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173、不能辜负爱_八一书屋
首页 > 乡村小说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173、不能辜负爱

    这天林守业在某会所见老朋友,万基的老板何向东

    两人一起喝着茶,聊聊天。

    “老林,听说今年你们的业绩又很不错啊,三季度的财务报告我已从网上看到了。”何向东对林守业说。

    “今年是还不错。你们呢,听说也很好?”林守业问何向东。

    “我们,还算可以,只能说与去年持平。唉,我现在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心,很多事都不太管了。”

    “是啊,我也是,心脏不好,还动了手术。”

    “我也心脏不好才动了手术,才出院几天。”何向东说。

    “是嘛,怎么没听你说起啊?住院了我都没去看看你。”林守业有些责怪何向东。

    “没多久就出院了,我没有告诉朋友,大家都忙,再说,大家年纪都不小了,身体也都不太好了。”

    “是啊,不服老不行啊,我现在基本上都交给儿子打理了。”林守业说。

    “羡慕你啊,儿子能干,听说比你还狠啊。你可以不用操心。”何向东喝了一口茶,有些羡慕的对林守业说。

    “你不是还两个儿子吗?应该更不想事啊!”林守业回问何向东。

    “别提了,他们,工作还是做,但总是明争暗斗,我烦心得很呢!”何向东说:“走,老林,今天我请你到一个餐厅吃饭,虽然不是什么高档地方,但很有特色。”

    “是吗?你新发现的?”

    “是啊,说起来,还有故事,到了那告诉你。关键是我还要去见一个人。”何向东颇为神秘的样子。

    当何向东领着林爸爸来到童话餐厅时,这可是林守业没有想到的。

    “老何,这就是你向我推荐的地方?”

    “是啊,虽然不是很高级,但很不错,适合聊天叙旧的,你不要看不起啊!”何向东说。

    “不会不会。”林爸爸也不好直接说什么,只有装个不知情。

    服务员领着两位到何向东的秘书早已预定好的包厢,何向东点了餐之后对服务员说:“我想见一下你们这里一位叫舒畅的人。”

    “好的,请您稍等,我去帮你传达。”

    林爸爸更看不懂了,“老何,你这是唱的一出什么戏?”

    “老林,你不知道,前些天我在这里等我儿子,结果两个人一个都不来,我一气之下,心脏病犯了,是这个餐厅的负责人将我送到医院,还垫付了药费,药费我要秘书来处理过了,我还是想亲自见一下这个负责人,当面表示感谢。约了几次都没有约到,甚至说不要见我,小事一桩,现在这样的年轻人,难能可贵啊!”

    林爸爸想起自己过生日的时候,舒畅和莫远说是因为有客人发病,估计就是这么回事。林爸爸正好准备说话,包厢的门被敲响,舒畅走了进来。

    因为服务员说有个顾客想见一下她,舒畅以为是店里有人投诉,于是直接赶了过来。当她推开包厢的门,看到林守业和一个朋友在,她不禁有些惊讶的叫了一声:“爸?您怎么来了?没和我说啊!”

    林守业笑了笑,说:“陪一个朋友来的,这是何伯伯。”

    “何伯伯好!”舒畅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老何,这是我儿媳妇舒畅。”林守来介绍着。

    “啊?老林,我没想到这个叫舒畅的居然是你儿媳妇啊,真是太感谢了。舒畅,我生病多亏了你啊!”何向东感激的说。

    “是我们应该做的,何伯伯。两位想吃点什么?点餐了吗?爸,您看想吃什么,尽管点,我来负责就是。”

    “那怎么行呢,舒畅,我本来是准备请你爸爸吃饭的,没想到是他媳妇开的餐厅,而你又是我的恩人,这个单,你一定不能买,要不我会生气的。”

    “好,舒畅,不用你管了,我们俩在这随意就是。”林爸爸对舒畅说。

    “舒畅,谢谢你啊!当时送我到医院,垫了钱,又给我联系最好的医生,老林,她找的可是附属院最好的教授,姓莫,给我做的手术。所以我恢复特别好。”何向东很感激的说。

    “何伯伯,都是我们应该做的。莫教授,是我姐夫。一家人,所以,您不必放在心上。”舒畅回答了何向东。

    “什么?你姐夫?”

    “是啊,就是爸爸的女婿。”舒畅特别强调了一下,莫大叔好象还没被林爸爸正式承认的呢。

    “真的吗?老林!”何向东非常吃惊的问林爸爸。

    “呵呵,是的。所以,你就不必谢来谢去了,都是自己人。”林爸爸笑了笑。

    “爸,我先出去了,您二位慢慢聊。”舒畅打了个招呼出了包厢。

    “老林,我真羡慕你啊,你看你,事业经营得好,接班人也培养好了,还有这么好的媳妇、女婿。”何向东由衷的说。

    “呵呵,是啊,这方面我确实觉得令人欣慰。所以我现在,就是慢慢退下来,准备颐养天年了。”林爸爸难得的喜笑颜开。

    “幸福啊。”何向东感慨着。

    舒畅出了包厢门,有些小激动,立马打了个电话给莫远,“姐夫,刚才爸爸陪上次我们救的人在我店里吃饭,他今天居然当面承认你是他女婿了。”

    “真的吗?”莫远难得的激动。

    “当然真的了。你终于获得了认同。”舒畅笑话他。

    “呵呵,得到他的承认太不容易了。我得给你姐打个电话,不说了,挂了。”莫大叔挂了电话,找林晓岚倾诉去了。

    三天后,是舒畅的生日。恰逢星期天,正好为家庭日,林晓风早早就为舒畅安排好了,大家一起吃中饭,然后集体去泡温泉。星期六舒畅和林晓风回了一趟舒畅家,父母算是提早给舒畅过了生日。

    吃饭之前,大家开始给舒畅送礼物,第一个送礼物的是妞妞,“舅妈,这是我画的一幅,祝你生日快乐!”

    “妞妞真棒。谢谢你。”舒畅亲了一下妞妞。

    &n

    sp;第二位送礼物的是林晓岚,一边送一边对着林晓风说:“林晓风,看清楚了啊,限量版的包包,我和莫远送的,如你所愿了。”

    林晓风在一旁笑歪了,加上一句:“我没有吗?”

    “想得美,又不是你过生日,再说,主要是舒畅出力,你又没作什么贡献。”林晓岚说。

    “你生日我还是会再送一个的。”莫大叔人好,补了一句。

    “晓风,你老婆过生日,你送什么礼物?”林晓岚逼问林晓风。

    “姐,我的礼物不告诉家,我晚上再送给她。”林晓风笑了笑。

    “小气鬼,都不敢拿出来。”

    “呵呵,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他居然还唱上了,忍得大家哈哈大笑。

    “舒畅,这是爸爸妈妈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林守业将一个纸袋子递给舒畅,这可是不久前看到司机送到饭店来的。

    “是什么?畅姐,快打开看看。”林晓风比舒畅还好奇。

    舒畅打开纸袋,里面有个精致的纸盒,再打开,就是一套“别摸我”标志的车钥匙。舒畅对林晓风说了一句:“钥匙扣。”

    “畅姐,你傻了吧,不是钥匙扣,就是钥匙。爸,你出手太阔绰了吧。”林晓风在一旁叫着。

    “有什么办法呢?你总是不愿意给她换车,我和你妈都看不下去了。”林爸爸说。

    “还是爸妈好,林晓风就是个小气鬼。”林晓岚在一旁取笑林晓风。

    “晕死了,你们都取笑我。爸,钥匙在这,车呢?”

    就停在这个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了,白色的。”林爸爸说。

    “畅姐,呆会我们去试车去?”

    舒畅感动得眼睛湿润了,“我真的太开心了,但满心的感激一下子真的说不出来,真不知哪来的福气,遇上这么好的家人。太幸福了。”

    “畅姐,别哭,弄得象在说获奖感言一般。”他安慰她。

    “我不是哭,我是高兴得忍不住流眼泪。”

    “舒畅,因为你来到这个家,让这个家才如此幸福。我们也很感谢你,好了,一家人,开开心心,别的就不用多说了,吃饭。”林妈妈说。

    下午,舒畅驾驶着新车,林晓风在一旁当助手,大家还是按原计划去泡温泉。

    晚上回到家,已是八点多。舒畅往床上一躺,有些疲惫的对林晓风说:“今天生日好开心啊,疯子。我觉得大家对我太好了。”

    林晓风凑了过来,也在她旁边躺下,“是啊,大家都对你很好,说明你在这个家表现突出,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当然,最主要是我的肯定,你是我最最亲爱的老婆。”他侧身吻她。大手又忍不住在她的衣服里游走。

    “洗过温泉的皮肤,手感简直太好了,光滑如丝。”他一边摸,一边亲着。

    “讨厌。今天很累了,早点休息吧。”她对他说。

    “好啊。对了,畅姐,大家都送了礼物给你,你不好奇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吗?”

    “你还真准备了?我觉得我得到的够多了。”舒畅说。

    他不再说话,坐起身,舒畅感觉到他在她的脚上带着什么东西。然后对舒畅说:“好了,自己看。”舒畅坐了起来,一看,脚上多了一条脚链。

    “畅姐,我听说送脚链的意思就是拴住今生,系住来世。有一个古老的传说,如果将脚链送给自己爱的人,下一世还会在一起。这辈子,我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只希望,下辈子,依然可以碰到你。”他捧着她的脚,在脚踝处亲了一下。

    “疯子。你说我为什么会遇到你?”她扑在他怀里,忍不住哭了起来。

    “傻瓜。前世今生的缘分啊。单纯、可爱、善良、聪明,性感,等等等等,都是我喜欢的,我也一直在庆幸,为什么我可以找到这么好的老婆啊!”他象哄小孩子一般轻轻拍着她的背。

    “我一定要做得更好,疯子。”舒畅喃喃的说。

    “你一直都做得很好。”他亲了亲她的头发。

    “我爱你,疯子。”

    “我也是,宝贝,我们要一直爱下去。”

    她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享受着最静谧美好的时光。爱情、亲情,在这一天里,让她是如此幸福与满足。

    虽然说人的一生不断在相遇与离别,每一天与你很多人相遇,相别,只有那个有缘人,才与之相识相爱,这个机率远小于中彩票的机率,但幸运的是,他和她,相遇了,并且相识相知相爱,彼此成为不可分离的部份。

    得到很多的爱,她知道,她会回报更多的爱,去经营好这个家,还有,他们俩未来的时光。日子一复一日,前路有不少的艰难险阻,但爱,给她无穷的能量,他给予的守护,她同样会坚定的守候在他的身旁。等到年华老去,即便是一段老时光,泡一壶闲茶,撑一把小伞,直至满头白发,依然携手一起静看日落烟霞。|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