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第136章 后宫三千佳丽_八一书屋
首页 > 武侠修真 > 穿越天龙神雕(神雕倩影)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洛雄父子赶到之时,城门前只剩下惨象,满地的躺尸,哭嚎连天,死的死了,瞎的在瞎叫,黑夜的灯火从惨黄中照射出血的暗黑

    说也奇怪,很多人的眼睛都被强光辐射而变得瞎了,倒是大地盟的几个高层人员未瞎

    洛雄道:“柏斯,这些都是杨孤鸿干的”

    柏斯心里的恐惧未消,颤着声音道:“是是的,盟主,是杨孤鸿干的”

    “杨孤鸿呢又被他逃了”

    洛天紧张地问道。

    “杨孤鸿应该死了”

    柏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洛雄道:“柏斯,他到底死了没有难道杨孤鸿死没死,你都不敢肯定”

    柏斯的额头流汗,道:“盟盟主,他刚才被火云剑穿透胸膛,我和苍鹰欲联手击杀他之时,他的身体冲天而上,在天上爆出九个太阳,把龙城耀得象白日一样,那光芒瞬间即逝,我当时还没来得及抬头我是听说的又后来光芒消失之后,就不见杨孤鸿了,也找不到他的尸体,我我想,他的身体在那一刻爆碎了。”

    “爆碎了”

    “是的,爆碎了,他的身体想炸雷一样,估计连渣都不剩,这里的绝大部分人,都是被他时的强光辐射致死致瞎的,这家伙不是人,在死前也不放过要杀他的人”

    洛雄惊喜道:“你确定杨孤鸿死了”

    “盟主,你可以问问在场还活着的所有人,在那种情况下,杨孤鸿不可能活的,找不到尸体,估计是变成灰了。”

    柏斯道。

    “哈哈”

    洛天狂笑,声震全场,他的笑声与场中的痛苦声形成强烈的对比。

    洛天道:“我早说过他是短命鬼,我还想与他进行一场决斗”

    “杨孤鸿,你的父亲斗不过我,你也别想斗得过我你们这两代魔人,最终毁灭在我的手上,毁灭在正义面前血魔,你看见没有你的儿子比更惨,连尸体都烟消云散了。哈哈正义必胜,我洛雄必把武林所有的魔道铲除”

    洛雄毕竟是洛雄,在这种极度兴奋之时,也没有头晕,还记得伸张正义

    未死的并且未瞎的武林人听到洛雄的豪言壮语,都觉得这其中的功劳有他们的一份,且最终胜利的是他们、是正义,于是跟着欢呼:“正义必胜,洛盟主必胜,洛盟主是武林的救星”

    只有那些已经死了的在沉默,而瞎了的在哭喊

    洛雄喝道:“各位武林同道,你们都是此刻的见证者,只有你们的齐心协力,才能铲除杨孤鸿这个大魔头。为此,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我们的后代会感谢我们此时的牺牲单单除去杨孤鸿还远远不够,我们必须把他的同伙一并消除,玉蛇门、地狱门、四大家这些,都是杨孤鸿的关系门派,我们今晚杀了杨孤鸿,他们必定联合起来向我们复仇,我们绝不能松懈真正的战斗还在后头我们要把受伤的兄弟安顿好,并且誓把魔门以及杨孤鸿的关系门派灭绝,还武林一片清净。”

    洛雄的这番话,大振人心,全场呐喊:“盟主英明,盟主带都,必灭魔道”

    只有瞎了的人,沉没在极度的痛苦之中

    另一方面,四大家正处在极度的矛盾之中,自从赵子豪把血魔带回神刀门,四大家的人统统赶往张中亮没有随后而来救他的师傅,令人奇怪的是,他直奔回武斗门了,火龙和碧柔也离开了四大家,返回远扬镖局

    然而,杨孤鸿和张中亮两人的女人都留在了神刀门,赵子豪等人回到神刀门,就把血魔关了起来,连带把张中亮和杨孤鸿的女人们也是软禁她们实在太烦,好不容易押她们回来,她们却嚷着要回龙城

    回到神刀门的第五天,长春堂、碧绿剑庄、天风堡的重要任务进入了神刀门,且这三家都倾全派而出,都把势力带到了紫天城,排除上次追杀血魔,此次是二十多年来,四大家的势力高度集中之时,似乎要处置血魔这不世仇家了。

    火凤等女到达神刀门,知道神刀门把杨孤鸿的父亲以及其他女人都关了起来,当场要神刀门给个说法。而此时,冷如冰和杜萌萌仍是杜清风的女人,杜清风和徐飘然因为两个女儿的缘故,选择沉默,独剩赵杰英应付这群悲愤的孕妇。

    赵杰英说:“血魔是我们四大家的仇人,关押他是理所当然,至于那些女孩子,她们唉,是为她们的安全着想,她们太冲动了,我们把她们出事,所以先把她们软禁起来。”

    火凤当场暴怒,道:“赵杰英,杨孤鸿被困在龙城,你不但不出手援助,还把他的妻子们囚困,你是不是连我们也要一起关起来”

    赵杰英额头流汗,道:“这唉,这,怎么说唉”

    赵子豪站了出来,道:“火凤,请你冷静点。”

    “你让我冷静赵子豪,你叫我怎么冷静我孩子的父亲生死未明,你们却甩手跑回来,难道就为一个血魔据说血魔已经没有武功,你们随便找个人带他回来,以后处置不就得了你们却抛下杨孤鸿不管,你们是什么意思啊你们今天不给我个交代,我绝不放过你们”

    “你们准备如何处置血魔”

    冷如冰冷冷地问出一句,切入正题。

    火凤见她说话,便不再说,虽然在众女之中,她是最大的,但很多事情她都听冷如冰的。

    赵杰英道:“要经过四大家的商量,才能下决定,所以才把你们请来的。”

    赵子豪道:“我们先进议事厅吧”

    “什么议事厅,我费莲的老公正在那些混蛋的牢房里,我本来就不想来这里,我要回去叫我爹带并兵来把大地盟踩平。你们这群没用的家伙,我老公以前为了救你们,只身进入野马族,你们却不顾他而逃回来,什么东西快点,把我老公的其他老婆放出来,我们姐妹连心,不用你们帮忙,也会救他出来”

    花凤来靠在费莲怀里哭骂道:“这些王八蛋,一个个都是软骨头我也要找我爹,让他率领丐帮去救哥,呜呜”

    冷如冰道:“我们先进去,有些事必须说清楚。”

    火凤点点头,牵起李小曼的手,道:“小曼,不要怕,即使他们不帮忙,我们自己也能够办到的,不就是一个大地盟”

    李小曼道:“嗯,我相信姐姐们。”

    众人进入神刀门的议事厅,与此同时,赵子豪命人把杨孤鸿和张中亮的女人都带了过来,两群女人一相遇,即刻倾谈,没几句话,长春堂的众女就清楚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火凤骂道:“火龙那混蛋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而背叛杨孤鸿”

    兰花的脸色一变,火龙的其他老婆的脸色也极不好看。

    赵子豪道:“其实这件事,不能怪火龙”

    “那要怪谁,怪我老公吗”

    费莲喝叱。

    李小波道:“也不能怪姐夫,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演戏的。”

    冷如冰道:“什么意思,小波,说清楚点。”

    李小波道:“威哥,你来说吧”

    赵子威道:“杨孤鸿早就知道塔妮是洛天的人,且当晚塔妮约他的时候,我们都是知道的,我们商量的结果,这有可能是洛天的阴谋,于是就让杨孤鸿去赴塔妮的约,然后火龙到门外去探看,装作很愤怒地离开果然火龙走后,杨孤鸿从房里出来,洛天那混蛋就进去房里了。按我们原来的计划,如果塔妮约杨孤鸿是洛天的阴谋,我们则让杨孤鸿和火龙演一出戏,让洛天觉得火龙和杨孤鸿为女人而相斗可是,谁知道杨孤鸿从塔妮房里出来后跑到了梦香的房里,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最令人奇怪的是,火龙回丐帮只是做戏给洛天看的,但是,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杨孤鸿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见他率丐帮过来”

    冷如冰道:“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不是真正的决裂,而是演戏”

    李小波道:“冷姐姐,正是如此,可那戏不包括梦香那一出的”

    火凤道:“火龙这混蛋一定是出事了,既然是演戏,杨孤鸿出了事,凭他们俩的关系,他不可能什么动静也没有的。”

    李蕾道:“火龙是出了事的。”

    众人的眼睛望向她,李初开道:“你怎么知道”

    冷晶莹道:“是血魔说的。”

    赵子豪道:“血魔说的这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说。”

    “爹是在地牢里和我们说的。”

    张诗解释道。

    “爹”

    众人惊道。

    野玫瑰道:“就是血魔,他是杨孤鸿的爹,当然就是我们的爹了。”

    她看了看杨洋夫妇,道:“你们也是我们的爹娘。”

    春燕此时正抱着小月在哭,杨洋却只顾叹息。

    赵子豪道:“血魔鬼怎么知道火龙出了事”

    李蕾道:“他没有具体说,虽然他被关在隔壁,却很少和我们说话,只是说了一句,你们知道丐帮吗请你们出去之后,告诉他们一声,就说丐帮出事了。这一路上,谢谢你们的照顾,能看到我的儿子有你们这么好的妻子,我死而无憾了。他说了这些之后,就没说什么了。”

    赵杰英看看杜清风,又看看徐飘然,突然道:“子豪,你去把血魔带过来。”

    赵子豪领命出去,不一会把林啸天来了进来。

    林啸天看了看议事厅的众人,首先对春燕道:“燕子,这些年谢谢你和阿洋了。”

    “林公子好”

    春燕到。

    林啸天笑道:“杜兄,二十多年未见,你还没没变啊”

    杜清风叹道:“都变了,你也变了,你以前是不会笑的。”

    “呵呵,我这二十年来,什么也没血会,就是学会笑。赵兄,不介意给我一个座位吧”

    赵子威不等赵杰英发话,就搬过来一张椅子,道:“林伯,你坐。”

    赵杰英狠瞪了一眼他的二儿子。

    林啸天道:“谢谢,你叫什么”

    “赵子威,是杨孤鸿的朋友。”

    赵杰英喝道:“子威,你啰嗦什么”

    火凤道:“嗯爹,我想问你关于火龙的事”

    厅里一片安静,杜清风道:“林啸天,是问你的。”

    “问我呵呵,这应该又是杨孤鸿的妻子吧那小子没有叫过我一声爹,倒是让许多美丽的女孩叫了。不错,一点都不象他的父亲和爷爷。嗯,你叫什么名字”

    “爹,我叫火凤。”

    “火凤你应该是远扬镖局的吧”

    “火勇是我爹。”

    火凤答道。

    林啸天淡淡一笑,道:“我听说过火龙,自来把帮主之位让给他了,我想,现在自来和火龙都被困在丐帮或者都已经被杀了。”

    “什么”

    半数的人惊问道。

    “丐帮的笑面丐其实是大地盟的副门主袭影,这事就是如此,至于结果是怎么样的,你们自己想象,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些了。”

    林啸天站了起来,对赵子威道:“子威,你带我进牢房吧。”

    他转身走了出去,赵子威也跟了出去,议事厅里的人一没人出言阻止。

    他们两人走后,杜清风道:“杰英,现在事似乎很严重。”

    徐飘然道:“大地盟似乎早已经有阴谋,笑面丐已经在丐帮二十多年了,也就是说,这阴谋自二十年前的时候就开始了。”

    杨洋道:“我就说过,我极不喜欢洛雄那个人。”

    李初开道:“我爹曾经预言了,这洛雄不是好东西,他野心极大。”

    火凤暴喝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你们几个老家伙说过没有,你们准备怎么处置杨孤鸿的爹”

    徐、杜、黄、华沉默了,赵杰英看着这几人,了解他们的难处,就开口到:“血魔曾杀了我们的祖先,我们必须杀了他,为我们的父亲报仇。”

    火凤怒道:“那好,你们要报仇,我们也要报仇。要么你今日把我们都杀了,要么放我们走。我,火凤,再回来之时,必率领远扬镖局一千多武士、白羊族的几万士兵踩平大地盟以及你们四大家,哼,我们走”

    她率先站起来,走了出去,其他诸女跟着,冷如冰在走之前道:“爹,不管爷爷曾经被谁杀死,至少你得为女儿想想。赵杰英,你也为你的女儿想想,你的女儿现在正在丐帮。”

    杨孤鸿和张中亮的诸女都出去了,厅中大空,赵杰英道:“这事也有你们的份,你们为何不吭一声”

    杜清风道:“赵兄,你也知道,我的两个女儿都是杨孤鸿的妻子,我这做父亲的能说什么”

    “我的两个女儿也不会原谅我。”

    徐飘然也感为难。

    李初开道:“这事没有我插嘴的份。”

    赵杰英道:“好吧你们都提女儿,我也为我女儿担心。我现在没空理仇不仇的,我得先知道我女儿怎么样了。血魔之事,留到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把那群疯了的女人叫回来,她们单独行事,我不大放心。”

    杜清风叹道:“其实血魔现在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要杀血魔,轻而易举,他已经武功全废,想想当年,也的确有许多疑点。这二十年来,我一直在想,为何当年血魔不承认他杀了我们的父辈象他那样的人,如果做了,是不会否认的。”

    徐飘然道:“我总在想,凭血魔的身手,决斗之时为何只杀了洛云,却让我们的父亲活着回来,然后再逐个地暗杀这似乎很说不通。”

    赵杰英道:“但他杀了我们四大家上千人是绝不会错的。”

    杨洋道:“请容许我说一句话,当时我们四大家追杀他,在那种情况下,他是不可能不杀人的。”

    徐飘然喝道:“黄小子,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杨洋道:“我,徐飘然,你别忘了我们是亲家,你女儿是我宝贝儿子的妻子,你嚣张什么”

    “都是你宝贝儿子惹的祸”

    赵杰英、徐飘然、杜清风异口同声地道。

    春燕道:“其实,我觉得洛雄不单只想杀杨孤鸿,洛雄的野心很大,象他那样的人不可能只因为林公子杀了他的父亲而誓要杀林公子和杨孤鸿。我想,他最想的是称霸武林,从他谋夺丐帮开始,下一步应该就是四大家。”

    “你们或许要问我为何要收养杨孤鸿或者为何长春堂不恨血魔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血魔曾经在明月峰待过三个月之久,而你们的父亲就是在那三个月里死的,但他却不曾踏出过明月峰。后来知道江湖传言他杀了三大家的家主,他不听小姐的劝告,撕毁与小姐的协约,而出来向你们澄清,于是有了你们追杀他,以及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场血战”

    众人听着,李小波突然问道:“血魔和瑶琴的协约是什么”

    春燕道:“林公子邀约四大家的三个家主以及洛云决斗之时,本来是暗中觉醒的,可不知怎么的,被武林人知道了,武林人赶往,林公子奋战而逃,小姐便率领武林正道追杀,林公子受重伤,逃至西域,被阿蜜依圣女救活,继而回来挑战小姐,他们战了三天三夜,未分胜负,但林公子是深爱小姐的。其实他们在很早以前,就见过一面,当时,小姐也同样地喜欢上了林公子。我听小姐回忆说,那是在一条小河旁,当时是林公子刚从山洞里出来,两人就相遇了,并且在无言的对视中,都相互爱上了对方”

    “林公子挑战小姐之时,有言在先,如果他赢了小姐,便要小姐永世不理武林中事,而如果他赢不了小姐,就权当他输了,任由小姐处置。结果他没有赢,则他就是输了。小姐要他永远留在明月峰,他也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小姐嫁给他。小姐就答应了但是,三个月后,江湖传言,他杀了你们三大家的家主,他离开了小姐,离开了明月峰,于是,江湖,被他血洗”

    赵杰英喃喃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血魔的话应该也不假到底是谁杀了我们的父亲,我们明明看见是血魔,并且使用的好象也是血煞门的武功的。难道我们看错了一错就是二十多年吗”

    火凤领着众女出来,却意外地遇见了秋韵。

    秋韵率领着两三百人出现在神刀门门前,看见众女,惊喜道:“凤姐姐,你也在这里”

    冷如冰道:“你来干什么”

    “师姐,我是来救姐妹们的,听说姐妹们和爹都被神刀门软禁了”

    众女一下子明白了,冷晶莹道:“神刀门已经放了我们,其实他们把我们关起来,也是为我们好。”

    杜鹃道:“那杨孤鸿的爹呢也就是我们的爹。”

    火凤道:“还关在神刀门。”

    水仙道:“他们没杀他吧”

    “他们敢”

    火凤怒喝道。

    秋韵道:“我爹娘不管我的事,我自己带人出来了,我要去救杨孤鸿。”

    张青柳道:“洛雄不是你舅舅吗我记得你好象是爱你表哥的”

    张诗道:“姐,你不要这样说,秋韵已经是哥的女人了,而且,他很爱哥的。他没有爱过他的表哥,只是崇拜而已。秋韵,是不是这样”

    秋韵道:“嗯,我小时候一直崇拜他,发誓要嫁给他,可是,我想不到他那么坏。”

    费莲道:“我就知道我老公是魅力无穷的凤姐,我要先回白羊族,我得叫我爹发兵过来,什么大地盟、武林四大家的,我们白羊族的大军一到,定把他们踩成平地。哼,谁敢动我老公一根汗毛,我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秋韵道:“费莲姐姐,你不要回去了,我回来的时候,费甜甜师姐早就回去了,他是听到龙城的情况,立即离开的。”

    “她不是离开我老公吗怎么这么关心我老公的死活了哼”

    秋韵道:“还有,丝嫫也在招集蛇神部落的兵士。”

    “丝嫫是谁”

    众女问道。

    野玫瑰道:“也是杨孤鸿的女人,怀有杨孤鸿的孩子。”

    火凤关切地问道:“她能出动多少兵力”

    “大概五六千吧”

    秋韵答道。

    费莲道:“费甜甜会不会通知野马族”

    “啊什么”

    秋韵不懂费莲这一说。

    费莲解释道:“野马族的族长腾娜,也是我们老公的情人之一,如果知道杨孤鸿出事,她不会不管的,现在是人越多越好,我们老公都被大地盟关着了。”

    秋韵道:“应该会吧”

    冷如冰道:“丝嫫什么时候能够出兵”

    “我想就这两三天吧”

    冷如冰道:“你去蛇神部落协助她,四大家现在还不敢杀杨孤鸿的爹,我们现在最大的敌人是大地盟,不管他们与你有什么关系,都没有你的男人来得重要,你懂吧”

    秋韵坚定地道:“姐姐,秋韵懂的,秋韵已经长大了。”

    “秋韵,我也跟你去吧”

    冷晶莹突然道。

    “娘”

    冷如冰惊道。

    冷晶莹笑道:“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女人之一,虽然说出来会让大家笑话,看不起也对不起你,不过,我的确希望能为他做点什么。”

    火凤道:“谢谢冷姨,我们不会笑你的。我火凤当初选择他,就知道他他身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棋儿、玫瑰、思思,你们也去帮忙,一切顺利后,回长春堂回合。要对付大地盟,没有足够的力量是不行的。虽然我们很担心杨孤鸿的安危,但也必须准备周全,不能对不起他,毕竟我们都是怀了孕的女人,哪怕他死了,也不能叫他绝后。我弟已经回远扬镖局,张中亮也回武斗门,我想他们会与我们回合,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救出火龙和风帮主,然后再加上丐帮的力量,足够粉碎武林中任何一个门派。到这份上了,我火凤还怕什么”

    众女同声道:“我们也不怕。”

    当众女回到长春堂之时,听到惊人的消息,江湖传闻,杨孤鸿从牢里逃出来,被大地盟率领武林正道追杀,在黑夜里爆碎成九个太阳杨孤鸿,死了

    此时,恰巧,火龙率领七百远扬镖兵、张中亮率领九百武斗门武士到达长春堂,众女处于极度悲痛之中,张中亮做出了决断,他和火龙前往丐帮救出风帮主和火龙等人,让众女先在长春堂等待,待他们回来之时,再率军血洗大地盟以及整个武林正道

    但火龙和张中亮离开长春堂的傍晚,秋韵和死嫫等女率蛇神部落的七千多名兵将到达长春堂,悲愤中的众女一致决定,杀往龙城为夫报仇

    四大家看此情形,赵杰英、徐飘然、杜清风都没有发话,倒是赵子威最县说了,“他救过我们的命,他死了,我得先为他复仇,至于血魔之事,你们看着办。”

    黄大海道:“他是我的大哥,且他不曾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哪怕他即使做了,他还是我大哥,是我的亲生父母养育的最疼爱的儿子。”

    赵子威怒道:“大海,你提那事干嘛你没听洛天说吗杨孤鸿本身也不知道和萌萌之事的”

    “赵子威,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少废话,我比你更紧张我大哥,你以为我黄大海是什么人了,心里就不明白”

    赵子威软了下来,道:“其实,谁都不愿意发生那种事大海,你不妨再找几个女人吧”

    黄大海怒道:“正因为如此,我更不能找其他的女人。我对女人那方面是迟钝的,我只要萌萌一个就够了,我曾经在她失身时说过,不管她变成怎么样,都只爱他,你以为我是说着好听的吗”

    “那我就不再提了。”

    赵子威叹息道。

    赵子豪见他们的争吵完结,站起来坚定地道:“我们必须前往龙城。”

    赵杰英见两个儿子站在杨孤鸿那边,且自己的女儿也在大地盟手中,咬了咬牙,道:“杜兄,霍兄,我也知道你们为难,可你们是否知道我更为难现在血魔之事有着许多疑点我想,先理恩,再清怨,你们不发话,就由我来吧我建议四大家全体出动,与大地盟决一高下,这不再是正邪之战,这是血和怨的战争,我,已经不再考虑四大家的名声了。武林,毕竟没有正邪”

    徐飘然道:“我只有两个女儿,我这做父亲的也不能看着她们去送死。”

    “立即率队前往龙城”

    杜清风最后发言。

    继此,四大家两千多精英,浩浩荡荡地涌往龙城

    途中,他们听到一个传闻,就是大地盟与官府勾结在一起,也正准备讨伐四大家,四大家回头不及,神刀门被袭击,但突然跑出来明月峰和西域的太阴教,把血魔救了出去。

    此时,江湖风云四荡,与杨孤鸿有关系的门派全部涌往龙城,而龙城在守卫之间,也把很大部分的势力用来阻杀与杨孤鸿有关的势力,单以大地盟以及武林正道的力量,已经不能抗衡这些因为杨孤鸿而引出来的庞然队伍,正如一些人所说,这群孕妇组成了一个军队,正在为他们死去的丈夫复仇

    武林震撼了,突然分不出谁正谁邪,但总体分为两派,一派是为杨孤鸿的复仇派,一派是以大地盟为主的诛魔派,究竟谁正谁邪或者都要看结局,胜者为王,则最后胜利者便为正,失败者则为魔

    血,本来是没有甜和香的只有腥

    武林也没有正邪,只有力量

    力量所带来的一切,就是结果。

    而这个结果的前因,则是传言中死去的杨孤鸿

    那么,究竟这爆碎成九个太阳的奇异男人到底死了没有

    对于武林,这还是一个谜,只能说,很多人觉得他死了,可又有很多人觉得他没死。认为他死了的,是因为找不到他尸体的碎片;认为他没死的,也是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他已经死了。

    杨孤鸿,究竟有没有死呢

    这仿佛已经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江湖,因为他的鱼鼓,而出现了百年难见的紧张形势,以及难以估计的血的较量

    也许正如当初春燕所说,她的儿子的进入江湖,将引来江湖的腥风血雨。这话终于灵验起来,她所担心的,最终将成为一个事实。

    那么,她曾说过的“女人的天敌,天生的战将”这是否也是一个事实呢

    春燕相信,她最疼爱的儿子是绝不会那么轻易地死掉的,这是作为一个养育了他二十年的母亲的坚定不移的绝对信念

    就让,江湖,厮杀吧

    让她,在血的搏斗中,看见邪魔一般的儿子再度闪射那邪魅的气息

    “因为孤独的太阳仍然承受着永久的寂寞,它常常想起另外九个太阳,它们落在哪里了它不知道孩子,你替我把那九个太阳找出来,我知道还有几个太阳在暗黑的角落里生存着,如果找寻不到,你就创造另外一饿传说”

    血煞真君在死前,曾对血魔说了此句话,但是,血魔并不曾找到那失落的太阳,也没有创造一个有别于血煞真君的传说。然而,也许如血魔所说,就是他创造出了一个杨孤鸿,而由这个儿子创造一个有别于他的以及他义父的传说他曾对洛雄说那是幸福的。

    此刻的血魔也不能肯定他的儿子时候能够创造另一个幸福的传说,听说,他的儿子爆碎成九个太阳,那么,是否就是他义父曾说过的被射落的九个太阳呢他不能肯定,他只知道,义父所指的太阳,应该是玉蛇门的传人的,如今终于找到了,但是,他作为一个父亲,却失去另一个太阳

    那是任何太阳都无法代替的他的儿子,那正是他的传说里的九个太阳,一个能够把黑夜也耀亮的谜一般的生命他的儿子,在哪里呢

    从黑夜到天明,也许只要一瞬间这世界,有些距离看似很遥远,其实,那只是瞬间长度。

    当杨孤鸿爆亮黑夜的第二个清晨,布鲁斯走在皇宫中,他来皇宫之时,很巧合地,皇上也从外面回来,但一直未接见他,他很奇怪,为何皇上对波斯处子如此地没兴趣了或许吧中原的皇帝有着许多的女人,并不见得很喜欢他带来的波斯美女。想到皇上的后宫,他立即想到他的主人杨孤鸿。

    他曾经见识过主人的威力,他想,如果让主人当皇上,那主人绝对有资格拥有那么多女人的,而现在的皇上嘛老实说,他布鲁斯比皇上强多了。他突然好想见他的主人,可是据说主人要去龙城,离这京都的雾之城远着哩

    他今被传命进入后宫,听说皇后要召见他的,他受宠若惊,为何皇上没召见他,倒是变成皇后了他不敢对皇后有任何企图,虽然皇后是个绝世美人儿,可是如果皇后要求强悍的布鲁斯的话,嘿嘿,说不得要拒绝的他布鲁斯还得留着命回波斯啊

    后宫本来是不能进入的,那是皇上女人住的地方,里面住着几千女人,除了太监之外,没特殊情况,一般多不准男人进入。

    他想不通,中原的皇上为何要把男人阉了他怕怕的,这次进入之后,出来的时候会不会没了强悍的小布鲁斯呢

    中原的皇宫真大,比波斯要大多了

    他踏入后花园,突然迷了路,不知道后宫在哪里了,于是心里更慌,在偌大的后花园里转着,转了东门转西门,好几趟都转回花园了,额头的汗在冷冬里不停地流,见到一些宫女,都奇怪地看着他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奇怪,高鼻、金发、碧眼,处在中原,他就是一个怪物。

    他最后想想还是得回去,可是连回去的路也找不着了,皇宫虽然走过很多趟,但一样会迷路,何况是这平时不能出入的禁地

    真不应该自己来的,可皇后有吩咐就让他自己来,他妈的,好奇怪,有种偷情的感觉,可那是要明命,他可没想过,虽然他知道他是英俊的强悍的布鲁斯,也知道很多中原女性喜欢他这种怪物,也想过要把许多的中原女性压倒在床上,但他就是没想过要压倒皇后啊

    问路吧怎么问,难道要他问皇后的寝宫在哪里吗那是要杀头的,皇后为何要为难他他也没见过她几次,也没有在心里她多少次啊

    这次死定了,这皇后一定是想害他,否则不会让他自己来的,待会有人问起来怎么办

    可他在这里,也没个人问啊难道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皇后叫过来的对,应该是这样,他是皇后宣进来的,什么问题也没有,光明正大的,绝非偷情

    好,就找个人问路,他的中原话说得还算过得去他转过了弯,突然在花丛中看见一点什么了,走近一看,妈呀吓死人,这是什么死人啊

    只见一具似是风干的男尸躺在花丛中,难到是花下风流鬼不成

    再仔细一看,此男尸真的象是风干哩全身的骨骼都露出来了,活生生就象是皮包骨,可看这身体似乎挺高的,比他布鲁斯没短多少,中原人有这种高度的不多啦,特别是那死人的小弟,怎么就比他布鲁斯强壮了难道是皇后的奸夫,被皇上发现了,于是被暗杀丢在这里的要不,就是这家伙扮太监,被那群饿妇宫女折磨得精尽人亡。

    瞧他那劲儿,的确是精尽人亡的,全身只剩下皮包骨,死了还被丢在花丛中,真他妈的是纵意花丛了。

    他又瞧着那脸蛋,突然一楞,那脸怎么就有点象他的主人虽然也是皮包骨,可看上去,好象他的主人杨孤鸿,不过,比主人丑太多了。再瞧瞧吧他那小弟,也好象主人的也是,除了主人,还有谁拥有这么强劲的武器呢

    啊不好了,他的主人,他的偶像,竟然在这皇宫被了,好可怜,呜呜,不行,无论如何都要带着主人的尸体离开

    他认定这是杨孤鸿,就跑过去欲扛走尸体,突然听到一声柔柔的轻呼:“布鲁斯,你为何要践踏这些花儿,它们与你有仇吗我让你来这里,可不是让你摧残花儿的。”

    布鲁斯雄躯大震,惊而回首,看见了美艳高贵的皇后,她的身旁跟着两个十六七岁的秀丽宫女,他连忙道:“臣布鲁斯叩见皇后”

    “大胆,见了皇后还不下跪”

    皇后左边的宫女叱道。

    布鲁斯反射性地要下跪,突然想到身后的主人,又把身体挺直了,他道:“对不起,我们国度没有这种礼节,请恕我无法行这种礼。”

    皇后笑笑,道:“那就免了,其实我今日让你来,是有求于你,你过来吧你离我太远了。”

    布鲁斯道:“皇后,我能听见的,你说吧我听着。”

    皇后道:“那好,我多走几步,你是客。”

    “不,皇后,还是臣过去吧”

    布鲁斯紧张地道,他知道,以皇后的距离,如果不注意,是不会察觉花园的花丛中躺着一具尸体的,他在这花园走了这么久才发觉,而经过这里的人也没发觉,他就觉得应该赌一赌,赌他主人的尸体的运气可怜的主任,竟然被这群女人奸到精尽人亡,落得个风干的下场

    布鲁斯走到皇后面前,果然,皇后没有察觉,她道:“很不好意思,让你到这里来,其实这对你来说,或者很为难,但是,我也不方便外出,所以干脆让你来了。”

    布鲁斯额头流汗,道:“皇后,我我想早点离开”

    他中原话本来不怎么行,慌张起来就更不行了。

    皇后道:“我想问你,皇上这趟和你带来的那些波斯女子欢好过吗”

    “啊”

    布鲁斯惊呼,他怎么也没料到皇后叫他过来,只是要问这句话,他道:“没有。”

    “好了,你可以走了。再迟一点,可能我无法帮你解释。”

    “我我可以走了”

    布鲁斯不敢相信,他忙活了好一阵,原来只是为了否认一件事,所要说的竟然只是两个字“没有”可他现在不大想走了,因为主人的尸体还在花丛之中,他布鲁斯是绝不能不顾自己的主人的。

    “皇后,我想在这花园里停留一阵,可以吗”

    皇后朝偌大的花园看看,然后停留在刚才布鲁斯站的地方,眼睛一闪,笑道:“如果你想死在这里,请继续留下来。”

    “噢,不我这就离开”

    布鲁斯也不管认不认得路,见门就冲了出去,他在心里悲呼:“主人,对不起了,反正你已经死了,我也救不得你了我必须先保全我的小命,其实不是我怕死,只是为了主任,我应该更好地活着主人,你的尸体就算了吧以后我和女人的时候,会想起主人的,到时我高喊主人的大名”

    布鲁斯离开后,皇后道:“我们过去看看,刚才布鲁斯在那里待了好一阵,又很不想离开,而且那里的花草似乎也有点异样,看看是什么东西。”

    三女走过去,两个宫女惊呼出来。

    皇后突然道:“不要叫,这人没死,你们把他悄悄地抬回寝宫。”

    两女道:“皇后,他没死吗他是男人啊”

    皇后道:“你们敢违抗我的命令”

    “如果被发现,是会被诛九族的”

    “如果你们再多话,我现在就可以下令诛你们九族”

    皇后冷言道:“我走了,你们小心点。”

    两女相互对望一眼,一女道:“我们先把他移到花园的暗角处,到了晚上再抬回皇后的寝宫吧”

    另一女点点头,道:“还好这花园大,怯平时不常有人出入。唉,东芝,我的心好怕啊”

    深夜,两个宫女冒着寒风把杨孤鸿抬到皇后的寝宫,其实从后花园到皇后寝宫并不需要多长的路,只是布鲁斯乱闯迷了路罢了,也就几分钟她们就把杨孤鸿抬了进去。

    “皇后,这就是男人的身体吗”

    东芝好奇的问道。

    另一个宫女道:“皇后,他应该死了吧为何一天没动静的”

    皇后道:“没死虽然他干瘦如柴,胸膛还有被剑刺穿过的痕迹,但他的皮肤还有血色,这些血管的血还没凝固,就是不知道为何他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

    东芝道:“是呀他看起来与睡着的活人没两样,可就是受了伤,还有,真的太瘦5了,身上一点肉都没有,全身都是血管,好可怕哦”

    另外的宫女道:“我却看不出你怕的。”

    “是因为皇后说他还没死,我才不怕的。死人才可怕,活人有什么可怕的”

    “我倒觉得活人才可怕。”

    皇后喃喃自语道:“怎么没有呼吸和心跳呢难道是真的死了的”

    东芝道:“皇后,如果被人知道了,会不会被杀头的”

    “当然会了,虽然他可能是个死人,可也是男人,男人如果没得到允许,是不能进入后宫的。”

    东芝道:“那立即把他阉了吧让他作太监”

    皇后叹道:“好了,你们出去,这事不要对别人提。有人来,提早通知我。”

    “皇后,你要救他吗”

    “我救不了他,我什么都不会,能救什么”

    “可是,为何要我们把他抬回来呢”

    “你们是不是嫌自己的舌头太长了”

    皇后不耐烦地道。

    两女惊慌之下,连忙掉头就跑了出去。皇后看着地上赤裸的杨孤鸿,现在的他,是绝对不帅的,如果他现在醒来,看见自己这个模样,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敢认自己了。

    皇后蹲了下来,喃喃自语道:“怎么会在后花园里出现个男人难道是其他的妃子趁皇上不在的时候偷吃他应该没死,必须救醒他,然后才能指证那些妃子。看这家伙似乎是脱阳至此的,以前应该很强壮从来没见过这么粗巨的,皇上那与他的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那些妃子可真会享用。她们怎么就把他丢到后花园而且是离我最近的,难道是想害我,导师是谁把这男人弄到后宫,然后又杀了他企图加害于我”

    皇后思绪着,却未发觉杨孤鸿已经渐渐地睁开双眼

    杨孤鸿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他记得他被大地盟五大弟子刺穿胸膛之时,大量的血喷涌而出,而无数的人向他发动攻击,他只感到心头涌现从未有过的悲伤和愤怒

    之后的一切他就不记得了,他失去了理智,把他身体的潜能全部发挥出来,那种以他特殊的身体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象征至强阳刚的九阳重体,迫射出九个炽白的太阳这些是他所不能记起来了的。

    他如今所能记起的是在那事后,他似乎有一段时间处于一种极微妙的状态,好象自己的身体在无限地扩张,似乎要向整个宇宙扩张似的,有一种要离开人世的感觉,但他能感觉到他是活着的、有意识的,难道是世上所说的他要升上天堂成仙成道了

    也许是的,但他不敢肯定,他觉得,如果他踏出一步,他就永远无法回头,哪怕他即使活着,他也不知道他将活在哪里,他绝不成踏出那一步。

    在一代情圣的天地心经里,曾说过,练到某种程度将使人永生不老一代情圣也是在成仙之前,把这心法留下来的,曾说过,那成仙,其实就是什么“破碎虚空”之类的渺茫。

    他杨孤鸿不懂这些,只是他不想这样就他妈的“破碎虚空”了,,那还是人不

    他可不想成什么仙,他又不是什么好人,他在人世有很多亲人,有无数的老婆,而且如果可以,还能继续泡天下的美女凭他天才似的头脑和天生的漂亮脸蛋,如果去他妈的什么“破碎虚空”了,不知多少女人为他上吊也来个“破碎虚空”破,破个鸟

    呸,还有女人在等着,必须回到人世的他在那段时间如此想着,突然又什么都消失了,身体好象以一种光的速度在移动,而他的神智却消失了。当他再度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极美艳的少女在他身旁蹲着,嘴里嘀咕着什么,他一下子听得不甚明白。

    其实在他的身体潜能爆发的一瞬间,强大的能量把他的身体送到了这里,但为何偏偏是这里,而不是在别的地方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只有我们的天才杨孤鸿才能够回答的他妈的这里美女多,就喜欢掉在这里,你咬我啊

    这种无赖的回答,能够活活把一堆人气得吐血

    “女人,你是谁”

    杨孤鸿突然问道,把皇后吓了一大跳。

    皇后定眼看往地上的男人,若没一层皮,这男人活象一个骷髅,她也问道:“你又是谁”

    “我,杨孤鸿,超级拳王和绝世歌神,你记住没有”

    “杨孤鸿拳王歌神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出现在后宫里”

    皇后迷惑了,歌神杨孤鸿虽震惊武林,可震不到这后宫的,她怎么可能知道

    杨孤鸿生气了,想站起来,发觉没力气了,他以前的力气不是最大的吗拿眼一看自己的身体,妈哟,这是他的身体吗怎么都出骨了嘿嘿,骨头还蛮大的这次惨了,全身没肌肉,怎么活动骨骼自然,也就没力气了,也自然的,他就更愤怒了。

    他吼道:“喂,女人,我已经说出我的名字。你问我为什么在后宫后宫是什么家伙老子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后宫你不说明白,等我肌肉长出来之时,有你好看的。”

    皇后道:“说,你是那个妃子的人”

    “我,我杨孤鸿不是谁的人,你他妈的别看我现在没了肌肉就小瞧我,老子一拳哦,对了,我是不和女人打架的”

    皇后看他疯疯癫癫的,猜不出他心里想什么,更无法从其中得到什么资讯,她道:“你真的不愿意说”

    杨孤鸿不耐烦了,虽然肌肉没力气,可那喉咙依然保持强劲,“说什么呀你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我心里的疑问比你还多,我不问你倒好,你却来问我我说,我们来个公平交易吧”

    “公平交易,你胆敢跟我要求交易,是不是想让我诛你九族”

    “别说,怎么这些天碰见的人都要诛我九族的听着就烦女人,听好了,我所说的公平交易,就是你先把我现在身在哪里告诉我,然后我再告诉你我怎么来到这里的,如何”

    皇后想了想,道:“你在皇宫的后院,也就是后宫。”

    “什么,你是说我在皇帝的女人住的地方了”

    嘿嘿,着实是吃了个惊,想到那天权倾国曾说要把所有的妃子都给他睡,他却糊里糊涂地就到了皇宫,难道是上天也要他睡这些妃子看面前的这个的确不错耶呸,去他妈的,一点也不道德,现在连动都不能动,还睡女人

    “正是。”

    皇后看他的神态,听了他的话,直觉他不象是说假,似乎是什么也不知道了,就道:“你真的不清楚”

    杨孤鸿认真地道:“跟你说正经的吧我被人捅了一剑,然后醒过来之后,就看见你了是你救我的吗”

    皇后看着他骷髅一般的脸孔,但他那双眼珠却依旧有着摄人的魅力,她道:“不错,是我救了你的。”

    “你叫什么名字”

    杨孤鸿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救了我,而你是这样好看的女人,我不能亏待你,应该报答你的。因此,我必须知道你的名字,我好向皇帝那小子要求把你赐给我”

    杨孤鸿正经八儿地道。

    “什么,你让皇上把我赐给你”

    “对,有什么问题吗”

    “看来你是疯子”

    “很多人都这么说”

    杨孤鸿得意地道:“可我觉得我一点都不象。”

    “你这疯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就因为不知道,我才问你”

    “我是当今皇后”

    杨孤鸿欢呼道:“哇,你是皇帝的第一老婆不错,果然漂亮,几乎可以比得上我的冰冰了皇后嘛是不能赐的,那就免了,而且我救了你老公,早就报答了你。”

    皇后惊讶地道:“你说你救了皇上”

    杨孤鸿理直气壮地道:“当然,你以为没有我,他活得成吗”

    皇后站了起来,怒道:“疯子疯子,果然是疯子,东芝,婷侍,你们进来,把这疯子拖出去阉了”

    “什么”

    杨孤鸿大惊失色,他现在全身功力消失无存,绝不可能有天地心经护着他的小弟,真拖过去放上阉台的话,一定不敢想象啊

    只见两个可以说得上是绝色的少女走了进来,并且在她们的小嘴里说出叫杨孤鸿大惊的话“皇后,阉了之后他就会长肉了,很多太监都肥嘟嘟的哩”

    哩嘟嘟这就好象在杨孤鸿脑中敲响的警钟,嘟嘟哩切

    他突然想到施竹生

    “婷侍,我们真的要把拖去阉割吗”

    东芝两女,一人拖着杨孤鸿的一只手,把杨孤鸿拖出皇后的寝宫。

    在杨孤鸿的身上,已经穿上了宫女的衣服,那是两女帮他穿上的。此时的他,虽然是被两个弱女子拖着,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他那身体,实在是太瘦了,又因脱水的关系,根本就不具多少重量,两女很轻松地就把他当竹子一样拖了出来。

    途中有一些宫女见到好奇地问,两女就说是刚阉的太监,至于刚阉的太监为何出现在后宫,且被两个宫女拖着,有几个宫女也心存疑念,但想到这皇宫里本来就有许多不正常之事发生,也就不管,况且东芝和婷侍是皇后身边的两个心腹,谁也不敢在她们面前多停留,更不敢惹她们,都是匆匆而过。

    “皇后说的,你难道敢不听”

    东芝道:“婷侍,他这个样子和死差不多,如果再阉的话,就死定了。”

    “他死,干我们什么事”

    婷侍不客气地道。

    杨孤鸿道:“我求你们不要说话了,好烦,要我死就干脆点,我现在心情不好,被你们吵死了。”

    “哟,你算什么,敢顶撞我们”

    东芝生气了。

    “我我你们”

    杨孤鸿破口大骂,此日是他大辱之日,不但受两个小女人的气,还被她们拖着,着实是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耻辱天才啊拳王啊歌神啊为何要沦落到这地步

    “什么,你要我们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婷侍怒道。

    东芝突然笑道:“婷侍,虽然我们懂得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们可从来没见过光身的男人,他是第一个。我们无法得看皇上的龙体,太监又不是男人,不如”

    “什么”

    “不如我们把他拖回去和姐妹们研究一下吧反正他也动不了,我们研究完了,就把他拖出去阉了”

    杨孤鸿听得头一晕,在心里喊道:“臭娘们,等我有力气,老子死你,臭娘们竟然这么阴险,拿我当动物来研究”

    婷侍惊道:“这是会被砍头的。”

    东芝道:“我也很怕啦但是你想想,刚才一些姐妹都看见了,如果以后她们多嘴,我们怎么解释我想,若拖他回去,姐妹们都看过他,要研究就研究,没兴趣就拖出去阉了,这样,那些姐妹们也有份儿,她们就不会说什么了,你说是吧”

    婷侍道:“这样,我还是觉得不妥。”

    东芝道:“婷侍,就这一次。皇上这段时间也不经常入后宫,这整个后宫几乎都是姐妹,还有,皇上好象故意避开皇后和妃子”

    “东芝,不要说这些。”

    “嗯,我不敢说。婷侍,就一次嘛我们这辈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看见真正的男人的身体,就趁这机会看看,虽然这个男人太难看,连人都不大象,可也还是公的嘻嘻”

    “你这蹄子,小心哪天皇上看上你了,把你治死在床上好吧要快”

    杨孤鸿道:“放心,皇帝那小子治不死你们,只有我能治死你们,臭婆娘”

    “拖他”

    东芝喊到,两女不客气地拖着杨孤鸿飞跑。

    杨孤鸿痛呼道:“我骨头都散了,我只剩骨头了啊,臭三八”

    两女把杨孤鸿拖进宫女的住宅,其实这后宫分很多住宅的,里面到底有多少宫女,连皇帝本人也不知道,因此要究其数量,似乎是个不现实的想法。按人们的常识,所谓的三宫六院或是佳丽三千之类的说法,也就表明,起码也有三千以上了。

    就两女所进的住宅,本来就住着两三百的宫女,就现在还在住宅里梳妆打扮的宫女也有一百多,宅里充塞着女人的打闹声,若是有男人进来听到,一定觉得这些女人超,然而,她们之中有多少是的好象也难以计算

    当两女拖着杨孤鸿进来之时,所有的宫女看见了都惊呼起来,她们从来没见过如此不象人的人,那似乎是骷髅的如果没有那层皮的话。

    杨孤鸿看着满眼的女闹热,虽然没有几个及得上他的老婆们,可是也都不差,怎么看,也不算丑女,心想:这皇帝果然当得舒服,什么样的女人都有,何时我也尝尝当皇帝的感觉,嘿嘿

    “东芝、婷侍,你们为何把他拖进来”

    “他是男人吗”

    “他是太监吗”

    “他是人吗”

    一时宅里问声四起。

    东芝道:“你们安静,我们拖他进来,是让你们看看他的。”

    “有什么好看的,丑死了,可怕得很,一点肉都没有”

    东芝道:“怎么说,他也还是个男人,你们之中有多少个见过男人的身体的”

    “他是男人吗他不是太监”

    “没被阉吗”

    东芝猛的放下杨孤鸿,立即脱去他的宫女服,宅里一百多个宫女惊叫,果然,她们看见了成年男人的身体,最引人注目的是杨孤鸿的物事,在她们身上可是没有的啊

    当然,她们之中有些人也是见过皇上的,有些也见过太监,可都和这个男人的不相象,难道这个就是所谓的真正的男人

    宫女们惊慌了一阵,争相涌过来围着杨孤鸿,眼睛在他的身上打转。

    杨孤鸿突然觉得自己是一只稀世的动物或者宝贝之类的,他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那种感觉窝在他的心里,令他感到不舒服,他吼道:“瞧什么没瞧过男人吗”

    “就是没瞧过男人”

    宫女们不客气的骂他,有些甚至吐口水给他实在是太丑了。

    “妈的,再敢吐口水,老子死你们”

    东芝蹲下去就给了他一个耳光,笑道:“你哪来的力气你省省吧待会就拖你出去阉了。”

    杨孤鸿的头一晕,眼睛仿佛看见一个晃动的字阉“东芝,让我看看”

    “让我也看”

    宫女们疯狂了,个个要蹲下来研究男人,可怜他们身为女人,竟然不知男人的身体

    婷侍道:“你们就不怕杀头吗”

    宫女们又安静起来,突然有人道:“就看看而已,待会就阉了他,没事的,这里都是姐妹,大家不说就好,再说了,身为女人,一辈子没见过男人的身体,活着也没意思,不如早死”

    很多宫女支持这个说法,婷侍和东芝神秘地一笑一切搞定。

    东芝于是道:“我们来研究一下如何”

    宫女们都支持这个提议。

    东芝便道:“从哪里研究”

    “他也没什么出奇的,就是那个地方,喏,一根肉条那里,和我们不同,听说那是男人所特有的,就研究那里好了”

    “好,我们把他抬上桌子”

    宫女们把杨孤鸿丢到了桌子上,然后围了过来,由东芝负责作,他捏着杨孤鸿的,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男人的东西”

    “吧”

    “听说一弄,会变的”

    “长得真难看”

    众说纷纭,东芝捏着杨孤鸿的,不知为何,心里突跳,杨孤鸿干脆闭上双眼,这次他认栽了,竟被一群无知女人来研究他的性别,以及他的

    “怎么不见变啊”

    “让我来,让我来”

    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姿色中上的宫女挤往前来,嘴里说道:“我曾在花园被皇上宠幸过,可是呜呜,事后他就不记得了,也没立我为妃子我知道怎么弄的,他的东西比皇上大好多,皇上硬起来的时候,似乎还没有他的粗长”

    东芝让出位置,道:“你行吗”

    “至少我不是了,不过,老实说,也没什么的,我只记得那次除了短暂的痛,就没有什么了,一点也不快乐。”

    被皇上宠幸过的宫女怨怨地说着,走到桌前,道:“你是男人吗”

    杨孤鸿气得睁开双眼,吼道:“妈的,娘们,自己坐上来看看我是不是”

    那宫女伸手去握着杨孤鸿的阳根,其他的宫女热切地关注着这种变态场面,只有在皇宫这特级变态的地方才会出现啊

    婷侍突然道:“两个人出去把风吧只准姐妹门进来,不要让太监进来,如果是皇后和妃子,也好早点通知我们,否则我们一起死的。”

    于是两个宫女被迫出去看风其实她们很想看男人的。

    接着,那自告奋勇的非就用手杨孤鸿的小弟,虽说技术特差,但也令其他的宫女惊奇了。杨孤鸿本来想捉弄她一番,不让自己的小弟发怒的,可不知为何,竟然无法控制了,那小兄弟一闻到女人的香,就不听话地渐渐地生气了。

    于是,宫女们看见那软软的肉条慢慢地硬,慢慢地粗长,最后,竖立起来,且那粗大程度竟然有她们的手腕那么粗,而且,也很长,她们的眼睛也睁大了。

    那杨孤鸿小弟的宫女得意地道:“瞧,厉害吧三两下就让他原形毕露,色狼”

    宫女们看着那青筋的,泛着紫黑色光泽的强劲粗物,心里都泛起了一种情,心跳不知不觉中加速,有人说“现在看起来可爱了许多”之类的话,也有人说“好可怕”那作恶的宫女却不停地着杨孤鸿的阳根,叹道:“嘻嘻,好好玩啊皇上的没有这么好玩,他的太小了,白白的一小条,比起来,还是他的好玩。”

    “玩够没有”

    杨孤鸿吼道。

    “还没有,你吼什么,姐妹们,把他的嘴用东西堵起来”

    几个宫女就拿出手帕,揉成一团,塞进他的嘴巴,杨孤鸿心里喊道:“想我杨孤鸿,英雄一世,却不料如今被女人玩弄,男人啊,就是不能长得太帅”

    他在心里呼天唤地,可嘴却被塞堵了

    “姐姐,真的会变大变长耶,可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反正皇上那次就是这样了,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了,你说啊”

    “后来皇上就用这硬的动西我的东西”

    “你的什么东西啊”

    “你们一群笨蛋,什么东西就是我们撒的地方,那里不是有条缝儿吗你们呢没看过自己吗问这么多,白痴,做了这么多年女人,难道连这点也不懂”

    那宫女连珠炮地骂道。

    “你以为你有多懂”

    “不就是被皇上宠幸过一次”

    “有什么好嚣张的,皇上也不记得你是谁,宫里这么多女人”

    其他的宫女反驳起来,宅里又闹哄哄的。

    东芝道:“你们别吵了,如果被人知道,大家都得死的。”

    婷侍道:“他的那么粗,怎么能插得入我们的那里,只是小小的缝儿耶,你不会是弄错了吧”

    “什么我弄错了要不要忘我示范给你们看”

    “好啊好啊”

    一片支持的声音,那宫女听了有有些慌张了,道:“会很痛的皇上的那么小,都那样痛,他的这么大,一定会痛死人的。我我还是不示范了”

    “我们才不相信,什么痛都是骗人的,如果真的痛死人,世上的女人不都痛死了”

    东芝道:“快点,示范看看,否则怎么让我们相信”

    那宫女被迫上阵,道:“那我要脱衣服了。”

    “你尽管脱,谁怕谁,也不见你的身材比我们好”

    “我呸,就是比你们的好不服气可以大家都脱了比比”

    东芝道:“吵什么吵,如果你们真那么好,为何你们都没被皇上看中”

    “你不也是一样没被看中吗”

    东芝道:“我至少还是在皇后手下做事,比你们好多了。谁再敢跟我过不去,小心给你们苦头吃,好心拖个男人回来给你们见识,你们竟然不识相”

    宫女们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一百多的宫女静静地盯着那被宠幸过的宫女。

    东芝道:“该你了,一堆人在等着看呢到底男人怎么女人的,快示范给我们看,否则也有你好看。”

    那宫女委屈地道:“很痛的好吧我示范,你们一定要看紧门口,要杀头的”

    “放心,被发现了,我们个个都得死,所以我们比你还要小心、保密。”

    宫女便开始脱衣,在这冷天里,她渐渐地赤裸,可以看到因为冷空气进入而突起的毛孔儿,她的身段很丰满,姿色也中等,身材却很火辣。

    杨孤鸿看到她的身材,心想:“这次被也值了,虽然那对伟大的色狼来说是一件很可耻的事。”

    “好冷”

    宫女娇体打颤。

    “罗嗦什么,快点示范给我们看,看你那条缝儿怎么让他的粗长的家伙进入的,根本就不可能嘛”

    “你们把他抬到地上来,桌子上太小太短了,我上去不方便。”

    几个宫女立即把赤裸的骨排丢到了地上,痛得杨孤鸿心里狠道:“死你们”

    那个赤裸的宫女立即蹲坐在他的胯上,一手握着他坚硬如铁的,就坐了下去,可是,怎么也弄不进她的里,她急道:“怎么会这样不能进入啊这是怎么了”

    “我都说是骗人的,瞧,都说进不去的,她以为她跟过皇上一次就什么都懂了”

    宫女们开始不相信了,那个宫女为了让大家信服,不停地弄着,渐渐地,她的流出了属于女人专用的液体,把她的湿润了,也就在大家失望之时,她把阳根对准她的湿润的蜜道口,终于感到阳根进入一点,把她的蜜道口胀得微痛。

    她惊喜道:“哟,你们瞧,进去了一点,你们瞧,不骗你们,噢好”

    “怎么了”

    宫女们都弯腰趴下去看交接处,果然见到杨孤鸿那根东西进入了女人那缝儿一点点,于是也惊喜地道:“快点,坐下去,可能就全部进入了”

    “他的太大了,会痛的。”

    “痛什么痛”

    几个宫女按住那个宫女,使劲地往下压。

    那宫女叫声痛,瞬间就把全根含住,双眼一瞪,嘴里呼道:“啊”

    在杨孤鸿却又是另一番感觉,在进入宫女的之后,他突然感到身体的力量在萌生

    因为九阳辐射,把他的阳刚之体全部爆发出来,所以他整个人象脱阳一般,凭着他身体的本能来恢复的话,需要很长的时间,然而,这宫女的阴性相助,使得在结合的一瞬间,刺激到他体内的阳气,以及他血脉里血蛇的性,再加上天地心经在结合的时候,自动地运转,比平时运转快了上千倍。

    这天地心经快速地在他体内的运转,即将引领他本能的恢复,他的九阳重体的阳性和性,以及火云狮虎的阳性和血蛇的性被引领得狂升、爆发,这种邪力量的复活,代表着他所有的力量即将复活,那干枯的身体也渐渐地充胀,虽然不会在很快的时间里恢复原来的样子,但是,那脸,却渐见肉了,如今看去,终于象个人了

    “咦,你们瞧,他的身体在壮大了,那脸也在变,越来越好看了。”

    宫女们都惊奇地看着这些变化,殊不知,这种变化会导致杨孤鸿本身的九阳重体的再次壮大和爆发,也将把他本身的性及血蛇的性引爆,再加上火云狮虎的野兽之性,那结果将是怎么样

    “啊全部都进去了,原来我们的那道缝,是真的可以容纳得下男人看似很大的家伙的。”

    东芝道:“你怎么坐着不动,难道就是这样了”

    “不是的,要动的可我,他的太大,我没力气动啊”

    “我们来帮你”

    几个宫女帮她动作,立即看见杨孤鸿的阳根一出一入的,众女觉得好玩极了,而那个被作的宫女的也渐渐地上升,快感令她呻吟起来,“噢好爽”

    “真的很舒服吗”

    其他的宫女看到她的表情,追问道。

    她们此时虽然不懂得,却因为此中场面,令她们都不自觉地流溢着,只听那宫女又道:“我不知道什么感觉很快乐,比皇上那时快乐多了,皇上的一点都不快乐。”

    “如果被知道,是会被吊死的。”

    “死都愿意啊好舒服快,快点”

    随着时间的渐久,宫女的逐渐来临。

    “真的吗你为了这事,不怕死”

    “死有什么可怕的能快活一回,死也愿意。东芝、婷侍,你们找回的这个男人真的好可爱哦”

    “快点,让我们也试试”

    宫女们被说得心动,其实她们的早就湿了。

    “你们等等,我就快了,啊喔要、要来了”

    她的娇体一阵颤动,所带来的快感,令她几乎停止呼吸。

    众女觉得她完了,便把她抱到一边,争着要去试,东芝却道:“让我先来,是我拖他回来的,你们先等着。”

    那个软了的宫女呻吟道:“皇上是不能坚持多久的,这个久一点,估计东芝之后,你们也就无法试了。”

    “是真的吗”

    东芝已经在猛的除衣了,她听了道:“即使不能再试,也应该让我和婷侍先来,以后把他藏起来就行了,反正他也动不了,任由我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却见杨孤鸿的脸血色大浓,整张脸已经变成了红色,且那双眼睛也渐渐地变红,他消失的力量正处在真正爆发的边缘

    宫女们不懂得这些,只是看着东芝褪衣。东芝是个苗条的女人,有着上等的姿色,蓓蕾初绽,一双修长玉腿,私毛淡色,不是很浓,可以看得见她可爱的的那道浅色,因为湿润,而特别的显眼。

    她很急切地蹲坐在杨孤鸿的之上,学着刚才那宫女的模样,把往她的里送,因为刚从那宫女的道里出来,很湿润,她这一送,刚好送进去一点,觉得微痛,然而,心想,应该是有点痛的,她就道:“帮我、我、压下去啊”

    “好痛啊”

    东芝惨叫出来。

    其他的宫女也道:“啊出血了,出血了”

    东芝痛得大哭,喊道:“我不干了,我不了,好痛”

    她刚想起来,却突然看见杨孤鸿的双眼血光大盛,经过刚才那宫女的挑逗,以及东芝的滋润,他体内的兽之性终于爆发,力量也随之涌了出来,他伸手把嘴里的手帕取掉,大吼一声,翻声就把东芝压住,在她的身上疯狂地挺插着,东芝痛呼不止。

    其他的宫女过来要拖开杨孤鸿,却拖不动,便道:“这可怎么办他会不会把东芝弄死”

    那最先领略杨孤鸿的巨棒的宫女道:“不会的,以前皇上就是这样对我的,他现在能动了,就不用我自己动了。”

    “可是,东芝好象很痛苦”

    “女人第一次当然痛了,待会就不痛了。”

    “她叫得太大声了,把东芝的嘴堵起来,否则会让整个皇宫听到的。”

    几个宫女急忙把手帕塞入东芝的嘴里,还有几个宫女不停地要拉开杨孤鸿,拉了许久,都拉不开,最终选择放弃,而此时,东芝似乎到达快感的颠峰,脸色极度不正常起来。

    一些宫女发觉不妥,取掉她嘴里的手帕,只听她有气无力地道:“救救我,我我要死了”

    “东芝会被他弄死的,怎么办这不能死人啊如果有死人,我们都会有麻烦的。”

    “快点,你们替上去”

    “谁先上去”

    “管不了那么多了,随便吧”

    也不知道是谁在说话,乱哄哄的,就见几个宫女脱去衣服,一个宫女扑到杨孤鸿身上。

    似乎是一种本能的选择,失去理智的杨孤鸿也感到他体下的女人即将要失去生命,他选择了扑上来的新的女体,强悍的武器倏地刺入女体的深处,溅出血的痕迹

    象东芝一样,她也被堵上了布帕。

    宫女们任由杨孤鸿在女体上发狂,围着东芝问道:“你没事吧”

    东芝道:“我我差点被他弄死,这辈子第一次第一次知道男人这么有力量,刚才我其实很快乐很快乐”

    “可我们见你很痛苦。”

    “开始的时候是有点痛苦,可是后来快感超出一切的感觉,我觉得我要晕了要死了”

    “你说的是真的,只痛一会”

    “嗯,当然是真的。待会她也要死的,你们一定要替下她,否则她真的会死的。”

    “东芝,你流了很多血,如果以后皇上要宠幸你,你却没有流血的话,也是会被砍头的。”

    “我不管了死也认了。而且这辈子,也不知会不会被皇上宠幸,他那么多女人。”

    最先的那个宫女道:“是啊皇上那么多女人,可皇上很差劲的,他上次就那么一会儿,时间很短的,弄得人不上不下的。”

    “如果被发现了,真的会被处死的。”

    “即使没被发现,我们在这宫里,和死了差不多,一辈子待在这里,身为女人,却不知道男人是什么滋味的。你们要走就出去皇上回来之后,据我所知,都避着皇后,且没与妃子、宫女发生过任何关系,我想皇上可能是厌倦女人了。”

    东芝道。

    “现在情势所逼,只能这样了,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既然被发现后都是死,就是死,呀要找回一次做女人的感觉的。”

    一个宫女突然说出这番话,许多宫女觉得这番话说得有道理,于是怀着必死的新,期待着女人感觉的回归

    翠微居 新暖才文学网 h小说 未删节 全文阅读 尽在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