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1781、偷腥的男人_八一书屋
首页 > 乡村小说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178、偷腥的男人

    这次来参加调研的是主管这一块业务的刘副市长,跟随而来的就是付杰还有另外几个随行人员

    刘副市长工作忙,只是在宴会上露了一会面就匆匆离开,领导大多都是忙的,能够出席一下也就是给足了面子。领导一走,宴会上的气氛就不同了,一下子放松热闹起来,少了一些的拘谨。

    刘副市长一走,主要负责人就是付杰了,两人相邻而坐,林晓风自然要和他拉拉关系,加上上次的帮忙一直没有当面感谢。

    林晓风对付杰说:“付处长辛苦了,上次公司的事有劳费心,一直没机会当面感谢,现在我们的项目又得到了你的鼎力支持,理应敬你一杯。”

    “林晓风,有拿茶杯来敬酒的吗?”付杰笑了笑。

    “我呆会还得去接人,要开车,所以,只能望付处长见谅。现在酒驾查得严,当然,主要是为自己和他人负责。我想付处长能够理解。”

    “还需要你当司机的人,接舒畅?”

    “是啊,听舒畅经常说起,你原来一直很关照她,所以,我才敢端茶杯来感谢。今天她和小伙伴们聚会去了,呆会我去接她。”林晓风照实说,因为他知道舒畅和付杰之间没什么客套,虽然自己上次还为此吃了醋,但是他能理解这种情感。有一种感情,无关男女之情,只是相互的赏识和认同。所以,他和付杰的相处,他也不想用商场上的虚伪和客套。

    “理解。今天我也不想喝酒,昨天喝的今天都没恢复。”付杰说,“我们都喝茶吧。大家随意就好了,虽然说酒是个好东西,能调节气氛,但有时候还真的让人累,犯不着和身体过不去。”

    “确实,量力而行,能者多劳。付处长不喝,其他的领导可要尽兴啊。小向,给领导们都满上。”林晓风对向海波说。向海波是何等精明的人物,自然知道怎么做。

    “你们公司的这个项目被政府授予重点工程,很不错,在很多流程上都会开绿灯的。”付杰对林晓风说。

    “是啊,感谢政府的大力扶持,我们将保质保量的如期完成。让它成为城市的闪光点。”林晓风回复他。

    “相互的,政府也需要有这样的工程来给市民带来实惠,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觉,相信你们会做得很好。我们的报告也会尽快送上级领导审批。”他和他也不打什么官腔,平等自然的交流。

    这时舒畅打了个电话过来,“疯子,你刚才发信息说可以来接我,什么时候到?如果不方便过来我自己回去就是了,我们半小时候就可以散了。”

    “好的,知道了,我等会就到。”林晓风回复舒畅。

    “就这么一人,不喜欢麻烦别人。要是我不去,她肯定就自己逞强一个人走。”他挂了电话,无奈的对付杰笑了笑。

    “是啊,她就是这样的性格。你早点去吧,我也要走了。”他站起来,“大家继续,我和林总有点事,先不陪大家了。”

    林晓风和付杰在饭店外相互打了个招呼道别,不久就到了袁新的饭店接了舒畅。

    他看着舒畅用密封的食盒打了五六个包,禁不住问:“畅姐,你这是做什么?”

    “这是袁新给我做的好吃的,我拿回家慢慢吃!”

    “哪有你这样提这么多的,人家下次看到你会害怕的。”他取笑她。

    “没事,林大哥,不值钱的东西,只要畅姐喜欢,我会经常做的。”袁新说。

    “真是太感谢了,她近来胃口不好,肯定是你做的特别好吃,才会提这么多。”他笑了笑,顺便帮她提着这大袋食品。

    “袁立,你不是要去医院送饭吗?我们一起去?顺便看看小佳。”舒畅对袁立说。

    “畅姐,你方便吗?”

    “没事的,去一下吧,要不了多长的时间。”她对林晓风说:“小佳住院了,去看看?”

    他愣了一下,突然回过神来,“好。”

    周末晚上,妞妞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她突然对林晓岚说,“爸爸有几周没来看我了。”

    林晓岚征了一下,不想让妞妞知道张怀远受伤的事,于是说:“可能是出差了吧!”

    妞妞从沙发上起来,自己去拨了个电话,“爸爸,这近来好吗?你有几周没来看我了!出差了?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听妈妈话的。爸爸再见。”

    妞妞挂了电话,对林晓岚说:“妈妈,被你猜中了,他真的是去出差了。妈妈,今晚怎么莫叔叔也没回来吃饭?”

    “莫叔叔今天有重要手术,要很晚才能回来。”林晓岚对妞妞说。莫远今天确实是因为有重要的手术,下午才开始的,估计得零晨才能出来。

    “妈妈,我们班有个同学的妈妈再婚后又给她生了个小弟弟。”妞妞说,“妈妈,你会生小弟弟吗?”

    “妞妞喜欢小弟弟吗?”

    “我还是喜欢小妹妹,可以一起玩芭比娃娃。”妞妞说。

    “你会不会怕有个小妹妹和你一起抢玩具?”

    “不会的,我会让着她的,有个人陪我玩多好啊!”妞妞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林晓岚。

    “妞妞真乖。”林晓岚抱着女儿亲了一下,孩子的语言和举动令她很感动。虽然她想给莫远生个孩子,但又怕妞妞失落,现在妞妞和莫远的关系是非常融洽了,但孩子对于父母之爱的独享性向来是敏感的,她不希望妞妞从此变得沉默早熟。她要创造一个非常自然的环境,让她能够接受小弟弟或者小妹妹的到来,当然,莫远的意思也很清楚不过,他不会轻易要孩子的。

    星期六,舒畅还懒懒的躺在被子里,她的电话响起,林晓风把电话递给她,是张小梅。

    “舒畅,在干嘛呢?”

    “呵呵,还在被窝里呢。”

    “怀孕的人就是特殊照顾。”

    “也不是了,就是不太想起早。反正今天也休息。”她懒懒的说。

    “想不想出来走走?我们有段时间没碰面了,想和你见个面,聊聊天。”

    “是不是有什么事了,小梅,你一般不会这么早给我打电话的,平时这个时候,你也应该还懒在床上的。”舒畅了解她太太生活,不到十点不会起床的。

    “嗯,是心里有点事,想找

    人说说。”她承认了。

    “好的,我们十点半老地方见?”舒畅知道她肯定是有事了,要不决不会起这么早,也不会主动要求见面,她知道她反应挺大的。

    “好。”

    “畅姐,你要外出?”他给她一边递衣服一边问。

    “是啊。约了小梅。”

    “今天挺冷的。”

    “没事,多穿点就是了。”

    “我送你去。你们聊天,我去办公室呆一会,完了你打电话给我就是。”他能够理解闺蜜之间这种聚会的重要性。

    “好,我亲爱的司机大哥,爱死你了。”她忍不住在他脸上飞快的啄了一下。

    “畅姐,有点诚意好吗?蜻蜓点水。”他有意见。

    “只能这样了,如果太缠绵我怕你忍不住。”她笑着对他眨眨眼。

    林晓风送舒畅到咖啡厅前坪,下车为她开车门,舒畅和他说着88往大堂走。前坪因为作为停车场设了一排的栏杆,舒畅想也没想的就跨了过去。

    “舒畅!”舒畅突然听到后面林晓风大叫她的名字,她以为他还有事要叮嘱她,转身看到他站在车前,于是她又跨了回去,快步靠近他:“疯子,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他脸色很难看,双手扶着她的肩,“畅姐,你知道你怀孕了吗?”

    “当然,怎么了?”

    “你知道你怀孕了你刚才还运动员般的跨栏,走过来基本上是一溜小跑,你疯了,你不知道这一不小心……”

    “原来你叫我就是因为这个?没事的,我现在身手灵活着呢,再说,宝宝妥妥的在我肚子里,你放心吧,我没什么不好的感觉。孩子和父母是有缘分的,你放心吧。”她笑着安慰他。

    “嬉皮笑脸。”他有些恼火的在她头上摸了一下,“注意点,好不好?”

    “知道了,我现在绕过去,不跨栏了,好不好?”

    “好,去吧。这么不省心的老婆。”他苦笑。

    舒畅到达咖啡厅的时候,张小梅已在那等着她了。

    “还好吗?畅?”

    “挺好的。”

    “自己来的?”

    “不是,疯子当司机,现在他去单位了,呆会再来接我。”她笑了笑。

    “真好,浓情蜜意的。”她羡慕的说。

    “什么啊,和大多数夫妻一样吧。你是过来人,还不是一样?你老公可是也很疼你啊!”舒畅对她说。

    “唉,男人啊,一时对你好可能真的很容易,要一辈子对你好,恐怕比登天还难。”她感叹了一句,喝了口咖啡,舒畅要了一杯果汁。

    “怎么了?小梅?如此感慨。”舒畅有些奇怪她今天的言行。

    “畅,你说每天吃惯了米饭,偶尔吃吃饺子什么的,也正常啊。”

    “当然了,你想和我谈做饭?”

    “我是想说,如果你最喜欢米饭,但天天吃,终究是想换下口味的,只是可能,米饭还是你的最爱,你并不想放弃。”

    “怎么了?”

    “我老公出差回来,我在他的行李箱里发现了一盒避孕套。”

    “这个,一般是男人准备吧,有什么问题吗?”舒畅想到原来家里这个都是林晓风准备的。

    “晕,畅,你难道不记得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上环了?我们俩根本不需要用这个的。”她有些激动,“关键是这一盒三个装的,还只剩一个了。”

    “啊!这……”舒畅语塞了。

    “畅,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他有什么反常举动没?”

    “没有,对孩子也好,对我也好,甚至更好。”

    “小梅,我很零乱,这个事情,我还真没经验处理。”舒畅说的是实话,但内心确实有些恐慌,这不在她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小梅,你们,你们那什么协调吗?”

    “应该算是正常的啊!”她苦笑了一下,“因为他不喜欢用TT,他和我说的,我就去上了环,其实我上环以后身体一直不适应,每次大姨妈来都量特别多,还经常腰痛。可是,为了他,我宁愿自己吃点苦,想想男人在外面打拼也挺不容易的,尽量让他开心一点。”

    “小梅,你说他是真的移情别恋了还是只是逢场作戏?”

    “应该是后者,他都二婚了,两个孩子两个妈。现在的女人啊,主动的太多啊,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她无比痛苦。

    “那你怎么想的?”

    “离婚?孩子还这么小,再说,换个老公,就能保证他一辈子不偷腥吗?”她反问舒畅。

    “我不知道,真的。”舒畅的脑袋里立刻浮现着林某人的脸,他也会吗?

    “男人可以偶尔对你好,甚至一辈子对你好,但永远喜欢新鲜感。他认为对你好就够了,他偶尔的一/夜风/流不过就是吃顿饺子般的小事情。”她象一个哲学家般,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所以,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