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17凭6. 母凭子贵_八一书屋
首页 > 乡村小说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176.母凭子贵

    因为怀孕,舒畅一下子成为了家里的重点保护和关怀对象

    林晓风还特意买来一堆书籍,“畅姐,你现在尽量少用电脑,不上网,咱们读纸质的书。”

    他学得比她还认真,知道了孕期的前三个月是胎儿形成和成长的关键时期,在这三个月,孕妇的日常生活对胎儿影响很大,因此要特别注意,但可以参加正常的工作和劳动,因此,对于舒畅继续上班的要求,他是赞成的,“畅姐,你要是天天守在家里,我怕你忧郁了。”

    并且,他现在重新开始拉小提琴,每天晚上会拉上一小会,他对舒畅说:“畅姐,你一定告诉宝宝这是爸爸拉的啊。”

    “晕,疯子,还这么小,他还听不到呢。”

    “不会的,他会有感应的。”

    “疯子,看来,母凭子贵这一句老话是没说错啊,你看你原来什么时候拉过琴给我听过?”

    “原来哪有时候拉琴啊,有点时间都忙着和你亲热了。现在,这个事也戒了,自然而然我就有多的时间来为宝宝拉琴了。”

    “你这个坏蛋,强词夺理。”她白眼他。

    “畅姐,不要骂我,宝宝听得到的啊,他会为我鸣不平的。”

    “去你的,讨厌。”

    “来,我和他说说话。”

    “你想说什么?”

    “我就说,宝贝,妈妈怀你很辛苦的,你就老实一点吧,别太折腾了。”他搂着她,轻轻抚着她其实还是平滑的小腹。

    “你,还好吗?”她望着他,神秘的笑了笑。

    “我,好得很。”他在她脸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会不会思那什么什么?”

    “讨厌,畅姐,我现在看到你一天到晚呕天呕地的,心疼还来不及,根本没别的心思。放心吧,什么叫男人?男人就是能屈能伸、能够自我调节、值得你依靠和信赖的人。”他怪怪的理论。

    而林妈妈则在吃的方面开始大做文章,每天要张嫂炖汤,变着花样的炖,尽管舒畅自己开了一张营养餐单,但林妈妈说吃得太少了。可是舒畅实在是吃不下,并且原来喜欢吃的东西现在吃在嘴里也觉得怪怪的。经常是吃到一半,就跑到卫生间呕吐去了,不过,舒畅很坚强,吐完接着吃。她还告诉林妈妈,饮食和原来差不多,稍加强一点营养就够了,要不然,孩子会超大,孕妇也会变得超肥,都是不科学的。

    林妈妈天天在家念唠着:“舒畅,你吃得太少了,你看你哪里象个孕妇吃东西。”

    舒畅有一种东西最喜欢,那就是辣椒,特别是酸酸辣辣的那种,只有吃了这个才觉得舒服。林妈妈说:“舒畅,吃这么辣,容易上火的,酸男辣女,到时候生下的孩子火气重。”但是为了让舒畅能多吃一些东西下去,她还是要张嫂每餐都给她准备一点。

    舒畅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自己的妈妈的时候,舒妈妈和舒爸爸也是高兴得不得了,第一时间就跑过来看女儿。虽然只是吃了一个中饭又回老家去了,但高兴之情溢于言表。舒妈妈说:“我得回家准备做外婆的东西了。”

    “妈,还早得很呢!你急什么!”

    “早什么早,十月怀胎,一晃就过去了。”

    “我怎么觉得过得挺慢的啊,特别是一吃东西就呕吐,烦死了。”舒畅对舒妈妈说。

    “反应这么大,应该是个儿子。”舒妈妈说。

    “您比B超还厉害吗?”舒畅笑着问她。

    “那我看人还是挺准的。”舒妈妈这时候倒不谦虚。

    当舒畅把这个消息告诉肖童的时候,肖童搂着她打了个圈,“祝贺你舒畅,太好了。你是不是反应很大?如果觉得不喜欢闻这里的味道,这段时间你就先不过来吧,在家好好养着。”

    舒畅说:“没关系的,我除了吃东西的时候经常吃到一半就呕吐,我其他都挺好的。没什么感觉。”

    “看出来了,挺精神的。”肖童也很替她开心。

    餐厅上班确实和别的地方不一样,总是迷漫着各种味道,所以,舒畅尽量少去,因为有时候闻到某处味道都会恶心。年底了,大川的事也多,各项总结,很多的汇报,来年的计划安排等等。大多的时候,舒畅呆在大川。

    因为舒畅在洗手间呕吐的时候被白珊珊看到,知道她怀孕了,她兴奋的在公司群里广为宣传了一下,于是,公司全体都把她当成重点保护对象。甚至每天有不同的同事带来新鲜可口的小零食,让她换换口味,舒畅很是感动。

    这天上午,舒畅在办公室接到付杰的电话:“舒畅,你在饭店吗?”

    “今天没有,在软件公司。学长有事吗?”

    “以为你在饭店,中午会路过,想和你一起吃个饭。”他心情很好的样子。

    “是吗?难得大忙人如此悠闲着要来吃饭,我赶也要赶过去。”舒畅笑着说。

    “那行,12点半,我会到。”付杰说。

    虽然上次舒畅觉得和付杰的事让林某人吃醋,但她一直认为,身正不怕影子斜,清者自清,再说,林晓风还是很相信她的。所以,和付杰的交往,她从来都认为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

    12点半,付杰果然准时到了,舒畅12点就到了,订好了位子。

    “学长今天怎么显得有些清闲?居然一个人跑来吃饭?”

    “不一个人难不成还一群人?”

    “呵呵,一群人簇拥着你的情况自然很多,我倒希望看到的是来两个人。一男一女。”舒畅和他开起了玩笑。

    “两个人我就不来你这了,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私生活。哈哈。”他也笑着回应她。

    “来一瓶红酒吧。”他主动说。

    “酒?你主动要喝酒?什么情况?不是来买醉吧?”她有些不解。

    “哪有大中午来买醉的?再说,红酒也醉不倒吧?上吧,我会买单的,别小气。”他对她笑了笑。

    于是她让服务员上了一瓶酒。他给她也倒上了。舒畅虽然知道自己不能喝酒,但还是让他倒着,感觉不

    能扫了他的兴。

    “来,祝贺我又升了。”他主动和她碰杯。

    “啊?你又升官了。祝贺!不好意思,我不方便喝酒,我以茶代酒。”舒畅举起了茶杯。

    “你怎么了?什么不方便喝?”他停住酒杯问她。

    “我,怀孕了。”她双颊微红的回答。

    “是吗?站起来让我瞧瞧。我刚才没觉得你是孕妇啊。”他站起来,拉她站起,“这……,没什么区别啊,脸好象比原来还清瘦了一些。”

    “是看不出来,才两个多月。反应严重,呕吐,这段时间可能真的还瘦了点。”她对他说。

    “呵呵,这可是重点保护对象了。好,既然如此,那我也要祝贺你荣升为准妈妈。幸福吗?舒畅。”

    “嗯,很幸福,很期待。不过学长,你这升官了,怎么一个人跑我这喝酒了?”

    “就想找个人静静的喝一下。别人,大多数的都是阿谀奉承,客套的多,真心话少,太假了,没意思。”

    “我可是真心祝贺你的。”她急忙表白。

    “所以我才来找你喝,结果你又不能喝了。”他有些遗憾。

    “你这次升到什么位置了?”舒畅问他。

    “告诉你也没啥用,反正你又不用找我。”他笑了笑,没有直接答复她。

    “好吧,反正我这小店最多就是工商税务,并且我还遵纪守法,也是没什么大问题,麻烦不到你。”她笑了笑,“不过,我还是会自豪,咱可是朝中有人啊!”

    “说什么呢。要做妈妈了,你不用每天上班吧?家里条件这么好。”

    “把工作当乐趣的时候,其实会做得更好啊!”她笑了笑。

    “那倒是的,你就是与众不同的。结婚不告诉我,这生了孩子可一定要告诉我,我好歹也算是孩子的舅舅吧。”

    “好,我会告诉你的,最好到时候舅妈一起来。”

    “那我不保证。不过,舅舅是肯定要来的。”

    舒畅笑了笑,吃到一半,突然又恶心了,她飞快的冲向卫生间。

    等舒畅从卫生间出来,发现付杰站在了门口,很关切的问:“没事吧?”

    “没事,你看了是不是觉得很可怕?其实每天都这样,习惯了。让你提早见识一下准妈妈的生活。走,接着吃啊。”

    “怀孩子真的很不容易啊。”他感叹着。“难怪现在一些女的说不要生孩子。”

    “痛并快乐着,说不生的肯定是还没结婚的。”舒畅说。“其实真正结了婚,就想生孩子,有的夫妻暂时不生,也只是因为经济条件或者身体不允许,最终都会想生的。”

    “保重啊,舒畅。谢谢你陪我吃饭。”他笑了笑。

    “晕,你太客气了,明明是相互陪嘛。”她也笑了笑。

    “越来越伶牙俐齿了,林晓风培养出来的?”

    “你不觉得我是天资聪颖吗?孩子他舅!”她有些调皮的反驳他。

    “哈哈,那是,很多年前我就看出来了。”他开心的将杯中所剩的红酒一口喝完。

    吃完饭,有司机来接付杰,舒畅觉得他今天很有意思,明明升官了,应该是和众人一起开心的日子,他却选择了这样的小馆,和她一起清静的吃一顿饭,官场,也许,真的很累吧。舒畅虽然不能切身体会,但能知道那种繁华过后的落陌心情。

    人和人之间,有很多种情感,比如朋友,也分很多种,有的,让你天天可见,而有的,只是偶尔在记忆里芳菲,心怀美好,穿越漫长的冬季。虽然已不再青春年少,但还是可以捕影捉风。那些生命中温暖而美好的感觉,如季风过境,偶尔怀念。舒畅觉得付杰就是这样一个可以偶尔怀念和感激的人,淡淡的,不曾靠近,也不曾远离。

    晚上张怀远一个人无聊的在家看着电视,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张怀远从猫眼中看到的是钱丽丽,这么晚了,她来做什么?

    张怀远打开门,钱丽丽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张怀远,让我日子不好过,你自己倒过得挺悠闲的是吧?”

    “钱丽丽,你觉得我过得悠闲吗?我妻离子散,现在孩子都快要叫别的男人爸爸了,我这叫悠闲?”张怀远没好气的对钱丽丽说。

    “活该。”

    “是啊,我是活该,当年怎么就中了你的邪,放着那么好的老婆不要,来和你玩什么刺激的。你这个没情没义的,只知道钱。难怪姓钱,真是和你太相配了。”张怀远讽刺钱丽丽。

    “张怀远,你混蛋。你害我不孕,又毁我的幸福,我要和你拼了。”钱丽丽一时失控,从包里掏出一把刀,直接指着张怀远。

    张怀远看到她手中的刀,吓坏了:“钱丽丽,你可别乱来啊,杀人是犯法的。”

    “我反正没什么活头了,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钱丽丽已经气昏了头,举着刀就刺向张怀远。

    张怀远躲闪了几下,试图抢过钱丽丽的刀,无奈钱丽丽一直用力非常猛,她已经刺红了眼。终于,张怀远躲闪不及,被钱丽丽一刀刺中了肚子,血很快就冒了出来,钱丽丽吓得夺门而跑。

    张怀远痛得跌坐在地上,关键时刻,他打通了林晓岚的电话:“晓岚,我受伤了,救我。”

    大晚上的,林晓岚接到张怀远的电话,吓了一跳,问清楚他的地方后,她立即对莫远说:“张怀远被人受伤了,我们去看看。”莫远交待保姆管好妞妞,立即和林晓岚一起往张怀远的家赶,林晓岚边走边打了急救电话。

    林晓岚和莫远几乎和救护车同时赶到。张怀远已经昏了过去,林晓岚看到房间的场景吓了一大跳,张怀远这是怎么了?

    林晓岚知道张怀远的亲人都不在本地,一直和莫远等在手术室外,幸运的是,医生说并没有生命危险,因为冬天穿的衣服较厚,伤口还不算很深,只是流了不少血。

    张怀远还没有醒过来,也不知他到底关生了什么事,林晓岚只有为他交了医药费,并且请了一个护工照顾他。

    第二天张怀远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他回忆起自己最后的电话是打给林晓岚的,他知道是她救了他。

    下午,林晓岚再次来看他,还带来了一些汤水。张怀远看到林晓岚,难过得别过脸去。

    &nbs

    p;他背对着他说:“晓岚,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昨晚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谁对你下的手?应该不是自己弄的吧?如果是别人弄的,你需要报警的,这已算是刑事案件了,要申请医疗鉴定。”她有些担心的对他说。

    “算了,我不想说了,晓岚,自作孽不可活,我也不想追究了。你想也想得到是怎么回事,因为平时我也从不和别人结仇的。”

    “和那个什么钱丽丽吗?为什么?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是分手了,但是因为经济上的纠纷,她曾让我难堪,于是,我也在她的新欢面前揭了她的老底,于是,她气疯了,就做出了杀人的举动。”他没好气的说。

    “也太疯狂了吧。张怀远,你可以告她的。”

    “算了,我不想告了,就当此事没发生过吧,我想她总也应该有所触动的。”

    “随便你,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看着办。”林晓岚不再多言。“这里我买了些汤,你等下要护工给你热着吃,这几天只能吃流食,不要乱吃东西。”她叮嘱他。

    “知道了,谢谢你晓岚。不要告诉妞妞我受伤的事。”

    “好。”

    “替我和晓风讲一声,要他找人低调处理一下我手上的工作,我不想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对公司影响也不好。”

    “你还知道影响不好啊!”

    “是啊,我现在彻底醒悟了,虽然有点迟,但总比一直不醒要好。”他讲这句话的时候,费了挺大的力,甚至眼睛发红。

    林晓岚走了,张怀远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感觉自己就象一条小船,现在孤独寂寞的漂浮在河上。人海茫茫,为了一段萍水相逢、所谓的刺激而迷失了最初的方向。现在,只能看到隔岸灯火已阑珊,而自己却成了在河上打捞着水中月亮的人,内心是无尽的荒凉。

    当年结婚时的承诺,如同撒下的谎,以为可以追逐到斑斓的美景,结果却是千疮百孔。遇人不淑?还不如承认当年的鬼迷心窍。这一刀,就算是一种救赎吧,他不想再追究,只想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这场闹剧,于他和钱丽丽,都是一种解脱。从此两不相欠,也不再烦恼。|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