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第137章 太后与皇后也疯狂_八一书屋
首页 > 武侠修真 >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宫女们的住宅里上演着乱的场面,也不知是第几个女人被杨孤鸿制服了。此时已经是深夜,住在这大宅里的三百多宫女全部回来了,当她们刚回来时看到此等场景也惊慌了,有些想转身出去告密,却被最先的那些宫女拦住,并撕掉她们的衣服,把她们送到杨孤鸿的,她们,也就认了这档事。

    也许是因为血蛇的性,令宫女们的增长的速度太快,加上天地心经的作用,她们的都来得特别快,这三百多宫女,已经有两百多被杨孤鸿轮欢过了,在此之前后悔的,在那之后竟然不后悔了,她们觉得有这么一次,死也值得了。

    寂寞的人生,是她们不能逃避的,而在这寂寞的人生中,有一次放纵,也是她们不曾想过的,只是已经成为事实,那么,即使为此而结束这种寂寞的生命,或许也是一种慰藉吧

    太监和男人是绝不相同的,女人和男人也绝不相同,但终于明白原来是可以相融的,而太监永远也无法代替真正的男人

    皇上能代替吗皇上也不能的,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女人寂寞了。皇上是男人吗也许是,也许不是,但那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们,终于成为真正的女人。

    有些宫女提出一个建议,把其他住宅的那些宫女也叫进来,可是很大部分的宫女否决了这个提议,因为皇宫里的宫女实在太多,不同区域的宫女是不相融的,很容易出现问题,但也有人担心这里的宫女不足以应付这个男人,那又将怎么办

    这个男人的确是真正的男人,经过了差不多一天的狂暴,她们也明白这男人到底是什么了。是真正的男人吗不,是野兽。强悍的野兽,却又是这么的可爱。经女阴源源不断的滋润,令天地心经长时不停地运转,调和着杨孤鸿体内的阴阳之气,使他的力量不停地恢复,渐渐地,身体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他那强壮得令任何女人心动的躯体,以及那消失了伤痕的俊邪的男性脸孔,加上他双眼中迷乱的兽性之光,令所有的宫女看了都要为之窒息。

    春燕说过,他是女人的天敌、天生的战将,在这一刻,全部得到了证实,他的确是女人最终的天敌,却又是另女人心动的不世战将,征战她们的身体、她们的灵魂、她们的,以及那种奇异的爱

    时间又从上半夜推到下半夜,在微弱的灯火中,皇宫里的某个女宅里,之戏不停地演绎着,直到黎明的到来,令人惊讶的是,三百多宫女,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十多个了。奇怪的现象再度出现,也就在杨孤鸿的进入那些宫女的蜜道之时,宫女竟然在瞬间晕迷,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来得太快

    当杨孤鸿倒数第二个宫女的蜜道之时,那宫女暗呼一声她的嘴事先已经塞了布了,她的娇体狂震,杨孤鸿的身体也狂震,其他的宫女立即拖开宫女,只见杨孤鸿爆长的脱离宫女的,怒冲冲的黑冠喷射出一股股这是他一天一夜以来,首次

    再度爆发的九阳重体,终于解除,没令他的身体再度爆碎前一次是能量的爆碎,如果刚才再次爆碎的话,或许,将令他永远失去生命

    之后,他趴倒在宫女的身上,其他的宫女拿掉她的塞嘴布,想问什么,她却已经昏睡了。

    杨孤鸿牛喘着,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却看得不清楚,只知道有很多的女人,各种姿态的都有,他才记起自己是在宫女的手上的,而看现在的情况,难道是他和这里的宫女都欢爱过了他心头一惊,想到权倾国,接着又想这算是权倾国报答他的礼物吧再说他杨孤鸿也并非故意要他权倾国戴绿帽,且他本来就不大喜欢权倾国没交情,也算不上什么朋友,至多就是他的大舅子而已。权倾国那么多女人,玩他几个,算给他面子了,没全部地玩过,已经是他的祖上积德了。

    据事后的统计到现在为止,总共有三百六十四个宫女被他睡了,这是排除还没睡的婷侍的,如果加上婷侍,那么,刚好三百六十五个,也就是说,每天一个,嘿嘿事后杨孤鸿得知此结果,得意了半个月之久。

    “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

    他站了起来,朝没睡的宫女问道。

    “黑夜,快天明了。”

    宫女答道。

    “看来也是”

    杨孤鸿说着,停了一会,继续道:“我,把你们全睡了”

    “不,还有婷侍”

    “婷侍”

    杨孤鸿看往身旁的婷侍,这婷侍其实睡过一段时间,是不久前醒过来,见他看来,突然觉得心慌,他怎么可以变得这样好看呢好看到令他的心跳也不正常了。

    杨孤鸿道:“原来你还没被我睡过,你和哪个叫东芝的臭娘们,我死都认得你们,他妈的要阉老子,老子说过要死你们的,干,过来”

    听到他的命令,婷侍不知为何,竟然走到他的面前,他抱起她就吻了下去,吻了好一会,放开他,她娇喘急急,他又道:“你不怕我”

    “你现在,好漂亮。”

    婷侍低声道。

    天已经微明了,杨孤鸿道:“是吗拿镜子给我”

    一个宫女立即把铜镜给他,他拿过来一照,笑了,道:“终于让脸上的伤痕消失了,哈哈”

    “你不要笑这么大声,虽然这里没什么人来,都是姐妹们,但是,也要低声些”

    婷侍怯怯地道。

    “怕什么,皇帝那小子还回来不了这么快”

    “你说什么皇上已经回来好多天了”

    “什么,皇帝小子回来好多天了,那就是说我从大地盟到这里费了很长的时间吗为何我一点都不知道”

    “你和皇上认识”

    “我救过他的命,而且是他的妹夫,哈哈”

    “别笑,你说你是驸马是谁的驸马哪个公主的”

    “唐思公主,她回来没有”

    “嗯,唐思公主前几天回来了,可是,回来后的唐思公主和皇上好象都不大对劲,唐思公主整天想见皇上,可皇上总是避而不见,还有,唐思很讨厌皇上带回来的两个女人前天唐思公主和皇上吵了起来,被软禁了。昨天皇太后出面,又把唐思公主放出来,她吵着要兵权,说什么出兵的,皇太后一直在哄她。”

    “你确定皇帝小子只回来几天”

    “是的。”

    “那他不可能是皇帝小子,皇帝小子不可能比唐思回来得早的,这其中一定有问题。对了,皇帝只和两个女人回来,没有和其他的人吗这两个女人中有没有一个叫陈红琼的”

    “皇帝只和两个女人回来,一个很年轻,一个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了,都很美丽,但却不见其他的人了,而且皇上回来后,只和那两个女人在一起。皇后就是因为皇上回来之后都躲着她,所以才让布鲁斯过来,想问问布鲁斯,皇上有没有和波斯女鬼混,于是就发现了你。之后的事情你也都清楚,我不说了。”

    婷侍解释道。

    “这皇帝一定是假的。”

    “其实我们也觉得皇上回来后变了很多感觉上不是以前的皇上了,虽然他的面容没变,可很多都变了。”

    杨孤鸿道:“你们不要把这些事说出去。”

    “我们听你的。”

    “你说,布鲁斯最先发现我的他有没有认出我”

    婷侍道:“看当时的情景,他是认出你的,所以他想保护你,皇后却赶他走了。”

    “这布鲁斯倒是对我挺好的。”

    “你和布鲁斯相识”

    杨孤鸿笑道:“我是他的主人哩,我睡醒之后去见见他。”

    “可你是男人,不能在后宫里动的。”

    “笨,你们不会把我装扮成太监吗找几套太监的衣服给我穿不就得了。”

    “很难找,宫里没有几个太监有你的身高,你和那些黄毛人一样高大”

    “将就着穿吧没有合身的,随便找一两套就好。”

    婷侍道:“我们找唐思公主帮忙吧”

    “不,先不见她,我得先见见布鲁斯和皇帝带回来的两个女人,你们时候能给我安排一下”

    “我如果借用皇后的命令应该可以的。”

    杨孤鸿道:“那就成了,现在我先睡一觉,你陪我睡吧”

    “啊”

    “我想先和你欢爱,然后再在你的怀里睡觉觉,可以吗”

    婷侍羞羞地道:“可以我喜欢你你会不会死我”

    杨孤鸿失笑道:“我怎么舍得”

    晌午之时,杨孤鸿才醒转,发觉婷侍和东芝已经不在宅里,很多宫女出去了,虽然昨晚她们经历了初次的痛,但与杨孤鸿欢爱的时间都不长,所以还能继续走动,以及正常地活动,只有一些特别弱的,不能恢复正常,留在了宅里,这并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宫女本来就多,平时很多都无事可做的。

    杨孤鸿起来,就有三个活动正常的宫女捧过来太监服,一试穿,虽然短窄了点,不过,穿在身上,还勉强凑合,他笑道:“原来也有一些猛男被阉的,还好,老子没有被阉,今晚回来再陪你们,呵呵,我出去了。”

    “你要出去吗你会迷路的,婷侍说,让我们带你出去找布鲁斯,我们在你身边,你就不会迷路了。”

    “她想的真周到。”

    杨孤鸿想了想,也觉得婷侍的建议不错,于是朝三女道:“你们中有一个陪我就够了,多了很麻烦的。”

    他走了出去,其中最美的那个宫女跟了上来。

    杨孤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宫女道:“蓉儿。”

    “多少岁了”

    “十九啦”

    “昨晚痛不”

    “开头有点痛后来就不觉得痛了。你现在好好看,刚开始你长得好丑的,蓉儿好讨厌。”

    “现在呢”

    她羞道:“很喜欢,如果你离开,蓉儿就跟着死。”

    “啊”

    杨孤鸿惊看着她,她的脸蛋很细小,身段曼妙无比,因了昨天的痛,行走之时,还是有一点点的不适,细白的脸上肌肤微红,小嘴红润而可爱。杨孤鸿不记得昨晚是什么时候和她欢爱的了,但他清楚此女的处子之身是献给他的。

    他对她微微一笑,道:“我离开的嗣后,把你带走吧”

    “真的”

    “你可以相信我,但别问我真假,只要你相信就行了。”

    “嗯,我相信你。”

    杨孤鸿笑道:“你有点象我的水仙。”

    “水仙,是谁”

    “是我的一个女人,她比你小,好象只有十三岁吧”

    “十三岁你的女人你很多女人吗”

    “很多。”

    “有皇上这么多”

    杨孤鸿泄气道:“就他妈的比不上皇帝小子,我他妈妈,想想就不舒服,改天老子不爽了,也做皇帝”

    蓉儿突然捂住他的嘴,道:“不要说这种话,被人听到会被砍头的。”

    杨孤鸿一笑,拿开她的手,笑道:“想要我死,不是那么简单的,我拳王可不是好欺负的,连皇帝那小子都得让我七分。”

    蓉儿道:“你的脸看起来一点都不象太监,可是好漂亮你以后说话要变得奸细些,还有,如果有人看着,要故意做些女孩子的姿态出来,太监都是如此的。”

    “什么,你要我装变态”

    “不装也不行,你现在是太监。”

    “好吧我尽量试试我在这方面没有多少天赋的,不过,好象以前也有过那么一两回,就是不大象,我横看竖看,都是最厉害的男子汉”

    蓉儿笑道:“你是真正的男子汉的我带你去见布鲁斯。”

    布鲁斯见到恢复原样的杨孤鸿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之时,整个人都傻了,道:“主人,你你还没死吗”

    杨孤鸿笑道:“你说我是神,我怎么会死”

    布鲁斯道:“是呀主人真是神,一天一夜就变回了原来的帅模样。”

    “当然,否则不是丢你的脸吗你都长得这么好看了,你的主人当然要更好看一些。”

    布鲁斯拍马道:“就是主人,最帅、最猛”

    杨孤鸿道:“你还是这么可爱。”

    “谢谢主人赞扬,布鲁斯在主人面前永远都是可爱的。不知主人为何要见我”

    “我醒来了,知道你在我睡着的时候很保护我,所以我觉得,无论如何,第一时间应该来看看你。”

    布鲁斯感动得流泪,道:“主人其实,我很怕死,我抛弃你而离开了。”

    杨孤鸿道:“我知道,要是我在那种时候也会选择离开的,因为你以为我已经死了是吧”

    “嗯,是的,如果知道主人没死的话,布鲁斯也不会抛弃主人的。”

    “你做得很对,以后谁欺负你,跟我说,我揍扁他。”

    “主人,你有空一定要跟我到波斯,我要主人替我出气,打遍我们国家那些混蛋,然后把美女都抢过来”

    “这是当然,打倒所有的男人,抢走所有的美女”

    杨孤鸿吼道。

    蓉儿紧张地道:“别忘记你现在是太监。”

    布鲁斯的脸变成了土灰,惊道:“主主人,你变成了太监”

    “那是骗人的,老子好好的,没被阉。”

    布鲁斯长长地松了口气,道:“还好不是真的,主人是我见过最强壮的男人,做了太监的话,用句中原话说,那叫天理不容啊”

    “谁敢让我做太监,一定会被雷劈。”

    杨孤鸿大无畏地道。

    “既然如此,主人来了,就和我的那些美人儿玩一次吧自从你和她们欢好之后,她们一直没法忘记你,可是被你的那些女人挡住了。主人,这个宫女,不会挡你吧”

    “不会,不会,我还有些事”

    “能有什么事难得倒主人的主人,快点,我带你去找你喜欢的金发女“布鲁斯坚决邀请道。

    杨孤鸿看了看一脸诧异的蓉儿,回首对布鲁斯笑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杨孤鸿从波斯女人的胸脯里出来,见到蓉儿,她似乎很生气。

    杨孤鸿笑道:“我和她们是老相识,所以”

    “有我们几百个姐妹,难道你还不满足”

    蓉儿打断了他的话。

    杨孤鸿道:“别生气嘛你们又不是我的,是皇帝小子的。”

    蓉儿突然问道:“是不是每个男人都象你一样”

    “什么”

    “就是和几百女人欢爱之后,还立即去找别的女人”

    杨孤鸿失笑道:“你以后找人问问,我懒得回答。”

    “现在我们去哪里”

    “嗯,让我想想去哪里好呢,我想出皇宫了,你陪我出去吧”

    “什么,你要出宫这可不行的,没有允许,太监是不能随便出宫的,宫女更是不准出宫了。”

    “你是说我被困在这里了我,别迫我使用轻功咳,不说了,没一次用得上的。蓉儿,那我什么时候能够出去我真的很急的,我老婆们都在等着,而且我要把某些人往死里揍”

    “你老婆在等着唐思公主不是在宫里吗还有我们你的老婆有我们这么多人吗你去找你老婆,你没想过我们姐妹”

    杨孤鸿头痛地道:“都说了你们是皇帝的女人了,我只能带走你,是我答应过的,其他的我没答应,而且这样做起来,似乎很对不起皇帝那小子。”

    “你已经对不起了,你还有退路吗”

    “妈的,难道是我自己要对不起他的,你们送上来,我不可能不要的,老子从来不拒绝女人”

    “你是不懂得拒绝女人你这混蛋,我想杀了你”

    这句话令杨孤鸿和蓉儿大惊失色,转首一看,从左角拐进来三个女人,赫然是唐思公主、郭美美、小雀

    蓉儿大惊失色,双腿一软,跪了下去,颤着声音道:“公公主”

    杨孤鸿道:“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唐思道:“我们是来找布鲁斯的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宫里的”

    “蓉儿,你起来”

    杨孤鸿说道。

    蓉儿看着唐思公主,不敢起来。

    唐思道:“你起来吧听他的话。”

    蓉儿听话的站了起来。

    杨孤鸿又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进宫的,我对这些事糊里糊涂,反正我醒来就在这里了。”

    唐思道:“你先跟我到我的寝室再说吧你是蓉儿吧你也跟着一起来”

    杨孤鸿道:“你不是要找布鲁斯吗”

    “你在这里,我没必要找他了。”

    回到寝室,杨孤鸿就把郭美美主婢抱在怀里,唐思强迫他把事情经过说出来,他抱着两女一边调戏一边叙说,待他说完,两女已经被他弄得横流。

    郭美美娇呻道:“唔,你不要弄了,你说我娘出来了”

    “你不相信我吗我整死你”

    唐思道:“果然非我哥”

    “你是怎么知道他不是皇帝的”

    唐思道:“我哥不会把杨依和洛叶带在身边的,而且,据我所知,还有许多大地盟的人跟着到皇宫来了。这家伙也不知是谁,把我软禁起来,是母后放了我的。可是那家伙竟然不准宫中任何人走出皇宫,早些天又把宫中禁卫以及一些将领调往龙城,我恨不得杀了他”

    “可你不是他的对手,哈哈”

    “混蛋,你竟然还笑得出来说,你到底和多少宫女胡混过”

    杨孤鸿很失败地道:“我还没算过。”

    蓉儿道:“三百六十五个。”

    “什么”

    其他三女尖叫出来。

    杨孤鸿笑道:“有这么多”

    唐思走前几步,踹他几脚,恨道:“你这大色狼,到哪里都乱搞。这可怎么办如果皇兄回来了,知道了,你定会被诛九族的。”

    杨孤鸿道:“我呸皇帝那小子鸟蛋都别提,他曾经离下誓,如果我让他活着,他就让他所有的女人都给我睡过,我现在只睡了他的一部分,对他已经是很客气的了。他若敢有意见,回头我一拳打爆他的头”

    “你要杀我哥”

    杨孤鸿尴尬地道:“只是说说而已,暂时不会杀他,再说,如果我不阻止,他回到这里,也是被杀的份,他的命,还是在我手中的。”

    唐思道:“总之,这是不行的,如果以后被发现,即使你不在皇宫了,这些宫女都会被处死的,你对得起她们吗”

    杨孤鸿脸色一暗,道:“这些事暂不提,你们能不能让我出宫我先把洛狗熊踩死这家伙是活得不耐烦了。”

    唐思道:“连我都被软禁着,怎么可能让你出宫如果他们认出是你,我想,等待你的不止是五六千人,而是五六万人甚至是五六十万的大军,你还有本事逃跑吗”

    “老子从来不逃”

    杨孤鸿坚定地道,听在四女的耳中,诚然是一种死爱面子的变态表现。

    唐思道:“我刚才去找布鲁斯,就是想让他离开皇宫。他是客人,这假皇帝不知道他和你有交情,也许就会放他出去,然后我就让他去找你,让你来帮我们,哪想到你这家伙被别人打飘到这里了”

    杨孤鸿嘿嘿地笑着:“是我自己飘过来的,我知道你们有难,就过来了,瞧我对你们多好”

    唐思讽刺道:“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

    郭美美突然道:“把你的手拿开,不准伸到我里面。”

    此时,杨孤鸿的手正入侵他的胸衣里面,他道:“美美,好不好”

    郭美美道:“不好。”

    杨孤鸿道:“唐思,借你床用用。”

    唐思道:“你现在要干什么”

    “我要和美美欢爱,还有小雀。”

    “你”

    “你也一起来吧”

    杨孤鸿邀请唐思,唐思本来想叱他一顿,他却放开两女,双手前伸抱住了他,仰首就倒在床上,一个翻身就把唐思压在了那张大床。

    唐思惊呼道:“放开我,我还有事要做。”

    “什么屁事,以后再说。”

    蓉儿道:“公主,我先出去了。”

    杨孤鸿道:“你也不准出去,都留下来陪我,我昨天除了和婷侍,其他时间都糊里糊涂的很不爽,现在要补回来。妈的,反正一时也出不去,也急不来了,我就留在这里和他们慢慢玩,先把他们的后路断了。现在,我要和你们慢慢玩。”

    杨孤鸿和四女这一玩,玩到了傍晚时分。

    待四女尽欢之时,杨孤鸿对唐思道:“这段日子,你都不想我吗”

    唐思道:“我想死你了。”

    “真的”

    “嗯,是真的,待皇兄回来,我就跟你离开皇宫,你去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杨孤鸿笑道:“你变乖了好多。”

    “我本来就很乖的,是以前你太坏了,我才讨厌你。”

    “但是,我现在不是更坏吗”

    杨孤鸿坏坏地笑道。

    “这不同,我喜欢你这样对我坏,美美,你也喜欢是吧”

    虽然已经平静,然而杨孤鸿的阳根还深插在郭美美的,此时郭美美正趴睡在他的胸膛,听得唐思这一问,那脸忽然更红了,道:“我我是被迫的。”

    “哈哈”

    杨孤鸿大笑起来,道:“你永远都说你是被迫的。”

    唐思和其他两女也笑了,唐思道:“杨孤鸿,我必须替你易容,否则你很容易被认出来的。”

    杨孤鸿立即想到冷如冰的那次易容,反对道:“不行,我绝对不易容了。妈的,想到那次易容之后的丑陋,我就怕怕的。”

    “反正我就是不易容,说什么也不干”

    唐思道:“我只想把易容成太监的模样我想到一个很合适的人选,我娘身边的常公公和你的身高差不多,只比你矮一点点,你可以易容成他,然后就能在宫里自由行动了。即使这假皇帝,也不敢对皇太后身边的人怎么样的。”

    “他长相如何”

    “除了身材高大之外,长相也可以的,不是很丑,只是有些变态而已他不是男人”

    杨孤鸿放下心,道:“我易容成他,则他怎么办”

    “我会把他先关到某处,直到我们办完事,再放他出来。这很容易的,皇宫很大,要藏个人很简单的。”

    杨孤鸿想了想,道:“真的长得可以吗你不骗我”

    小雀脆声道:“大色狼,公主没骗你,那常公公不丑的。”

    杨孤鸿委屈地道:“那好吧”

    也就在杨孤鸿易容成常太监的第二天晚上,唐思通知杨孤鸿一切办妥,要他到皇太后的寝宫,杨孤鸿便问她这个岳母凶不凶,唐思说他母亲很善良的,杨孤鸿不相信,生得出唐思的女人,怎么会善良

    唐思说,趁现在天黑,应该可以应付过去,却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被发觉了她说常太监是皇太后身边的红人,跟个皇太后好几年了,可能会被识破,所以建议杨孤鸿白天躲着皇太后,到了晚上才出现,可杨孤鸿觉得这不可能,既然是皇太后身边的红人,怎么可能白天躲得掉

    他照了照镜子,自己扮成这个中年太监的模样还算对得起观众,心里安慰了许多。

    唐思说,白天她会要求太后把常太监交给她,然后杨孤鸿就不用在白天面对太后了,杨孤鸿觉得这也不大可能。然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只着头皮一试了。宫里这么多太监,为何偏偏要冒充太后身边的呢说实在的,他喜欢冒充皇后身边的如果皇后身边也有红太监的话。

    不管如何,他最后还是被唐思带进了太后的寝宫,其时,太后正躺在床上,唐思带杨孤鸿站在床前,透过轻纱,杨孤鸿看见太后的颜容,竟是大惊,料不到太后如此年轻,看去只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唐思很象太后,若两女站在一起,很易令人误会是两姐妹。

    “你不要打我娘的注意”

    唐思在杨孤鸿的耳边轻言。

    太后道:“你今日把常公公带到哪里了,为何现在才带他回来”

    唐思道:“母后,我这几天有些事要常公公帮忙,因此白天我都会把常公公带出去,晚上才让他回来服侍母后,请母后准许。”

    太后隔着轻纱淡笑,道:“你又有什么事前几天和你皇兄吵,现在又忙些神神秘秘的事,你向来都如此调皮,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常公公白天就借你了。常公公啊你白天可得为公主的事尽力一点啊”

    杨孤鸿心想:老子尽心尽力得要命,哪天不满足她的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唐思让他尽量少出生的。

    从唐思口中得知,太后在入夜时分都会与常公公相处,到入眠时间才让常公公出来,因此,他也不用在这里待多久时间,没必要出声的,尽量少出声。

    唐思道:“母后,我出去了。”

    “嗯。”

    太后慵懒地应了一声。

    唐思转身告退。

    “公主让你做的事不难吧有没有累着”

    太后突然问道。

    杨孤鸿不知该如何回答,于是摇了摇头。

    太后道:“你为何不讲话你以前可是最会讲话的扶我起来,我要沐浴了。”

    杨孤鸿心中惊呼,难不成这太后沐浴也要常太监服侍的他来不及思考,抛开轻纱帐,就去扶太后。这一细看,发觉太后果然驻颜有方,无论是脸容还是身材都保持得很好,那肤色比十七八岁的少女毫不逊色,更比少女多了一些成熟韵味,最与众不同的是,她高贵无比的身份。

    太后扶着他的双臂,突然仰首望着他,道:“不知道为何,我觉得你今日与往常不同。还有,你的双臂比以前有力多了,肌肉也比以前结实,这是不是我的错觉,象一个真正的男人”

    杨孤鸿惊得几乎要缩手回来,然而,又听太后道:“扶我到浴室,或许今日睡得太久,头有点晕,胡思乱想的。你怎么可能是真男人呢如果你是真男人,也不会出现在宫里了,唉”

    浴室很大,是在太后寝宫特置的,近一百平方公尺的浴室里,有着一个几十平方公尺大的水池,水池之后还有一个可以容纳四五个人的浴缸,整个浴室是用白玉似的大理石砌成的,浴缸上盛满热水,白雾似的蒸汽弥漫。

    “帮我宽衣吧你傻站着干嘛”

    太后走到衣架旁,见西平没有什么动作,有些不高兴地道。

    杨孤鸿连忙走过来,走到她的背后,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这辈子会给太后宽衣。太后已经解开睡衣,双手往后撩,杨孤鸿双手伸前虽然太后的身份尊贵无比,然而,他却不觉得什么的,他的双手自然地捏住她的睡衣的两边,向后拉脱。

    从刚才的时候,他就清楚太后除了这件蓝色的睡衣,并没有其他的任何衣物,也许,她本来就是在等着常太监回来替她沐浴的,因此早就准备好了只穿了一件外衣。

    他在她走动的时候,看见了她的若隐若现的丰硕

    “我很想在池里放满温水,然后你替我沐浴,可你从来不肯答应。我知道,你有见不得人之处,你已经不是男人了,那伤处,是你最大的耻辱。其实,我很想看看你的身体我不知道我为何突然有这种,也许是今晚才有的。刚才你扶我的时候,我觉得你很强壮,很结实。我归根结底就是一个女人而已。”

    太后感叹道。

    她的睡衣被杨孤鸿褪除了,杨孤鸿随手把睡衣放到衣架上,回眼看着这洁白丰润的背后,圆满臀部依旧弹性十足,年龄在她的身体并非很明显,或许是养尊处优的缘故吧

    他感到丹田处传来一阵原始冲动

    “抱我进浴缸吧”

    杨孤鸿听她这一唤,心头大荡,心想,唐思让他来扮常太监,或许就是一个错,然而,对他来说,却算是赐福了公主太后母女他理不出一个情绪来,然而,一个美丽的女人的这种要求,他是从来不懂得拒绝的。

    他把她的身体往后一拉,她娇吟一声,立即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杨孤鸿横抱起来,这种近乎粗暴的动作,刚开始时令她感到震惊,便想出言叱骂的,可突然又放弃了。无可否认,这种带着强烈的男子气势的拥抱,是她这辈子首次领略到的,即使她唯一的男人上代帝王,也无法给她这种心灵的震撼,一种来自真正男人的拥抱所产生的心灵惊喜。

    她心醉似地闭上眼睛,叹道:“虽然你不是男人,但是,此刻你所做的,却让我感觉到你是一个男人,真正的男人。为何你以前都不这样对我”

    杨孤鸿心里失笑:,以前是个太监,现在是老子,老子当然是真正的男人了。

    他把太后横抱在怀里,浴室里的灯光虽不象白日那般通明,却也不暗,他可以近看她的身体的每处动人之点,她的双峰很饱满,比她女儿的要圆大一些,私毛很浓,黑黑的一片布满她的三角地带。

    杨孤鸿想,哪怕是太后,和一般女人也是没什么区别的,就象尼姑一样,都只是个女人罢了。

    他把她放进浴缸,她舒服得呻吟,闭着眼睛好一会,忽然睁开眼睛,看见杨孤鸿一双充满色欲的眼睛在盯着她的身体,她怨嗔道:“你还没看够吗帮我擦洗身子嗯,你今晚看我的眼神好奇怪,和以前都不同,让我觉得,你真象了一个男人,有着男人的了。”

    杨孤鸿拿起浴巾就替她擦身,热水里已经浸有香料,此种香料可以清除身上的汗迹,且令人沐浴后留存香味,他觉得这香味有点象百合,清淡,然而,此刻闻起来却很浓。

    “为什么你一直不说话”

    太后没有抬头,杨孤鸿在她背后擦着她的背,她侧埋头抚摸着自己的胸脯,说话的同时,手伸到了热水里。

    透过灯光照显的水汽,杨孤鸿看见他的手正在她的上捏洗,他咽了咽口水,轻咳一声,还是不敢出声。

    浴室里只剩水声了,不知为何,太后也没有出言,或者是杨孤鸿没有说话,于是没有说话气氛,她被这气氛感染了,也变得沉默了。

    一刻钟后,她才道:“我洗得了,帮我把身子擦干。”

    她从浴缸里站起来

    杨孤鸿料不到太后竟然不着任何衣物而直接走入寝室,这或许很正常,因为偌大的寝宫只有他和太后两人,想他和他的妻子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赤裸的,而这太后以为他真的是常太监,这太监也不算男人,自然没什么计较。只是,嘿嘿,原来身为太后的女人也喜欢裸露,那么,是否同样象其他的女人一样喜欢呢

    杨孤鸿觉得这种想法有点无聊,可他就是不觉得这是色情想法

    在他的思想里,这种想法是很正常的,就象太后赤裸地走到她自己的寝宫一样正常干别人屁事,自己喜欢就得了。

    也不知为何,是否太后也修炼过什么武学内功之类,她似乎并不怕冷想想也对,唐思都会武学,太后怎么可能不会呢

    杨孤鸿觉得自己担心这些简直是多余的,她如果觉得冷,不可能在此种时候裸露的,他当初和众女在荒岛时,虽不象这般的深冬季节,却也是有点寒的,只是,他们不是一样在海里嬉戏吗

    太后直接上了床,杨孤鸿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就想悄悄地离开,转身没走几步,太后问道:“你去哪里怎么你现在心不在焉的”

    杨孤鸿转身,不知太后还有什么事要他做,他见她趴睡在床上,也没有瞧他,反而闭上了她的双眼,他想:“难道这太后还要他陪他睡觉不会吧常太监也能做那种事应该是用手吧嘿,怪不得她要一个强壮好看的太监了,原来是叫太监用其他的方式满足她唐思这娘们把我害惨了老子可不是那种单纯用手和用嘴的人”

    想到此,他觉得有可能,就折了回去,脱了鞋,爬上床,双手放在太后的肩膀,她果然没有抗议,于是他明白,这太后和常太监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既然如此,他也豁出去了不就是太后,不就是唐思的老娘吗有啥好怕的他的双手就滑过她的双臂,环往她的前胸,按在她的双峰之上。

    她的娇体微颤,扭转头,睁开眼看着西平,一会才道:“你今晚是怎么了以前让你按摩的时候,你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动作的,难道你真的记起你曾经是男人了”

    杨孤鸿心中暗惊,原来是他猜错了,这常太监只是平时帮太后按摩的,他上来却大剌剌地抓她的双峰,难怪她有些生气了,如果她知道他根本不是常太监的话,她可能要诛他九族吧这皇家的人,动不动都说要诛九族的

    他缩手回来,心头有些不舍。

    太后道:“既然做了,就不要怕,我也没有怪你。也许象我这种身份的人不应该说这样的话,然而,我真的好喜欢你今晚的失态,你今晚的一举一动,都显得和以往不同,若非你的相貌还是一样,且是思儿带回来的,我真怀疑你了。说实话,我很喜欢今晚的你,你今晚的所作所为,都让我觉得你有了男人的味道,不是一点点,而是很浓。你的手掌,很宽大很结实,我以前怎么就没发觉呢”

    杨孤鸿沉默,但双手却很配合地在她背上游按着

    “为何你一晚不说话”

    当杨孤鸿按在她的臀部之时,她又回头看他。

    他头一低,身体往后移,双手按在她的玉腿,眼睛在低下来之时,看见她浓黑的私毛,他裤裆里的家伙忽地硬挺,心灵飘忽,手就不经意地划过她的毛缝。

    她轻吟一声,惊讶地盯着他,道:“你碰我哪里”

    就碰你的蜜桃杨孤鸿心里狠想,嘴里却不敢说出来,手上又真干起来,手儿在她的一阵摸索,然后扯住一撮私毛,轻轻地拉扯

    在此期间,太后只是惊诧地回眼盯他,没有出声反对,此时被他这么弄得禁不住呻吟:“喔你在净身前有过女人为何从来没听你说过你的手法很喔很熟练,我虽然不想这样可是我很舒服,比按摩还要舒服。”

    杨孤鸿心想:你当然舒服了,老子可是很有一套的,让你瞧瞧老子的手指的魅力。

    “我很想拒绝可我做不到,如果你是真正的男人该有多好,你知道吧这深宫里的女人都是寂寞的,一辈子的寂寞,噢你你的手指”

    她的说话中止了,因为她感到杨孤鸿修长有力的手指了她那湿润的久未经扫的芳道里,那种久违的比以前更强烈数倍的感觉流遍她的全身,令她一时不知所措。她想到自己的身份而要拒绝那手指的入侵,可是这种入侵所带来的感觉又令她舍不得失去

    她矛盾的心理,让杨孤鸿有机可乘,时间越久,对他就越有好处,只要把她的撩起来,估计她再也不会注意到他今晚的不同了。这是一种策略,女人或许不缺乏冷静的思考,然而,一旦到了情动之时,女人的头脑除了晕眩还是晕眩。

    他忽然俯首下去,双手撑开太后的双腿,同时托在她的,把她的臀部托了起来,嘴儿凑到她的,咬舔着她的

    太后也料不到他这举动,一种羞耻之心爬上她的心头,又跌了下来。她清楚,她久违的已经被这太监粗暴的行为挑逗,爆发,她嘴里开始呻吟,一种不应该出自她口的话正呢喃着。

    “嗯舌头再深一点咬我的花蒂喔喔”

    太后很配合地趴跪在杨孤鸿的面前,杨孤鸿手和嘴并用,不用多久,便把这怨妇弄得迷情乱意的,忘了她的身份,忘了羞耻和尊严,或许她也忘记了此刻应该是太监的杨孤鸿吧

    她闭着双眼享受着杨孤鸿的服务,舒服地呻吟

    “噢我吧”

    迷糊中的太后说出了欲的话,杨孤鸿想,这是你要求的,他妈的,别事后又象你女儿一样要诛我九族他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一冲动起来就回复本性了。

    他趴跪在太后的臀后,一手撑床,一手自解裤子,嘴里却不放松对太后小的攻击,如此一会,他便把自己的裤子全部脱除,而太后竟然不觉,当他挺着强悍的武器瞄准太后的深宫之时,太后还在呻吟:“插”

    杨孤鸿心一狠,抬头起来,双手放到她的,把她的双腿微微分开,跪着把物事往前送,碰触到潮湿的冷宫,想也不想,以迅雷之势,闯门入宫,刹那间听到太后的痛呼,她在瞬间清醒过来,一根火热的粗壮物体正深插在她的里,她伸出一只手回抓住杨孤鸿的阳根,回首双眼惊瞪着杨孤鸿

    杨孤鸿管不了许多,哪怕她的手握着他的根部,他还是一样着,而且每一下都顶入她的最深处,她感到她的身体似乎被无限地扩张了。

    她道:“你不是太监”

    “当然不是了。”

    “你不是常公公,你、你是谁”

    “太后,我是谁不重要吧重要的我是男人,而且是你身体的男人,能够绝对满足你的男人”

    “贼,你会被诛九族的”

    “干,你说话和你儿子、女儿一个屁样,看来他们是你教的。”

    “你认识皇上和公主”

    “皇帝小子欠我一命,没有我,他早就死了我说,太后,为了替你儿子报恩,你也应该享受我给你的按摩吧而且,刚才是你要求的,如果我不答应你,也会被诛九族,所以,我只好拿出我真正的分身你了”

    “你啊轻一点”

    太后被杨孤鸿猛烈的攻势进攻,身体不受控制地摇摆,她不能知道杨孤鸿是什么人,只是这个完全陌生的男人的是她不敢想象的,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如同把生命所有的空虚也填充的满足感,一个力量性的男人带给他从未有过的激情

    太后醒来的时候,看见了她的女儿唐思公主,却不见了杨孤鸿,于是便问道:“那个常公公呢”

    唐思道:“母后,你怎么整天想着常公公我也没见他,我来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在睡,正准备出去找他,你就醒了。”

    太后看着女儿,她不明白女儿为何要骗自己,昨晚的那个假太监明明是认识唐思的,还说是唐思的男人,女儿为何要让一个男人装扮成她身边的太监呢

    “你是说你没看见他了”

    “嗯,我找他也有急事,我去了他的住宅,没见他,所以过母后这里看看。”

    唐思说得很认真,太后从她的语言中,知道她这次说的是真话。

    “本来说好今天要帮我办事的,可就不知跑去哪里了。母后,他昨晚是什么时候离开你的”

    唐思问道。

    太后一惊,忙道:“一会就离开了”

    其实她在说谎,昨晚杨孤鸿一直在她的床上,和她欢爱了好几次,直到最后一次她昏睡过去了。

    至于她昏睡过去后杨孤鸿有没有离开,她不得而知,然而,她猜他是没有离开的,他应该抱着她睡到天亮的吧

    “混蛋,又去哪里鬼混了”

    唐思大骂出口,忽然发觉手漏了嘴,尴尬地笑道:“母后,我是觉得常公公答应要帮我做事,却跑得不知踪影,所以忍不住骂两句,母后不要见怪。”

    太后道:“母后怎么会怪你呢”

    “谢母后不怪,我出去找常公公了。”

    太后也不敢起身,被子下的她是赤裸的,她道:“找到他,让他立即回来。”

    唐思道:“可是,母后,你和我说好白天让他帮我做事的。”

    “也好,你让他晚上回来。”

    太后看着女儿离开,心想这次被女儿骗了,然而,她并不生气,也许这个欺骗,对她来说,反而是一次难得的奇遇,让她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她每想到昨晚的激情,就从心底里思念那个强壮的男人

    杨孤鸿离开太后的怀抱时,已是天明,他有点怕太后醒来会发狂,虽说昨晚她与他很愉快,然而,谁知道她醒来后会不会诛他九族他没有九族给她诛,所以先逃跑了。本来想去找布鲁斯鬼混的,可是,连布鲁斯都迷路,何况他这个路痴

    一心想着波斯妞儿,就在皇宫里乱走,这皇宫对于他来说,就好象传说中的迷宫一样,越走就他妈的越迷糊,走着走着,连回头的路都找不到了。打架与唱歌,他称自己为天才,可是,他有时也很老实,就比如找路这活儿,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方向感。

    途中有些宫女以及太监和他打招呼,都称呼他为常公公,对他很尊敬,想来这“常公公”在这里是很大头的了,他觉得不错,有那么一两次搂过几个宫女亲了那么一两下,逗得她们想骂又不敢骂,他心里想,这些宫女有没有一些是与他有一腿的那时的宫女太多,他记不得几个。

    又想,其实做这个假太监也不错,地位蛮高的,喜欢哪个,就亲哪个不能真正干,否则会被发现的。

    还想,做皇帝真他妈的爽喜欢哪个,就干哪个

    最不爽的是,他现在迷了路。

    该往哪走呢在亲了一个宫女之后,他停下来,仔细地想这个很简单的问题

    “常公公,早啊”

    似乎又有女人向他打招呼了,听声音是个成熟妩媚的女性,那嗲声就是从他身后传来的,他转身,正要回话,却顿住了,眼前除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另一个少女竟然是洛叶

    “早”

    他楞楞地道。

    “咦,常公公,你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有男人味了”

    美妇惊问。

    杨孤鸿也是一惊,急中生了一个智,就道:“是不是有点鸭公声了我昨天感冒,倒是让我的声音恢复了一点男性的尊严。”

    洛叶却拿双眼盯着他,也不出声。

    杨依道:“象常公公此般高大的人,定是很有男人味的了。”

    我太监还有什么男人味杨孤鸿在心里骂,嘴上却道:“想我当初未入宫之前,不知迷到多少女人”

    “嗯,奴家相信常公公的话,不知常公公现在要去哪里”

    “我随便走走。”

    杨依道:“那我们不奉陪了,常公公玩得开心点。”

    杨孤鸿笑道:“要是你和我玩,我就开心了。”

    杨依道:“常公公还玩女人”

    “哟,太监就不能玩女人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既然如此,那奴家找时间和常公公玩玩,想必常公公的玩法一定很特别了。”

    “特别到另你着迷,哈哈”

    “呵呵,先走了”

    杨依告别离开,走过杨孤鸿身边时,她想:简直一个变态,没鸡鸡了还想玩女人

    “杨姐,你先走吧我留下来和常公公说一会话。”

    杨依转头道:“叶妹,你不是想和常公公玩玩吧”

    洛叶的脸一红,杨孤鸿道:“其实我也正想和你的叶妹玩玩,不知你这个做姐姐的是否同意”

    杨依道:“我没意见,叶妹,你就与常公公多亲近吧对你有好处。”

    她朝洛叶挤了个眼神,就转身走了。

    杨孤鸿看着面前的洛叶,作势要抱,嘴里道:“美人儿,让公公亲亲”

    他以为洛叶会躲的,不料抱了个结实,而洛叶也抱着他,他俯首就吻她的嘴儿,令他意外的是,洛叶竟然很配合地把丁香伸了过来,和他进行热烈的缠绵

    “杨孤鸿,吻够了吗”

    在杨孤鸿的嘴离开之时,洛叶娇喘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洛叶骂道:“你要骗人,也该学会变一下声音吧”

    杨孤鸿傻笑了起来,道:“原来被你识破了,你刚才为何不说”

    “刚才那是大地盟的杨依护法,我说什么啊你到皇宫来,有什么企图”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别忘了你是我的敌人。”

    洛叶怒道:“我什么时候是你的敌人了”

    “一直都是。”

    “放开我,混蛋”

    杨孤鸿反而抱得更紧,笑道:“逗你的,你是我的小宝贝好不好”

    洛叶安静了下来,细声道:“你知道人家不想害你的。”

    “嗯,我知道,你喜欢上我了,在大地盟的时候就喜欢上我,是不是”

    “嗯,喜欢。”

    “洛土那家伙怎么办”

    “我我和他他没关系,我有我自己的选择。”

    洛叶点点头。

    杨孤鸿想了想,叹道:“你选择我,就得选择背叛大地盟。你应该清楚,我现在是与大地盟全面开战的,之所以到这里,全拜大地盟之害但既然来到这里,我就不可能让你们成功,也就是说,别想打皇帝小子的主意,皇帝只有他能做。”

    洛叶道:“皇帝被关在大地盟了。”

    杨孤鸿笑道;“你敢把这件事说出来,就证明你真的要背离大地盟。我告诉你,其实皇帝那小子已经逃出来了,不久就会回来的。”

    “逃出来了”

    “嗯,过段时间你们应该就会收到大地盟的指令的。你现在要去哪里”

    洛叶道:“我们本来准备去见皇后,可遇见了你,不知杨依自己去见了没有”

    “皇后那我也去见见,你带我去吧”

    “我也不确定杨依有没有去,你自己去好了。”

    “笨,我自己会去的话,还要你带我吗走,我要去见见他。妈的,这娘们和我有有仇,我今日就是要找她算帐的,先算帐,然后再帮她。”

    “皇后与你有仇”

    杨孤鸿哼道:“她想阉我,这仇大着哩,哼哼”

    洛叶听得头一垂,轻声道:“那好吧我带你过去,你以后可得对好好”

    “喏,这就是了,皇后在里面,你自己进去,皇后很讨厌我和杨依。”

    杨孤鸿道:“没错,就是这里,我就是在这里被那婆娘欺负的,这个仇一定要报,嘿嘿,让她知道我不是好惹的。”

    洛叶道:“她也不是好惹的,毕竟她是一国之后。”

    “女人惹上我,都不会有好结果,她死定了”

    杨孤鸿张扬地道。

    洛看了看他,摇了摇头,对他道:“我走了,你爱怎么就怎么,不过,你要记得留下一条命,这是你欠我的。”

    她转身离开,杨孤鸿冲着她的背影道:“哇,洛叶,我什么时候欠你了”

    “很早以前”

    她没把话说完,杨孤鸿得不到答案,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答案给他,他也就懒得再想到底自己欠洛叶什么了,盯着面前的宫殿好一会,跨步向前走,进入殿门,发觉里面有一些宫女,但都没问他,于是按他的记忆,他径直前往皇后的寝宫,却见门前站了东芝和婷侍,他被她们拦住了。

    东芝问道:“常公公,有事找皇后吗”

    “是我。”

    杨孤鸿直接地道。

    两女立即听出是杨孤鸿的声音,婷侍惊道:“你来这里干嘛”

    “找皇后聊聊”

    “聊聊”

    两女疑问道。

    杨孤鸿笑道:“她曾经说过要阉我,我要问问她为什么要阉我。”

    婷侍道:“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不能放你进去。”

    “你们敢不听我的话”

    东芝道:“我们只听皇后的话,你进去不会有好事,绝不能让你进去。”

    “嘿嘿当然不是好事了”

    “婷侍,外面谁啊”

    东芝答道:“皇后,是常公公。”

    “有什么事”

    “没有,他只是来这里转转,一会就走的。”

    “你”

    杨孤鸿瞪着东芝,想骂又骂不出来。

    东芝道:“你走吧晚上可得回来。”

    里面的皇后突然道:“你们让常公公进来一下,我有些事要和常公公说啊你们不用进来了,在外面守着就行,让常公公一个人进来。”

    “哈哈”

    杨孤鸿在心里狂笑,别有深意地瞧了两女一眼,轻声道:“你们皇后在邀请我哩”

    东芝白了他一眼道:“进去吧别对皇后有非份之想,更不能做非份之举。”

    “那可不一定了。”

    杨孤鸿说着,从两女让开的门前走了进去。

    经过几个隔间,杨孤鸿在最里的豪华卧室里看见了令他憎恨的皇后娘娘杀千刀的要阉他的臭婆娘

    他看见皇后之时,皇后背对着他,她似乎在看窗外的景色,然而,窗外却无什么好看的。按理说,他见了皇后,是应该执礼的,他却不懂得,没有下跪,也没有问候,倒是皇后先道:“常公公,太后的身体最近还好吧”

    杨孤鸿不能不回答,于是压低了声音,拼命地让声音显得有些变态,道:“好。”

    皇后猛回首,盯着他,道:“常公公,你的声音怎么变了”

    杨孤鸿道:“最近身体不适,喉咙不顺,太后这几天就为此骂我,说我不好好保护嗓子,她说我以前说话可是很好听的,是不是”

    皇后艳丽的脸容上绽了一丝笑,道:“常公公本来就有一副好嗓子。”

    “不知皇后找我何事”

    “我想问问,最近常公公有没有与皇上见面”

    “见过一两次吧我是太后身边的,皇上不大往太后那里跑,所以也不能经常见得到。”

    “嗯,他以前还经常到太后那边问安,自从这次回来之后,整天和那两个无名无份的江湖野马混在一块”

    杨孤鸿突然道:“皇上最近不常和皇后相处”

    皇后慌道:“没没有,我只是随便说说,常公公不要放在心上。”

    杨孤鸿笑道:“我就说了,皇上怎么会不喜欢皇后呢皇后是如此的美丽,就连我这个做太监的看了也要心动”

    “胡说,如果不是我明知你是公公,你若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就”

    “我就没法活了是吧”

    杨孤鸿笑着打断了她的话,看看她那艳妖的怒容,继续道:“我今日碰到皇上了,他和奴才说了一个秘密,嘿嘿,奴才觉得皇上这次回来之后,变了许多。”

    “啊常公公也觉得皇上变了”

    “当然,皇上变得有情调多了,还说要为了讨皇后欢心”

    他突然不言语了,皇后追问道:“常公公,皇上说讨我欢心他回来可是一次也没有啊,他说怎么讨我欢心来的”

    杨孤鸿也做出一番紧张样,道:“哦,那是秘密,皇上让我保密的。皇后,奴才先告辞了。”

    “站住常公公,你今日不把话说完,太后也保不住你”

    杨孤鸿装出很为难的样子,道:“皇后你这样,奴才很难做的,我答应过皇上要守密的,却不料我多嘴,皇上怪罪下来,奴才也无处藏身啊你就当作没听到奴才说什么好了。”

    皇后怒色道:“你到底说不说”

    “皇后在威胁奴才”

    “如果你不说,就不止威胁这么简单了。”

    杨孤鸿叹息,道:“皇后,请允许奴才靠近一点,奴才把皇上的秘密说给你听,在你耳边说,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了,皇后听了之后也要装作不知道才好啊”

    皇后道:“我懂得怎么做。”

    杨孤鸿把嘴凑到她耳边,作弄似地吹了一口热气,然后在她耳边嘀咕一阵,皇后的脸立即红了起来。

    杨孤鸿耳语完,笑道:“皇后,你的脸好红。”

    皇后叱道:“常公公,不要轻薄”

    “我走了,皇后千万要装作不知道啊皇上说,这是给皇后的特别礼物,奴才一时最快”

    “你出去吧”

    皇后打断他的话,下了逐客令。

    杨孤鸿心想:今晚有你好看的

    杨孤鸿离开了后宫,被唐思捉正,问太后有没有发觉什么不对的,杨孤鸿说没事的,她就放了心,于是商量着以后的事。

    其间,蓉儿过来,说姐妹们要杨孤鸿回去,唐思追问,杨孤鸿只得将仍然与三百多名宫女胡混的事告知,唐思大叫不好,杨孤鸿一笑置之。

    后唐思责骂他,他把唐思压到了床上,其结果就是,蓉儿、小雀、郭美美三女也加入了混战的局面

    傍晚,唐思再度把杨孤鸿带到太后处,太后什么也没说,就让唐思出去了,接着便象往常一样沐浴。当杨孤鸿到浴室一看,却发现那浴池充满了温水,太后说“你和我一同沐浴罢”至此,杨孤鸿除去身上的衣物,抱着赤裸的太后跳入浴池,这一沐浴,竟然费去一个时辰,直到水凉了,他又把太后抱回床上,再战个热火朝天

    深夜,太后昏睡之时,他方想起一个秘密来了。

    皇后一直睡不着,今天杨孤鸿与她的一阵耳语,令她心绪不宁,时刻想到即将到来的该叫惊喜,还是叫幸福呢她每想到常公公的话,就感到脸热耳燥。

    “皇上说他今晚要到皇后的寝宫偷香,他要趁午夜时分,悄悄进入皇后的寝宫,摸上皇后的床”这是杨孤鸿编造的谎言,她竟然完全相信了。

    不知为何,女人遇到这方面的事,都会变成不懂思考的动物。皇后就没有考虑过这话的真假,她不会考虑,也无从考虑,记得以前,皇上也和她做过这种捉迷藏的事,却不料皇上这趟回来又要如此做了。

    她把寝宫里里外外的人都撤掉,整个后宫就只有她一个人,她这是为了方便皇上出入,否则被发现了,无知的人大喊起来,会坏了皇上的特别兴趣,也会破坏了她即将来临的幸福

    说到幸福,其实与她无缘的,这些,外面的人不会看得懂,只有深宫里的人清楚。她,一国之后,是的,有着无限的虚名和荣耀,然而,除了这些,她还拥有什么呢寂寞和等待

    这就是她所拥有的全部,无边的寂寞和苦闷的等待。皇上虽是他的男人,却不属于他,甚至不属于任何女人,他的女人太多,多到令他无法顾及,相对于其他的宫女,她或者是比较幸福的。至少身为皇后,她需要皇上之时,可以做出一点要求,而宫女妃子们呢

    应该说,受宠的妃子是更幸福的,但既然会得宠,当也会失宠,且这之间的时间差距不会太长。

    自从皇上回来之后,皇上便很少见她,且很少与她说话,更令她绝望的是,皇上竟然不在她的寝宫就寝回来近半个月了,一次也没有。

    她为此事,八方打听,上次打听到布鲁斯那里去了,以前皇上为了波斯的,龙颜大怒,证明皇上很想得到波斯的,这次布鲁斯带来了两个,她以为皇上第一时间找那两个,然而,布鲁斯否定了她的这个想法。

    “我身为一国之君,绝不玩别的男人玩过的女人”

    皇上曾如此戏言,她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他身为国君,何必要别人碰过的女人呢可他这次竟然带回来一个妇人此妇人难道在他之前还是很难相信,或许一切都有所改变了。

    皇上变得陌生了

    “扑赤”很轻,很轻的声音传入她的耳里,她听出了那是脚步声,她的心狂喜:皇上,终于到她的寝宫来偷香了

    这宫里,只有皇上是男人,她无所惧的,她象以前一样,只穿一套睡衣躺在被窝里,连裤衩也省了

    “咚咚”这是她心跳的声音,深宫太静了,就连她自己的心跳声也能听得清楚。

    然后,就是一片物体倒地的杂响,很吵耳,似乎是进来的人撞到了桌椅之类的,接着又听到花瓶之类的东西掉落地上的碎响。她不在意这些,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皇上来了,在她等候的深宵里来了

    她期待着,装作睡得很沉,打起了呼噜

    其实这进来的是杨孤鸿,他记得他所说的秘密,并且要做一回“皇上”他把太后弄昏之后,就悄悄地跑了出来。出乎他的意料,皇后的寝宫竟然没有一人把守,他出入自如,如入无人之境,可是到达这里,黑乎乎,加上白天没记清楚房内的摆设,在行走中,把一些东西撞了。

    此时,皇后打鼾,正好给他指明了方向。他想,这臭婆娘以为她有多高贵,还不照样地象母猪一样打鼾

    ,真是不雅

    他摸到皇后的床前,想撩起纱帐,用手那么一挥,咦,挥了过空,皇后竟然没有落帐

    想想也是,天寒地冻的,也没见半只蚊子,要帐干嘛

    “睡得真象死猪”

    他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想到此行的目的,便在床前自个除衣。

    皇后听到除衣的声响,她的心跳更急,虽说她和皇上不是头次做此种事,然而,这种仿佛被偷的感觉,是不可多得的,那种参着喜、惊、怨、嗔、羞的复杂感,令她的心也莫名地荡漾,双腿之间忽觉有了阵阵润潮之意

    在黑暗中,杨孤鸿把自己变成裸人,虽然这样做似乎对不起权倾国,不过,他和权倾国可没有什么交情,至多是大家关一起一段日子罢了,这权倾国最初想害他,到了他老婆又要来阉他,若不报答他,怎么对得起他

    更何况,他那小子多少年没令女人生个蛋了宫里这么多女人,竟然没一个能生的一定是那小子根本就没种,所以为了报答他,今晚借给他一个种。

    再想,自己虽当不了皇上了,可让自己的儿子当皇上,着实是不错的构思,嘿嘿权倾国那小子应该感谢的他若向别人借种,未必借得到如此优良的品种。

    他歪想了一遍,觉得这偷香是很对的,且有施恩的感觉,于是心怀大开,誓要皇后怀上他的儿子皇帝

    他把皇后的被子掀了,那手在伊身上轻摸了一阵,皇后被他摸得全身燥热,然而,就是不敢醒,她继续打鼾。

    杨孤鸿暗想:“这女人怎么这么能睡”

    转而又想,”

    “是了,应该是装的,这女人以为我是皇上,所以装睡,这样的话,就可以令皇上偷香成功了。”

    如此一想,便百无禁忌,大展手脚,把她的睡衣很干脆地除去,她竟然很配合,梦里记得翻身,真的把他当成皇上了吧

    他站在床前,把她的身子扳过来,他一点都不担心她醒过来他知道她一早就醒了,只是她在装睡,既然在装睡,当然不会打断他的偷香的。

    他想,待会进入之时,她定会叫得很大声把

    一种突如其来的进入,当会撞出突如其来的声音。

    他的手在她的胸脯上抚摸着,黑暗中看不到任何东西,他可以感觉到她的的圆大以及柔软。皇后切实地感受到,却不敢呻吟出来,只是喘息的声响越是见急,打鼾也开始间断。杨孤鸿清楚不能让她的打鼾消失,因为一旦消失,则她也无法装睡,当她无法装睡之时,她就会表现出清醒应有的反应,那样对他是极其不利的他毕竟不是皇上。

    皇后也是忍无可忍,杨孤鸿的手在她身上乱摸,她又幻觉这是皇上的手,因此情动之极,可就是不能哼声,这比她身上的手本身更令她难受

    杨孤鸿的手最终滑到她的,摸索到那湿润的地洞,发觉一切的地理形势百利于他的存在了,他也不再犹豫,爬上了床他不能给皇后任何呼叫的机会,他必须第一时间占领皇后的堡垒,也就是,立即刺入她生命的禁区

    皇后突然感觉到不对劲,男人的双手已经分开她的双腿,黑暗里,她的传来无限的胀痛,一种不属于皇上所能给予她的充胀感令她呼叫出来,一根完全陌生的强大挤入了她潮湿的空间,她醒觉这根物事并不属于皇上,这是一根完全陌生的、强壮的令她几乎无法包容的家伙撕开了她寂寞的芳道。

    接着,她感觉到身上的身体也不属于皇上,这身体很庞大,皇上是没有如此雄壮的身体的,他惊乱中摸索到趴在她身上的男体,那坚实如铁的肌肉是皇上所没有的,她的手伸到两人的处,慌乱中抓握到在她的出入的,那种难以想象的尺寸,绝非皇上所能拥有

    “你是谁”

    她终于惊呼而出。

    她开始挣扎,两手要推开杨孤鸿,双腿也开始乱踹,杨孤鸿紧压着她,用他强壮的双臂控制着她,她怎么能对抗杨孤鸿的蛮力其结果还是无法改变。

    杨孤鸿不回答她,只顾在她身上驰骋,巨大的在黑暗里着她的紧凑,不知为何,他觉得皇后的超常的紧凑,那种紧紧地包夹着他的的感觉,让他从心底喜欢,他发狂地耸动

    “你放开我贼,你不是皇上,你是谁你将被诛九族”

    “笑话,这种事,作为皇后的你,会傻得跟别人说哈哈”

    杨孤鸿狂笑起来,他说得没错,就这种事,皇后是绝不会让别人知道的,既然被人发现了,皇后也会选择把那人杀死,而不让别人说出去,何况她自己

    皇后一听这声音,有点象今日的常太监,更多的是象某个人的声音,她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忽又想到宫里除了皇上,不可能有别的男人除非是,对,除非是那天那个排骨人,这声音就是那个排骨人的

    那天她让婷侍和东芝把排骨人拖出去阉了,他为何还会出现,且对她干出此种天大的罪

    难道是婷侍和东芝两女把他藏起来而未让她知只是,那天他明明很瘦的,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强壮了除了这点之外,声音绝对是他的,且她曾经见过他的,的确是非常的粗长,到达恐怖的地步的。

    这个在她身上耸动的男人的,也是巨大到恐怖的从这两方面,可以清楚这男人绝对是那天那个排骨人。

    她记起排骨人的名字叫杨孤鸿,她道:“你是杨孤鸿”

    “哇,你怎么知道”

    杨孤鸿也惊叫起来,但还是不忘的。

    皇后呻吟着,挣扎却渐渐停止,这已经成为一种事实,且当知道此人是谁之后,虽说仍然是极其讨厌,但心中多少比较安定了,她道:“如果你不想被诛九族,最好现在作罢。”

    “我,又是诛九族你又诛我九族,又要阉我的,老子今晚不把你往死里,怎么对得起自己皇后,你下面好紧难道你不觉得和我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吗你也喜欢的吧我怎么感觉得出,你的里面,越是使劲地插,越是湿润了哈哈,呼哈”

    “我噢啊”

    “很舒服吧”

    杨孤鸿听到她的压抑不住的呻吟,进入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的身体不受她心灵的控制,最先领略到的挑逗,快感涌遍她的全身,渐渐地把她的羞耻之心淹没,她高贵的身份也逐渐暗淡

    “无耻谁舒服了啊啊好痛你不要太深噢好深,撞得好痛”

    “到底是痛还是舒服啊”

    “痛。”

    “既然你说痛,我就更要你痛了,哼哼”

    他突然加快速度,她狂呻吟道:“啊噢不要,我好舒服”

    最终她敌不过杨孤鸿的攻击,认输了,其实她的确是很舒服的,从未有过的快感,让她的身心几乎整个过程都在飘荡

    “我我要掌灯,我要看看你”

    “你那次不是看了吗”

    “可这次你身上很多肌肉,那次你除了骨头,什么也没有,我必须看看,你究竟是谁。”

    “笑话,老子哪会傻得给你看”

    “你为何没被阉”

    “我逃出来了,那两个丫头没告诉你吗凭两个小丫头,哪想困住我我很轻易地逃了,然后又摸了回来,发誓一定要报仇皇后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一样被我骑”

    “你闭嘴”

    皇后怒道。

    杨孤鸿臀部往前一压,紧紧地抵住她的。

    她的身体剧颤,嘴唇也跟着颤动,只听她道:“噢啊我我顶不住了,我求你不要这样,我受不了好”

    她的双手开始攀上杨孤鸿的背,紧紧地抓住他的腰背,使劲地抱着他,如此好一阵,终于呼出一口气,道:“你继续吧这次事后,出皇宫去,别再回来。”

    杨孤鸿道:“为何突然要放我了不是很想诛我九族吗”

    “我”

    杨孤鸿道:“皇上很久没有找过你了吧你以前和皇上做的时候,也似这般的快乐吗”

    皇后想了一会,发觉杨孤鸿又开始,那巨大的家伙给予她巨大的充实感和快感,她道:“没有,皇上不曾给过我如此的快乐。”

    “皇上也没给你一个孩子吧哈哈”

    “你说什么”

    “我是说,皇上永远也不可能给你孩子的。他那么多女人,没一个生得出来,这问题就出在他身上,他根本就是个无生育能力的男人,没种的男人,懂吧”

    “不准这么说皇上”

    “老子不说他,他也那副德性了。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一国之君,竟然是个没种的男人,这会被天下耻笑吧你这一国之后竟然是个生不出蛋的女人,大概也会被国人骂吧”

    杨孤鸿说完,便不再言语,继续在皇后紧凑的芳道里滑出滑入,领略这“国道”的滋味。

    皇后又开始呻吟,并且问道:“你是有种的吗”

    “,老子当然有种老子要哪个女人给我生,就绝对怀孕,向来无误。”

    皇后突然语出惊人地道:“今晚你在我这里睡一碗,给我一个孩子,我则不计较你任何罪过,明天也一样会送你出宫,你敢确定给我孩子吗”

    “你想要”

    皇后静了一会,道:“是的,诚如你所说,或许皇上真的是无育的,身为一国之君,不能没后代,所以”

    “你想向我借种”

    “我不会无缘无故的,皆因既然已经被你入侵,则无妨从你身上也争取一些东西把种子,射到我里面吧”

    杨孤鸿突然俯首下去,吻了她的唇,然后咬在她的耳珠,笑道:“还早着哩,要我,起码得到天亮皇后,既然你不拒绝我了,我们就好好地配合一下,欢好到天亮,如何”

    “嗯你好强”

    “记住,你不止是高贵的皇后,你同时也是我的情人愿意做我的的情人吗”

    “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情人,你狠狠地给我欢乐吧希杨孤鸿”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