵点头,轻声道:“看见他活着,我的心就平静了,再没有什么可想的了。”

    洛天俯首凝视着她,久久才道:“我以前一直不明白,为何你能在幽怜斋一居就是二十年,即使清楚是我害了林啸天,你也那么平静。直到现在,我终于了解,原来人生最可贵的就是平静。当初若非林啸天在决战时杀我父亲,从而引起我的复仇之心,继而挑动我心灵深处的野心,或者我不会执著称霸武林或称霸天下。其实这些都不是我最恨的,我最恨的就是,林啸天得到了瑶琴,我这一生最想得到的是瑶琴的爱,可惜的是,我最后什么也得不到。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一个女人来了,你知道我现在想谁吗”

    “嫂子”

    洛幽婵道。

    洛雄摇头。

    洛幽婵又道:“难道你还想着瑶琴”

    洛雄又摇头,然后他望着跟随郭美美等人进来的施晓云,叹道:“你回头看看那女孩。”

    洛幽婵回眼看,洛雄所指的就是施晓云,她又听洛雄说道:“那女孩是谁”

    “施晓云。”

    洛雄轻声道:“我想的,就是她的母亲了。她长得和她母亲真像啊一样的纯洁、柔弱、平静幽婵,我现在想的就是那个和她长得很像的女人,她的母亲一一叶缘纯。我这一生人,最爱我的,不是你的嫂子,而是一个叫叶缘纯的女人。她像她的名字一样美丽,只可惜我当初不懂得珍惜我想到她,我此刻就觉得平静。多少年来,这是第一次想起她,或者也是最后一次想起一个女人。叶缘纯呵呵,多么美丽的一个名字,多么纯静的一个女人”

    “我现在,也很想要那一份纯静”

    “或者杨孤鸿的人生观是对的,虽然看似很无赖也很张扬,然而那家伙的心却是很平静的,一个没有任何野心的男人,的确可以好好对侍自己身边的人,有了野心,世界就大很多,很多记得缘纯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在她决定放弃我而跟施远令之时,她说:你变了,变得有野心,你的世界大得已经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于是她没有继续迷恋我,最后嫁给了爱她的施远令,我从来没想过她,却在此时想起了,唉”

    众人不知他为何要说这些,见他说得这么认真,也不好打断他。

    “此刻面临死亡,终于想起了那一份从未有过的平静。幽婵,能再像以前一样叫我一声吗”

    洛幽婵仰着脸,泪流满面,轻声道:“大哥。”

    “嗯,二十多年了,听到你这样叫我,心里平静了许多。幽婵,大哥对不起你啊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是要做你们的大哥,做一个不伤害你的大哥”

    洛雄的双眼微微闭上,头靠在洛幽婵的肩膀。

    好一会,洛幽婵道:“你可以放开我吗”

    却没听到洛雄答言,洛幽婵轻推开他忽然发觉什么不对劲,手放在他胸前,只觉他的心跳已经停止,原来洛雄已经自震心脉而绝,死去多时,此时身体也渐渐凉了。

    洛幽婵忽然大哭,洛天过来抱其父。

    杨孤鸿搂住洛幽婵,对洛天道:“现在轮到我们了。”

    洛天放下其父尸体,提剑走出,道:“生死论之,以战而终,如何”

    杨孤鸿道:“我所想的,也是要杀你。”

    洛天淡淡一笑,道:“很好,我们来决斗吧”

    说罢,他摆开剑势,身上金芒大烁,杨孤鸿也摆开了他的“刀之魂”以这个夺天地之简单招式迎战。

    洛天道:“谁看到你这个招式,都以为是白痴之举,谁又能想到,世间最厉害的,也许就是最简单的东西,想不到我会败给你这样一个头脑简单的白痴。

    杨孤鸿道:“你直到最后还没了解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因此你也水远不可能战胜我。洛天,白痴和天才本来就是同类人,你说我是白痴,可我坚信我是天才,就打架和唱歌这两方面,我是绝对不输于任何人的。”

    他冷冷而言,双眼渐渐转邪,脸色冷峻,在火把光中,他的双眼又逼射出那种诡异的笑

    洛天持剑而立,感到从杨孤鸿身上发出越来越强大的压迫,他心想:杨孤鸿的雷劫刀主攻不守,我必须先发制人。

    他如是想着,手中剑前刺而出,看似简单的一剑,伴随着强大剑气,如锥般袭来。杨孤鸿被他的气机引动攻势,手中烈阳真刀狂挥而就,雷声爆响,红光燃烧,身影如电闪雷鸣般射出,两相交手,金光与红光相杂,竟比四周的火把还要亮

    两人相斗片刻,不见胜负,洛天首次见识雷劫神刀,方始明白为何此刀主攻不守,因为此种刀法根本就是为胜而存在,不给人以半点退路,且不论敌手,就论执刀之人,若未杀败对手,执刀之人也无法停止。

    洛天想不明白为何杨孤鸿能够练成此刀,即使叫他练,以此种打法,或者他也练不成,这需要多大的体力哪怕他有此体力,也不可能源源不绝地继续而杨孤鸿使将出来,竟似一气呵成。

    幸得他武功超绝,全身每一部分都是武器,能守能攻,与杨孤鸿厮斗,处不败之地,而杨孤鸿刀势弓}动,绝没有绝止之时,除非被对方中止或败对方于刀下

    两人身上的呈气令四周之人不敢近,只得远远观看,但因两人身影飞快,一般人只看得到两种光影交杂,几乎看不到两人的真身,只有武功奇高者,才能辨别得出谁是谁。

    相斗之时,雷声不息,半刻钟后,雷声顿止,杨孤鸿庞大的身影倒退而回,血染他的前胸,竟是被洛天一剑刺中,即使他的身体几乎金刚不坏之身,也被刺入骨肉。

    洛天执剑狂笑道:“杨孤鸿,若非你同样是金刚之体,早就死于我剑下。雷劫刀我已经见识过,不过如此,虽说很厉害,然而也终败于我剑下,问天下何出我右者”

    杨孤鸿不答,双手握刀,刀举过头,向前罩定,成“刀之魄”双眼之中,邪芒爆破,刹那间,杨孤鸿身体前扑,势如破竹。洛天大惊,剑挥万里,捣将出去,满天剑影迎上来。匆忙之间,两人相抗百多招,洛天后力不继,剑势变慢,而杨孤鸿的雷刀却似水无竭势,刀急如电,任洛天如何躲遴,雷刀都紧依而砍,避之不及。

    洛天心下惊慌,手脚大乱,忽见杨孤鸿大刀近额前,举剑迎挡。“铮”一声巨响,洛天手中宝剑断为两截,急退而回,杨孤鸿紧追而上。洛天退回三步,顿停身影,此时,烈阳真刀近在洛天胸前,刀落血起,洛天的心胸竟被砍裂开来,雷声顿停。

    杨孤鸿收手问道:“为何”

    洛天盯着杨孤鸿,只是笑而不答。

    杨孤鸿又道:“你本可以躲避,为什么没有”

    洛天叹道:“是的,或许我最终不是你的敌手,然而就刚才那一招,我仍然可以躲开,但是,我选择不躲”

    众人不明白,听他继续道:“我清楚今晚必死,即使你不杀我,皇帝也不会放过我,死于他们之手,我觉得不值。我洛天英雄半世,不想死在无名之辈手上。”

    “因此你才与我决斗,欲死于我刀下”

    “也许,如果我能胜,你亦死于我剑下,如果我败,死于你刀下,也感安慰。”

    杨孤鸿道:“你小子到死也想着要我死吗”

    洛天惨笑,道:“其实,很感谢你让我死得其所,我洛天一生为武道,能够以生命献于武斗之中,比死在乱兵之中要好千倍万倍。曾经欠你的,也总归还你了,曾经欠无数人的,只能继续欠着。我父死时,怀念起一个爱他的女人,我在此时,竟然也像他一样,怀念起一个曾深爱我的女人。”

    杨孤鸿凝视着他,道:“塔妮”

    “嗯,我的血源于天竺,今将死,魂当以回归天竺,守侯着她,求得她的原凉。我有一事相求,请你在我死后,把我的骨灰带回天竺。几代下来,我或者已经完全是中原人,然而我的祖先曾在天竺,我想,回到我的祖先之土,回到我的故乡”

    杨孤鸿沉吟了一会,道:“我答应你,把你的骨灰带去给塔妮,她曾经说过,让我有空之时到天竺一趟,我也曾答应她的。”

    “谢谢若有下辈子,我们不做敌人,做朋友好不”

    杨孤鸿道:“我从来没把你当作我的敌人,只是,你打从开始就逼我成为你的敌人罢了,就像我打从开始不想杀人,而我却杀了许多人。”

    “那你是想与我成为朋友了”

    “不我从来没有这个想法,就像我从来没想过要把你当成我的敌人一样,我也没有想过要成为你的朋友。我从来不去想太多东西,若有下辈子,你变成了女人,或许我会想想给不给你一个机会,哈哈。”

    洛天愣了一会,竟也狂笑,血从胸口喷射而出,他道:“你这家伙,什么时侯都如此无赖、如此好色,当初真不该惹上你,若没惹你,我想要的一切,几乎都可以得到,你本无意争天下,只在女人堆里混,我当初为何偏偏要惹上你你说得对,我到死还不能了解你。最后,我想问你一句,我是英雄还是狗熊”

    杨孤鸿道:“我也问你一句,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两人相视一会,忽然又大笑,洛天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生时争名夺利,死时方知一切皆空,倒不如学你,只寻女人怀抱,获得一世香艳。”

    说罢,他仰凤梧叹,庞大的身躯向后直倒,一代奇才,就此魂断。

    权倾国道:“拖他父子的尸首出去,碎尸喂狗。”

    杨孤鸿回首,冷眼盯着权倾国,道:“我承诺过,要带他们回天竺。”

    权倾国一愣,却听唐恩道:“皇兄不要生气,他们都死了,就放过他们吧”

    权倾国走到杨孤鸿面前,在杨孤鸿耳边细声道:“我很想放过他们,可是你刚才的话太冲撞我,如果你不给我下台阶,我身为一国之君,是很不好下台的,你明白吗”

    说罢,他朝杨孤鸿笑笑,又道:“你终究是我的救命恩人,且我的皇朝也是你救的,更是我的妹夫,私下你对我怎么都无所谓,不过在这种公众场合,麻烦给点面子,否则我这个皇帝很难做人的。”

    杨孤鸿傻笑,也小声道:“冲着你是唐思的大哥,也应该拜你一拜。”

    于是,他突然下跪,大声道:“皇上,小子请求你放过他们父子,给他们一个全尸。”

    皇帝装腔作势道:“就如你所请。”

    “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帝果然宽宏大量、宽明了得”

    杨孤鸿大呼。

    皇帝道:“咐马平身”

    杨孤鸿起来,笑道:“别说得这么大声,老子娶了一个女人,竟然就成了驸马”

    唐思填道:“难道要你当驸马,是侮你声名吗”

    嘿嘿,杨孤鸿又开始傻笑。

    洛幽婵道:“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在这里多待片刻。”

    “好的。”

    杨孤鸿道:“找人把他们父子的尸体抬去葬了,三年之后,起骨替他们还乡。”

    于是,杨孤鸿率领众人而出,此间之事,全留给权倾国处理。事后得知,权倾国杀了血达、苍鹰、柏斯、宁飞以及五大弟子中的洛水、洛土、洛木和洛金,独独未杀洛火,皆因洛火曾在他的面前说过杨孤鸿的好话,他觉得洛火这人还不坏,于是便让洛火和洛草离去,而洛花、洛雨也被放了,只是不知此两女身处何方。

    几天之后,杨孤鸿知原有许多人被他弄瞎,于是尝试以血救之,果有效,便一边痛呼着,一边献血,那些瞎子喝了一点他的血,都复得光明,真乃谢天谢地谢杨孤鸿了。

    后徐飘然提起,要不要把洛天父子之事公告天下,以正血魔之名。

    杨孤鸿道:“他们父子被公认英雄一世,我们父子今仍是绝世狂魔,何必证明且人死皆空,何必在他们死后,还要夺他们的声名死人是无罪的。

    徐飘然便不再提,而这事提醒了杨孤鸿,他特意跑到权倾国那里,请他不要公告天下。其时权倾国正想把洛雄父子叛乱之事布告天下,听得杨孤鸿一提,显得有些不高兴。

    杨孤鸿于是道:“皇帝老兄,你也不想想,这对你也没有好处,虽然说战事得有个理由,可是你若把洛雄父子之事公告天下,则难免以后有人仿效他们父子,若再有人叛乱、欲夺你江山,你又有得头痛了。现今之事,你还是差人重整龙城”

    权倾国道:“你说的也是道理,可我总觉得有些不通。”

    “世间不通之事很多哩,就别计较,看在我帮忙的份上,你也帮这个险。你是一国之君,有什么不行的你说行就行。

    杨孤鸿大拍皇帝马屁,权倾国被拍得飘了起来,于是笑道:“这是当然,我说行,谁敢说不行既然如此,那就行吧}你现在欲往何方”

    “我先回长春堂,后经远扬镖局、转回环山村,以后之事,慢慢再定。”

    权倾国道:“你不想做武林盟主,称霸武林吗如此一来,武林之事,我便可以放心了,你是我妹夫,终究不会向洛雄那般害我。”

    “哟哟,你想得倒美,可老子不喜欢,打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武林,但我很喜欢打架,不如你跟我打一场吧”

    “呵呵,我是和平主义者,不喜欢打架,而且要打,也绝不跟你打的。杨孤鸿很失望,便道:“诸事已结,我该回去了。”

    “你若有空,到皇城来找我,我说过要给你许多女人的。”

    “我的女人已经很多了,我现在只想守着她们,没空再去安慰别的女人了。”

    “你的女人有我多吗”

    杨孤鸿一愣,道:“你比我有本事嘛女人当然也比我多了。”

    “可惜啊那么多女人,却没有一个子女。”

    “会有的。”

    杨孤鸿话出,发觉有误,便接着道:“我相信以皇上的本事,定会生出个更有本事的儿子出来的。”

    皇帝龙怀大开,笑道:“但愿如你所言。”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