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第母139章 绝色母女_八一书屋
首页 > 武侠修真 >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真的放他们走吗”

    唐思看着暗龙率人离去,于是问道。

    “君无戏言我既然说过要放他们,便不能失言,但是,下次就不那么容易了,让他们再多活几天。”

    杨孤鸿道:“你准备怎么样”

    “先回宫里再说。”

    唐思道:“皇兄,原来兵权被暗龙控,在你回来之前,已经有许多军队被派了出去,且各地方官收到假圣旨,开始相帮着大地盟”

    权倾国道:“这已经成为不变的事实,只能补救,我会重新拟旨,让地方官府以及那些被派出去的将士掉头和大地盟为敌,我这次定要铲除洛雄但是,你们要明白,传旨需要一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那些官府和军队仍然受大地盟的指使,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来,我就不能想像了,唐思,你是否清楚有多少军队被派出去了”

    唐思道:“如果加上地上军队,我想,也应该有十多万兵力吧”

    权倾国惊道:“如此多”

    “嗯。”

    “看来与大地盟为敌的门派,可能都得被除名了,唉,都是我惹的祸,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皇兄,不知你是否听到传说”

    “什么传说”

    “听说,听说他的女人――”唐思指了指杨孤鸿,继续道:“也组成了一支军队,大概有七八人,这军队来自塞外,战斗力比我们的军队可能要强,也就是说,可能我们那十多万军会同样地损失惨重。”

    “这就如同战争,损失是在所难免的,只是这战争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若非我轻信洛雄,也不会发生此类的事,唉,都怪我”

    唐思说:“也不能怪皇兄,只能怪洛雄的狼子野心,皇兄现在应该明白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吧”

    权倾国知道她想要说什么,呵呵一笑,便道:“明白,你的男人是好人,我以前也说他是好人的,你自己说他是坏人罢了。”

    唐思脸一红,权倾国道:我们赶紧回去,许多事要处理,否则这国家可就大乱了。““我也要回我的祖国了,就此道别。“东洋王子突然道。

    “你现在就要回去”

    权倾国盯着东洋王子,“我还没酬谢你。”

    “不必了。”

    他看了周围,他来的时候率领百多人,如今却只剩二十多个,这令他悲痛。

    “哥,你不是说要与杨孤鸿决斗吗”

    美幸子道。

    “没那个必要了,我不是他的对手,结果还是一样的,我当初如果知道他是这么个人,我就不会惹他,也根本不会踏入中原,我想我是来错了,回去之时也不知如何面对天皇,唉”

    美幸子道:“哥,我想在这里多留几天。”

    权倾国道:“是啊你们的武士也需要疗伤,等他们伤好之后,我再送你们回国。”

    东洋王子想了想,道:“也好”“你不找我打架了”

    杨孤鸿惊道。

    东洋王子惨笑道:“打不过你,何必打”

    杨孤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其实我可以偷偷地输给你的”

    权倾国回到皇宫里,便开始处理他的国事去了。

    杨孤鸿回到皇宫,立即让布鲁斯趁皇上没空之时出了城,布鲁斯也没向皇帝告别,只让人传达,他下次再送来,有急事先回波斯了。出城后,他就直奔紫烟城,准备在那里等着杨孤鸿回去教他打架

    因诸多事,权倾国无暇顾及布鲁斯的波斯,他也没有什么心情,皇朝几乎毁在洛雄的手上,他此刻只想着让洛雄从人间蒸发这些事,不是杨孤鸿能够懂得的,他除了对打架和唱歌感兴趣,或是有着他所谓的天赋之处,对其他事物,既没有兴趣也没有天份。

    当然,好色,是他的天分,也是他的兴趣――这点例外。

    皇后和太后知道皇帝回来了,去见了皇帝一面,当时,皇帝把皇后带进了寝宫,皇后怨恨地瞪了杨孤鸿一眼,杨孤鸿心想:“瞪我干什么那是你老公。”

    对于杨孤鸿为何出现在皇宫,唐思给皇帝的解释是这样的――杨孤鸿比他们早一天到达。

    皇帝把杨孤鸿等人安排好,在外宫里,给了他们一个独院,至于那些东洋武士,则安排在宫外的某个庄院养伤,因皇帝清楚穆秋九女与杨孤鸿的关系,所以当众把她们赐给了杨孤鸿,至此,九女心中的大石也就放下了。

    傍晚,某个宫女传言让杨孤鸿到太后处一趟,杨孤鸿在太后那里也见到了皇后,他道:“你们就不怕皇帝发现”

    皇后道:“皇上暂时没空理我们,他还有许多事。”

    太后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明天。”

    皇后道:“你可记得我们的约定”

    “你说每年让我进来偷香”

    “你记得就好。”

    杨孤鸿笑道:“可是,我怎么可能每年都到雾之城来呢”

    太后道:“你是干什么的”

    “干什么”

    杨孤鸿不明白了。

    “我想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除了打架和唱歌,什么都不会,如果真要我拿出其他的本领来,我想,我可以医人,我曾代我爹在村里行医。”

    太后道:“那好,你在全国开药店,把总店设在这城里――”“哇,你有没有问过我是否同意开药店我,长春堂的药店不就全国都有吗还用得着我开”

    “长春堂也是你的”

    “不是我的,但和我关系很大,有了长春堂,我这辈子都不缺钱用,再说,长春堂三个女人――不,两个,嘿嘿,是我的女人”

    “你别担心你没钱用,连我们都是你的,能穷到你吗我们只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太后不耐烦地道。

    皇后道:“明年你儿子出生,你得回来看看。”

    “哇,也有可能是女儿的。”

    太后道:“如果是女儿,你就更要回来了。”

    杨孤鸿怕怕地道:“那就是儿子吧”

    “你是不是不想回来了”

    太后和皇后同声叱问。

    杨孤鸿搔搔头,道:“有点不喜欢皇宫,为何你们不能出来找我”

    “你想得倒美,我们为何要去找你你要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

    “我,在我面前说身份,你们就一个女人,什么身分说得真白痴”

    两女一叹,对着这个更白痴的男人,说什么都是说不通的,太后道:“我们不强求你了,只要你记得我们,有空的时候回来陪我们一下,你不喜欢皇宫,其实我们也不喜欢,这里太寂寞了,你难道就忍心让我们在寂寞中死去”

    杨孤鸿无言,皇后道:“明天你走的时候,皇上定要与你道别,到时我把东芝、婷侍、蓉儿带过去,你就说她们三个长得好看,你要她们三个,皇上会答应你的,他的女人很多,不缺这三个,而你是他的救命恩人,这皇朝也算是因为有了你才能生存的,因此,你向他要几个女人,并不过份,他以前不是说过他的女人你都可以要的吗”

    “说是说过,但是,没必要做得那么绝吧”

    太后道:“其实三十年以后,这皇朝或者也是你的,因为那将是你儿子的。”

    杨孤鸿又开始傻笑了,皇后道:“现在,你陪我们一次”

    “啥”

    杨孤鸿的傻笑忽然中止,却见两女已经开始宽衣

    夜渐深,杨孤鸿从太后寝宫里出来,进入别院的时候,恰好碰见了美幸子,他匆匆一眼,便偏开她走了,却听她在背后道:“能陪我一下吗”

    他转身,道:“要我怎么陪你”

    “陪我走走,可以吗”

    杨孤鸿道:“这地方也不大,能走出什么东西来”

    美幸子道:“比我的脚大就好。”

    “我说,我和你一没交情,二没感觉,为何偏选我我老婆还等着我回去”

    “为何这么讨厌我”

    “因为和喜欢一样,没有理由。”

    美幸子忧怨地看着他,在朦胧的灯照下,依稀看到他那邪异的脸孔。此刻的他似乎很认真,她道:“或许我也没有理由,只是从第一次看见你,便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以为那是仇恨,可后来清楚那并非仇恨,我也知道曾爱山本,因你杀了山本,或者会仇恨你,只是我和山本没有任何的关系,他也不爱我,只是我曾经的一厢情愿。我错了,错得很离谱,以为会因山本的死而恨你,然而,长时以来我都想你,你那份野兽的特质和邪俊的脸,几乎要击碎我的心――没有你,我的心很难再完整了。”

    杨孤鸿沉默,这突如其来的感情,不是他意料中的产物。

    “我的房间就在前面,能跟我进来吗”

    她走在前面,杨孤鸿跟在后面,他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跟着他,而后竟入了她的闺房,他想,这或许也是意外。

    更意外的是,美幸子到了床前,开始解衣,赤裸的美体很快地呈现在灯光中,也进入他的眼帘

    “我只想要你一晚,可以吗我知道你明天要离开,而我,也要回我的祖国就一晚,让我留下一些回忆。”

    “一晚够了吗”

    “嗯,够了,一晚的记忆可以让我回味一生,你是个神奇的男人,我想我这辈子不可能再碰到你这样的男人了。”

    杨孤鸿凝视着她,道:“你听好我下面的话――我不希望你的记忆里有我。”

    美幸子歇斯底里地道:“为什么难道你以为我的身体脏我可以告诉你,我虽曾单恋山本,但我的身体未经任何一个男人碰过,我还是纯洁的处子之身”

    杨孤鸿的嘴角拉出一抹嘲笑,道:“我也可以告诉你,我这人很好色,对什么女人都喜欢,就是不喜欢东洋女人。”

    美幸子悲痛地望着他,喃喃道:“为何”

    “没有理由,我就是讨厌。”

    “不,你得给我一个理由”

    杨孤鸿怜悯地看了她一眼,道:“我要走了,我得回去陪我喜欢的女人,其他的,留给你自己想吧啊,对了,以后别再见面。”

    他走出了美幸子的房间,留下赤裸的美幸子独立寒风与暗光的交会中。

    杨孤鸿回来的时候,郭美美和陈红琼并不在,皇上把陈红琼安排在另一间房,唐思说,郭美美去见她的母亲了,还说如果他回来,让他也过去一趟,他亲了唐思,便出去了。

    到达陈红琼的房门前,听到里面的哭泣声,他轻推了一下门,发觉没有锁,便走了进去。

    两母女正相拥而泣

    应该是谈起郭年的事了吧杨孤鸿不准备打扰她们,欲悄悄地退出去。

    陈红琼眼尖,道:“你来了”

    “嗯。”

    郭美美转头道:“你过来吧”

    杨孤鸿走了过去,站在床前,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你打算怎么对我娘”

    郭美美一句话让杨孤鸿无言了,陈红琼美艳成熟的脸忽地一红,垂下头去。

    杨孤鸿尴尬地道:“这这”

    郭美美道:“我听皇帝哥哥说,你在大地盟的地牢里和我娘所以他要赐我娘给你,是不是这样”

    杨孤鸿连忙解释道:“哟,美美,不是这样的,你不要误会,那时你娘真的需要人疼我就表现了一点过分的关怀,我是她的女婿嘛嘿嘿。”

    他心里道:皇帝这小子,差点害死我,好险

    “你是说,你不要我娘了”

    杨孤鸿为难了,说不要吧,那是违心的,陈红琼是造就郭美美的模子,自有着不输于郭美美的姿色;说要吧,可能就会被郭美美一阵臭骂,说不要似乎也会伤陈红琼的自尊心――虽说陈红琼不一定喜欢他,但直接拒绝她的话,凡是女人心里都不怎么舒爽的。

    “我咳这个那个咳咳”

    他只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呢

    郭美美道:“你不是说,你要万妙师徒吗不是说了唐思思母女的肚子里都有你的孩子吗不是和皇后、太后还有公主同睡一张床上吗不是说腾珍、腾娜都是你的情人吗不是说冷晶莹把你勾引上床吗不是要了阿蜜依师徒吗不是收了陈醉、施晓云姑嫂吗还有洛幽婵、梦姬”

    “有有这么多吗”

    杨孤鸿冷汗冒头。

    郭美美嗔道:“我还没算完呢你这么紧张干嘛你什么事没做过我记得你曾经就想对我娘下手”

    杨孤鸿一口否认道:“没有那回事,我怎么可能对岳母下手”

    说罢,他不忘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陈红琼一直垂着头,郭美美继续道:“我娘没了我爹,以后没人照顾。”

    杨孤鸿道:“做女婿的,当然会照顾岳母,这层你不必担心。”

    郭美美瞪了他一眼,道:“你牢里说,娘和我很像,以后由你照顾娘,是不是”

    “让我想想,好像说过的,可是哇岳母,你怎么把这种话说出来我很难为情的。““难为情的是我,混蛋,你什么缺德的事都做透了。”

    杨孤鸿笑道:“哪有哪有我觉得我在做好事,有了我,她们不都是很开心吗这世界大家开心就好,缺德的事,我向来不干的。”

    这两母女真的服了他了,竟把败坏伦常之举说成是好事,把自己说成是救世主般的好人,也许世上就只有他了。

    “如果我让你娶我娘,你会怎样”

    郭美美凝视着杨孤鸿,他却举手去摸她的额头,惊道:“美美,你不是发烧了吧”

    “我没有发烧,我清醒得很。”

    “你娘不反对吗”

    “娘她说,一切听我的。”

    “这样呀让我想想,到底是对还是错呢”

    “色魔,你还要想什么我娘跟了你,很让你没面子吗别忘了她是我娘,她比你的许多女人都要漂亮”

    杨孤鸿道:“漂亮是事实,可她是你娘,如果我连你娘也别人不会说什么吗那可是很丢脸的。”

    郭美美冷笑道:“丢脸你做这种事也不是一两次了,要不要再算一下”

    杨孤鸿连忙道:“咳,不用了,我只需要你娘的一句话,她怎么就不说话呢”

    郭美美推推她娘,道:“娘,你别只顾埋着头,你也说句话啊”

    “我听美美的。”

    陈红琼的脸刷地红了,头仍是不敢抬的。

    “岳母,对不起啦”

    杨孤鸿盯着两女,又道:“你们的长相真是像极了,不知道其他的地方是否也很相似嘿嘿,让我检验一下。”

    在两女的惊讶中,他突然把两母女扑倒在床

    “江湖,比我们以前的任何时代都要乱了”

    林啸天站在明月峰上叹道,此时的明月峰,峰顶雪白,冬色笼罩了寂寞颠峰,瑶琴、阿蜜依、洛幽婵都看着这个伟岸的男人,他虽然已经失去全部的武功,那份摄人的魅力却依然长存。

    “一个月,短短的一个月啊”

    林啸天是瑶琴和阿蜜依救出来的,洛幽婵却是前两天到达明月峰的,自从瑶琴救出林啸天那天起,至今已有一个月了。

    在短短的一个月里,江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张中亮和火龙救出了火龙等人,便率领丐帮两三万帮众杀往龙城;欧阳婷婷率太阴教众与火凤回合,野马族和白羊族的三四万军队踏过沙漠,蛇神部落、四大家几乎所有与杨孤鸿有关的门派以及部族都出现在江湖上,同时从不同的方向进军大地盟,而大地盟除了他们本身的力量和依附他们的武林势力之外,还突然冒出了官府以及朝廷的军队

    林啸天道:“这不知是对还是错”

    瑶琴叹道:“也许根本没有对错的,这种如同战争的局面,确是武林中少见,只是事已至此,只能等待结局了。”

    林啸天道:“结局能怎么样呢因为杨孤鸿的死,你都哭过很多次了,那些女孩或者更悲伤吧复仇是的,复仇,江湖,就是恩与怨的纠结。”

    “我们爷孙三代,都给江湖带来了轰动性的血腥,但我们愿意吗义父是孤独的,我也是孤独的,原以为,我们的孩子不再踏我们的路,不会再成魔,哪知到死还是一个杀人魔。我们并不在意这些,也不在意杀多少人人要杀我,我必杀之只是,这种生活真的很快乐吗我们都只是平凡的人,只希望过些平凡的日子,这些愿望直到义父死时,他还没达到,我也没达成爱吾所爱,恨吾所恨,义父是如此希望的,可我也无能做到。”

    “不,你做到了。”

    瑶琴含泪道。

    “情,我不敢爱的,我离你二十多年,不敢回来见你,我辜负了你,也辜负了义父。你,难道就一点也不恨我吗”

    “我恨,我当然恨,只是在我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你回来,我已经无法恨了。在我心中,对你,我的爱比恨,要长远得多。”

    “你们呢”

    林啸天看了看阿蜜依和洛幽婵。

    两女一时无言,林啸天道:“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们,只是我的心只有情儿,对你们那份心,我是了解的,但无法接受。我不象杨孤鸿,有时我怀疑杨孤鸿是不是我的儿子,他一点也不象我。““什么,你怀疑杨孤鸿”

    瑶琴叱道。

    林啸天急忙解释道:“情,他的脸长得比较象你,我觉得他象你多一点。”

    瑶琴嗔道:“我有他那么吗我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个”

    洛幽婵突然道:“他谁也不象,他只是他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杨孤鸿。”

    阿蜜依道:“啸天,其实我和幽婵都不恨你,你的人生,几乎都是被迫的,命运让我们相遇,却又令我们没有任何相触。唉,都是天命难违。”

    洛幽婵的眼泪流出来,阿蜜依道:“幽婵,你又哭了”

    “我想起了杨孤鸿他活着的时候,我没这么想他的,到我确定了我心之后,他就走了,走得那么匆忙,连最后一眼也见不着”

    提起杨孤鸿,阿蜜依和瑶琴也跟着她一起落泪。在世人的眼中,都认为杨孤鸿已经死了,或许,只有在春燕的心中,是坚定杨孤鸿不会死的,只有春燕永远地相信她的这个儿子是不死的战将

    林啸天叹道:“因他的死,江湖变成了屠场。”

    阿蜜依道:“这不能怪他,他本是个与世无争的人,他原不知道他自己的身世,与谁也没有仇怨的,只是某些人一定要让他活得不轻松。他那么喜欢玩,如果硬要说坏,那就是他太好色为何那些人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呢难道只因为他是你们的后代如今他死了,他的女人以及他的兄弟还未死,他们必然要为他报仇的啸天,正如你所说,你和你义父都是孤独的,但他不是,他有众多爱他的女子,还有能够为他拼命的兄弟那些害死他的人,也将要得到惩罚。哪怕为此会丧失无数的生命,但在悲与怒的力量下,这些都是微不足道的。”

    林啸天道:“我和义父,根本不执着于正义沦为魔道,沦为杀人狂,或者这是我们爷孙三代的宿命吧一种难为的天命,表现在我们三代人的身上,是那么的自然,哈哈”

    笑声中回荡着一种抑田地的悲怆

    阿蜜依道:“我们,都是杨孤鸿的女人,肚里都怀了他的孩子,我们只是女人,对恩怨很执着,为他,血洗整个江湖,也在所不惜的。”

    瑶琴轻叹一声,道:“我想问你们为何这般爱他”

    “因为他坏”

    洛幽婵和阿蜜依异口同声。

    “坏”

    “嗯,他坏到我们的骨髓里了,令我时刻都想着他的坏,他是那么的坏,我们却永远都无法忘记他。我们是否都不正常了”

    瑶琴道:“或许从另一角度来看,好的女人总是被坏的男人吸引的。”

    她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林啸天,被他察觉到了,他道:“还好我只对你坏”

    瑶琴嗔道:“贫嘴”

    林啸天道:“你们来年感个,以后叫我大哥,还是叫我做爹”

    阿洛两女脸一红,连瑶琴都脸红了,林啸天道:“我这个儿子留下来的问题真多,他若不复活,看来以后没人能够解决。唉,我觉得还没死去。他只是变成了失落的九个太阳”

    “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跟随他们,一起为夫报仇。”

    阿蜜依坚定地道。

    洛幽婵忽然投如林啸天和瑶琴两人之间,两人拥着他,只听他幽然道:“你们是他的父母,他如何称呼你们呢,以后幽婵也那样称呼你们呢。对不起,林大哥,幽婵变心了,可幽婵不后悔,因为幽婵觉得很幸福,真的好幸福。哪怕曾经只是拥有他一点点,也够幽婵幸福一辈子的。我任何时候豆记着他的话,幽婵是她的女人因此,幽婵要去替他报仇了。”

    “嗯,去吧让血,去解开恩怨”

    江湖,以血名之。

    张中亮、火龙等人率远扬镖局、武斗门、丐帮赴龙城,火凤众女领蛇神部落、太阴教一路冲杀,四大家随后跟至,费甜甜引野马族和白羊族大军踏过沙漠直奔龙城,途中遇大地盟指使之军队的阻杀,然而这群以复仇为名的年轻男女,为朋友、为兄弟、为爱人把悲愤的力量燃烧到顶点,遇神杀神,遇鬼砍鬼、遇魔诛魔

    在这江湖上,以他们手中的武器、以他们愤怒的无正邪的心,向着同一个方向同一个目标冲杀,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势力,不管这势力是正是邪,这汹涌的力量几乎能够毁灭整个江湖、摧毁一切

    这种结果,是洛雄想象不到的,若他当初能够意料到这结果,她绝不会惹上杨孤鸿,更不会错杀杨孤鸿,他料不到杨孤鸿能够引出如此庞大的势力,如今的情势、如今的对峙,已经失去了江湖拼杀的意义,这完全是一种另类的战争,如果洛雄偷取军队的帮助,大地盟早就被这势力踏平了。

    一个本与江湖无争的男人,只是一个好色的男人,出现在这江湖不到一年,却联结了如此多的势力,不管他曾是无赖,不管他曾是杀人魔,这势力几乎代表了整个武林,大地盟的武林主轴已经在改变

    也许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武林仇杀,而该归类于战争。然而这种争斗,以仇引起,悲愤之火一直燃烧,即使是朝廷的正统军队,也无法阻挡这些绿林军前进的步伐,再加上踏过沙漠到来的三四万强悍的异族猛军,在通往龙城的路上,斗杀不止,血洒四方,普通老百姓闻风而逃

    以血洗路,以生命大代价去铺路,这就是所谓的真正的江湖路

    让血尽情沸腾,让悲愤之火最旺地燃烧

    在杀戮中踏尸前进大地盟无论出动多少人,调动多少军队,都无法阻挡从四面八房向龙城逼近的复仇之军,眼见着复仇之军到达龙城,洛雄急忙把所有的人力兵力调回龙城,准备进行一场守城之战。这是一种奇异的战果,竟然连正统军队也无法阻杀,只好进行对自己有利的守城之战,洛雄欲在这一战中,把攻往龙城的队伍全部扑灭

    也就在离龙城最近的黑龙镇,复仇之军不断地到达、聚集。火凤、秋韵、欧阳婷婷、冷如冰、丝嫫等女率领的一万多人队伍最先到达,接着是费甜甜和腾娜率领的野马、白羊两族共三万五百多人的军队,后是火龙、张中亮和火龙率领的三万多人武林队伍。这三队人马聚集后的第三天,四大家率领着四千多名武士以及由梦香、洛幽婵、阿蜜依率领的八百多名女兵同时到达

    龙城外,聚集了所有的复仇之军,如同一场罕见的会师

    这支复仇之军,齐杀到龙城外,共聚集了七万人众,虽不及大地盟所控制的军队的人数多,但那强悍、野战能力,是绝对比大地盟的正统军队要强的,且在这龙城里,用不上什么策略,战线再也无法拉开,剩下的只有硬拼一途。洛雄清楚,在地势上,他占有绝对的优势,然而在补给上,他不得不担心,如果城被围死,则城里的十多万军队再加上城中的民众,很快就会把存粮吃尽。

    也许这本身不是什么善良之战,武林人,从久远的历史以来,就注重正邪的对立,但从根本上讲,武林是没有正邪之分的,且这为复仇而聚集之军,正邪都有,实在分不清是正是邪。在这种时节,分正邪,几乎是不可能的。

    龙城被围困得死死的,洛雄三番四次派兵出来欲突围出去,取得与暗龙的联系,以希望得到暗龙更多的援助,然而每次都被击退回去。凡是从城里出来的人,不管是否大地盟之人抑或是普通老百姓,一律被扣押,有些被怀疑是大地盟之人的甚至被杀掉,四大家觉得这样太过分了,但火凤等女却坚持这个信念龙城里的都是敌人,从龙城出来的人都该杀

    女人,也许真的很善良,但某种时候,女人比男人要狠一万倍

    攻城和守城之战,持续近十天,几乎没什么结果,但龙城民众长时间处在恐慌中,在死亡边缘挣扎,他们了解,凡是往城外跑的人都被捉被杀了,因此,他们只能躲在龙城,他们希望这战能够快点结束,他们不理谁胜谁败,只要一个结果。

    只有结束,能够令龙城恢复一点平静他们也不希望大地盟能够赢,因为大地盟所率领的武林人以及军队,被困在城中,不但抢他们的食粮和金钱,且随便地奸妇女,就连龙城的父母官也与大地盟勾结在一起。

    这种情形,对龙城的民众来说,是只有在战乱时才出现的惨象或者这次就是一个战乱的时代,源自于龙城的

    日落西山之时,一天紧张的对峙仍然未变,而龙城外却在进行最后商谈这是在第十二次拼战之后。

    在主将营里,聚集了复仇军的重要首领当然以西平的女人以及他的朋友最重要了。

    “明天,决一死战吧我定要把洛雄父子的人头劈碎”

    火凤狠声道。

    无疑的,这里的人,如今以火凤为主,虽说无林四大家以及明月峰的梦香也在此,然而此行是为杨孤鸿复仇,当由他的第一夫人做主,而这第一夫人,非火凤莫属,即使梦香也得听她的。

    赵杰英道:“如果硬性攻城,我们不一定能胜的。洛雄的兵力比我们多一半,如果是在平原上两军拼战,或者我们有胜望,但他们坚守龙城不出,我们全力强攻的话,也不可能获胜。且对城中百姓”

    费莲抢道:“别跟我们提城中百姓,我费莲只相信强者自救。若非他们城中的洛雄杀死我的老公,也不会给他们带来灾难。要怪只能怪他们养活了大地盟,以大地盟为荣再说了,他们跟我费莲有什么关系我老公死了,我就要报仇,你们如果觉得对不起他们,最好尽早离开。说什么我们老公的爹杀了你们的爹哼,没有你们,我费莲一样能够为老公报仇大哥,二哥,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费熊、白银同声应道:“小妹,不怕我们都准备好了,这些天半打半不打的,令人很不痛快,要打,就来个决战”

    费甜甜道:“仇总得要报的,血总是要流,无论是谁的血我们长守着,也不是一个办法,虽说可以守到他们弹尽援绝,然而到那时候,或者就是他们反败为胜的时候,如果他们都快饿死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因此,我也觉得在他们还没有达到绝境之时发动总攻,对我们是有利的。人持必死之心时,是非常可怕的。”

    费莲冲着费甜甜一笑,道:“甜姐,我以前错怪你了。”

    费甜甜淡淡地一笑,道:“有什么好错怪的呢其实我以前也真的做错了但我已经不记得错在什么地方了。我把与杨孤鸿无关的事都忘了,我只记得他,他是我所唯一爱的,也是我肚里孩子的父亲,哪怕他死了,以后我也永远都是他一个人的,我的一切。”

    杜清风道:“杰英说的也不无道理,如果硬攻,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如果能够从正城门很快的冲破,或者可以取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象我们这些武林人一样,能够在很短时间以轻功进入城里,而如果武林人单方面飞跃入城,也会被城里的将兵乱刀砍死大风,你训练的五千弓箭兵进展如何”

    大风道:“前辈,我正想汇报,经过一个月的训练,已经可以加入战斗。”

    火龙拍了拍大风的肩膀,笑道:“果然不愧是我们环山村英明的村长,厉害的角色也。”

    “比你厉害一点,总好过你被一个老头蒙骗了,连同老婆被关在一个肮脏的小笼子里,要不是我们救你出来,大概你还在那里拉屎拉哩”

    火龙笑骂道:“大风,我和你可是从小到大的盟友,你怎么这么损人小心我回去把你和你的老婆也关这么一两下嘿嘿,不过,说来真他妈的窝囊,我火龙从来没这么笨过,所以我出来后,也把那老头关在一个更小的地方,让他自己拉的屎臭死他,哈哈。”

    火凤骂道:“火龙,有什么好笑的若非你办事不周,杨孤鸿也不会出事”

    火龙想到杨孤鸿的死,脸上的笑全没了,低头道:“他本来让我故意带丐帮离去,等大地盟原形毕露之时,再突然杀回来的唉,都是我太轻信那老头了。”

    张中亮道:“其实也不全怪你,谁也料不到笑面丐会是大地盟的副门主袭影,就连风帮主也不知道的,何况你这笨狗”

    “张中亮,你是否想跟我单挑”

    李小波道:“火龙师傅,你现在不是张老大的对手的,张老大可是血魔的终极传人,你那跟枪不够瞧的。”

    “你指哪把枪这把吗”

    火龙指指,突然感到头一痛,竟然是被他背后的兰花轰了一下他的头壳。

    只听兰花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人家都伤心透了”

    火龙掉头,看见兰花眼中的泪他突然觉得愧对西平,如果当时他不听杨孤鸿的话,不演那戏的话,有他以及丐帮在龙城,应该不至于令杨孤鸿独力难撑

    杨孤鸿,什么时候都要强,总是以一个人之力去应付无论对方多少人,他忽然想起了从小到大的事情

    腾娜道:“要打开城门,也许是可以的。”

    “怎么说”

    “我的女儿还在城里”

    费莲道:“你是说腾珍她们吗我一点也不指望她们你也看到了,你的女儿领着洛雄的军队,杀死我们多少人靠她哼,她是完全迷上洛天那家伙了。”

    腾娜道:“不可能的,真儿心里爱的只是杨孤鸿再说,洛天能给她什么除了杨孤鸿,这世界上的任何男人,都不能给她什么的”

    秋韵道:“她爱杨孤鸿她爱杨孤鸿,为何当时杨孤鸿受到大地盟群攻的时候,她袖手旁观”

    腾娜道:“这”

    欧阳婷婷道:“我只知道如果真爱西平,不可能与杀死杨孤鸿的仇人在一起的。”

    腾娜最终无法解释,只在心里感叹:真儿,你为何要这样呢你来中原,不就是因为杨孤鸿吗

    “有时也可能与仇人在一起的啦”

    施晓云突然道。

    这个不爱说话的女孩儿说的这句话,令在场的人震惊,也令他们不解,可是有些人转而一想,她或许是说她自己的,她本身就是一直跟随着她的大仇人啊

    欧阳婷婷了解沉默的小晓云的语言的独到之处,她不说则已,一说总是让人无法适从的。

    徐飘然特别不能忍受施晓云,只要一看到施晓云,他就想起他死去的儿子,虽说儿子不是施晓云所杀,且现在对儿子的死已近释怀,但他还是不满施晓云的这句话,他道:“你这白痴女人说什么话谁会和仇人在一起的”

    施晓云好象也很怕徐飘然,听他这一喝,便闭了口。

    陈醉看不过去,道:“徐飘然,你对我们晓云这么大声干嘛谁犯着你了”

    “谁叫她说话这么白痴的”

    徐飘然其实也有点怕陈醉,因为他自知不是陈醉的对手。

    云雪道:“徐当家,你最好以后不要针对晓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中,除了少数人知道云雪是施竹生之外,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只知道这女人是与玉蛇门、地狱门在一起的,且身份和武学都超高,因此,她的这句话也有很重的份量。最令他们不能明白的是,她为何如此护着施晓云

    徐飘然心中一怒,张口就喝道:“我”

    “爹,不要吵了”

    霍白露已经走过来,拥抱着怯怯的施晓云,道:“小晓云很善良的,她最可怜了,叠你不要骂她,我们都很疼她的。”

    女儿如此说,徐飘然也没办法了。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沉默的小女孩的可怜以及可爱,只是总是不知气打从那里来,之后又接着后悔自己太冲动。

    花凤来站了起来,过去拉着施晓云的手,道:“晓云,我们出去吧我们不会武功,打又不成,我出去教你骂人,吵架。”

    “凤来,我也跟你们出去。”

    李小曼跟着道。

    李蕾也清楚自己不能帮上什么忙,便与她的侄女和凤来、晓云除了营帐。

    一直沉默的冷如冰道:“你们商量有结果没有”

    众人一致沉默,她则冷冷地道:“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我就说了,凤姐说得对,杨孤鸿生死未卜别问我理由,在未找到他的尸体之前,我永远都不相信他已经死了。但,我们必须要复仇,大地盟一直以来都想害我们的男人,哪怕没有杨孤鸿的失踪,我们也不允许他们太嚣张。当初若非我和凤姐在长春堂,大地盟对杨孤鸿的态度,就是我们所不能容忍的。我决定,按凤姐提出的,明天,决战”

    “就明天吧”

    梦香和千叶蓓同声道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