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Error establish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Correct user/password? Correct hostname? Database server running?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84

Warning: mySQL database connection is not active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17mb/class/ez_sql_mysql.php on line 116

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home/wwwroot/m.qukanshu.cc/chapter.php on line 36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172、报复的快感_八一书屋
首页 > 乡村小说 > 剩女撞桃花: 拒绝暧昧
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72、报复的快感

    第二天舒畅在林晓风的带领下去了香山

    香山,原名又叫静宜园,这名字真是美得恰如其分,这个时候去观赏红叶,应该算是较好的时候。舒畅虽然出发前是被林晓风临时拖过来的,并没有带专业的相机,但,还是忍不住用手机不停的拍照。

    香山红叶,红艳似火,远远望去,会误以为是花瓣,走近看才辨清是树叶。从亭里极目远眺,远山近坡,鲜红、粉红、桃红,层次分明,似红霞排山倒海而来,又有松柏点缀其间,红绿相间,视觉效果很好。

    舒畅会拍上一些风景照,近的、远的,甚至还来个一片树叶的特写,或者,地上、林间,不停的找着感觉和角度。林晓风就在一旁拍她,他笑着说:“你就是风景啊,已经和景融为一体了。”

    两人从香山回来,早早吃了晚餐就到机场往回赶。

    飞机上,林晓风掏出手机,对舒畅说:“畅姐,来看一下我给你拍的相片吧,你选一张,我来做屏保。”

    “哇,你给我拍了这么多啊,晕,有的拍得我象个傻大姐。”舒畅看到他手机中的照片。

    “你本来就一傻妞,不要怪我没拍好。”他摸了摸她的头。她靠在他怀里,慢慢的翻看着照片,一边看,一边删,“不好看的删掉,影响形象。”

    “你还有什么形象啊,从河东狮吼到温婉可人,我都见过了,印在脑海里了,别想删掉。”他在她耳边轻轻的说。

    “我啥时候河东狮吼了?”

    “经常,不,偶尔吧。”

    “我没有!”她捶他,其实自己仔细一想,火气来了的时候,形象还真有点不敢恭维。

    她继续翻着照片,合适的就保存到文件夹。突然,看到两张照片,是自己和付杰在一起的照片,看情形,应该是那天一起到展览馆的时候,扭了脚拍的。他,怎么会有这个照片?是被人跟踪了吗?

    她猛的从他怀里坐起:“林晓风,这两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他突然意识到不对,自己怎么忘记删除了呢?看来不得不告诉她实情了,免得她误会他跟踪她或者别有用心。

    “这是李婉婷发给我的。”

    “你和她,有来往?”

    “没有,我觉得应该是她在街头偶然碰到你们俩,所以拍下来发给我的。”

    “所以,前几天你对我冷淡耍态度是吗?”

    “当时是有点受不了,你自己看啊,你差不多就是被你这什么学长搂着了。”

    “我来说说当时的情况吧,过马路,我扭了脚,十字路口,马上就要变灯了,他扶我走了几步,为的是我的安全,要不会停在大马路中央。”

    “我是相信你的,我也认为肯定是某种偶然的巧合。但是,当时心里还是挺不高兴的。”

    “难怪你吃醋,你怎么不直接问我呢?还憋着。”她仰着脸问他。

    “我一大男人,怎么好明说啊,特别又是她发过来的。”他摸了摸她的脸,有点尴尬的回答她。

    “这个人,看来还是挺记仇的。不过,这次她没有捏造,当时事实就是这个样子。林晓风,不错啊,你外面还有人专门帮你监视你老婆的一举一动。”舒畅有些愤恨的说。

    “不用理她就是。”他笑了笑。虽然口里说着不用理她,他心里其实早已知道如何处理。

    晚上两人回到家,林妈妈笑着对舒畅说:“陪着老公出差,好玩吗?”

    “挺好的,妈,给您带了点好吃的。”舒畅一边红着脸,一边对林妈妈说。

    林爸爸则对林晓风说:“走,到书房给我说说那边的具体情况。”两个男人去了书房,舒畅陪林妈妈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她带回来的特产。

    “妈,这周星期天的家庭日活动您有什么建议没?”

    “我没什么建议,都听你的。”

    “那我们去爬山吧,秋高气爽的,现在天气真好。”

    “才看完香山又想爬山,看来,上瘾了?”林妈妈笑了笑。

    “不是,觉得天气好,爬爬山,对身体好,再说现在是层林尽染的好时节啊,到天然氧吧去洗肺去。”

    “好,听你的,反正我们两个老的,能爬多高算多高。”

    第二天是星期六,莫远和张怀远在活动中心正式相遇了,因为张怀远先天晚上已和林晓岚沟通了,星期六想和妞妞一起吃中饭,顺便下午带过去玩玩。两人并没有更多言语,只是点头打了个招呼。

    张怀远带妞妞吃饭的时候,妞妞问张怀远:“爸爸,你有没有找阿姨啊?”

    “爸爸没有。”张怀远回答妞妞。

    “爸爸会找阿姨的吧。”

    “怎么问这个?”

    “我想知道。”

    “妞妞现在生活好吗?莫……莫叔叔对你好不好?”

    “对我很好的,爸爸,他从来没有骂过我,总是和我讲道理。”

    “妞妞想不想和爸爸一起生活?”张怀远突然有些伤感的问妞妞。

    妞妞考虑了半天,对张怀远说:“我还是想和妈妈一起生活。爸爸你有空就来陪我玩吧。”

    张怀远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妞妞要听话。”

    下午张怀远将妞妞送回家,一个人开着车在街上转悠着。突然,他看到了钱丽丽,正在一个商场门口站着,仿佛在等人,张怀远看到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还是想上前和她理论一番。

    “钱丽丽!”张怀远叫住了钱丽丽。

    钱丽丽听到有人叫,对于张怀远的声音她还是很熟悉的。

    “张怀远,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是想看一下你近来可好?又在给谁当小三?”张怀远恨恨的说。

    “丽丽。”张怀远话音刚落,一个男人在叫着钱丽丽,钱丽丽有些慌张起来,立马叫了一声“刚

    子。”

    “丽丽,遇上熟人了?”刚子问钱丽丽,回头看了一眼张怀远。

    “不认识的。”钱丽丽拉了刚子一把,“我们进去吧。”

    “钱丽丽,拿了我的钱,就不认识我了吗?多少也当了我三年的情人吧。翻脸这么快吗?”张怀远在后面悠悠的说。

    “张怀远,你混蛋。”钱丽丽再也忍不住了。廖刚也知道钱丽丽说的所谓不认识肯定不是真的。他停住脚步,转身,狠狠的走到张怀远跟前:“张怀远是吗?你可别欺侮我们家丽丽,小心我的拳头不认得人。”廖刚扬了扬拳头。

    “放心,我欺侮不了她,现在也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只是提醒你一声,这个女人无情无义,翻脸比翻书还快。”张怀远说完,转身就走。

    廖刚一把抓住他:“姓张的,把话说清楚,怎么回事。”

    “没什么,你如果想知道,问她自己吧。”张怀远快步走开,这次觉得总算出了口恶气,充满了报复的**。

    张怀远一走,钱丽丽拉了拉廖刚的手:“刚子,这人是疯子,别理他,我们进去吧。”

    “丽丽,把话说清楚,他说你做了他三年的情人?我记得你原来说有人欠了他的钱,就是叫张怀远,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廖刚本来脾气不太好,现在更是脸色难看到极点。

    钱丽丽知道已经瞒不住,只好哭着说:“我原来做业务员的时候,被他潜规则了,后来无奈被他包养,是和他在一起呆了几年。都是被他逼的。”

    “丽丽,你可是我们村的大学生,我们都觉得你最有出息,没想到你做这样的事。”廖刚有些痛心疾首的样子。

    “刚子,你听我说,都过去了,我现在可是一心一意和你在一起的。”

    “丽丽,要是我还是多年前的穷光蛋,你会跟我吗?”廖刚问钱丽丽。

    “当……当然了。”钱丽丽有些结巴的回答他。

    “当时所谓欠你的钱,就是分手费吧?”廖刚问。

    钱丽丽沉默了。

    “是不是?”廖刚怒了。

    “是,也不是,赔偿。我应得的。”

    “什么赔偿?青春损失?”

    “不是,我怀孕过,因为流产,得了不孕症。”钱丽丽老实作答,她知道廖刚可是黑白两道都混的。

    “钱丽丽,你令我不耻。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我最看不得女人给别人当小三,你还是要当我老婆的人,我接受不了。”廖刚恨恨的对他吼着。

    “刚子,我和他真的早就结束了,你知道我现在可是一心一意对你的。”

    “你刚才说什么?不孕?难怪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又没有采取什么措施,你都没有怀上。太可笑了,我就是想早点有个孩子,有了孩子就结婚。原来,你根本生不了孩子。”廖刚痛苦的质问钱丽丽,钱丽丽吓坏了。根本不敢再作声,只是一个劲的哭,廖刚不再理她,转身离开。

    “刚子,你去哪?”钱丽丽在后面追着跑。

    “让我一个人静会。”他不理她,走到车前开车离开。

    钱丽丽一个人伤心的回了家,一刻也不敢出去,等廖刚回来。晚上十一点了,他还没有回来,打电话也没有接听。她一直坐在沙发上等着,她想好好和他解释一番,想想必竟也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不至于这么绝情吧。

    十二点半,廖刚满身酒气的回来了。

    钱丽丽迎了上去,“刚子,喝了很多吗?”

    “没事,没醉,不需要你关心。”

    “刚子,对不起,我是对你有些隐瞒,但都是因为我喜欢你,才不敢告诉你,怕你不要我。”钱丽丽一边流泪,一边靠在他身旁。

    他把她推开,“钱丽丽,你知道吗?从小我就觉得你好看,成绩又好,我一直在心里暗暗的说,我娶老婆就要娶你这样的。你知道吗?”

    “嗯,我知道,你原来一直对我挺好的。”

    “你知道个屁啊。那时候你都是昂着头走路的,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就说,上次你怎么就这么快愿意和我在一起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但被别人玩了,还被别人玩残了。笑话,真是笑话,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喜欢的你吗?”他坐在沙发上,竟然流了眼泪。

    钱丽丽什么也不说,靠近他,去亲吻他,小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抚摸着他,并且,另一只手,开始解他的皮带,她一直觉得在这件事上,总是能令他愉快,她想也许这样,可以让他忘记不快,不再记较她,因为她觉得每次和他在一起都是很尽兴又疯狂的。

    “走开,走开。”他拒绝了她,站起来往卧室走,边走边对钱丽丽说:“我们分手吧!我觉得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了。这几天你自己去找个住的地方,搬走吧,眼不见为尽。”他进了房间,钱丽丽听到他在里面将门锁上了。

    钱丽丽坐在沙发上,全身发冷。这是她没有想到的情况。

    她一直以为,和张怀远分手了,就算是过去了,并且在最沮丧的时候遇到了廖刚,从小就认识,知根知底,虽然她也不见得有多爱他,但她清楚的知道他一直是喜欢她的。女人,不就是要找一个爱她的男人吗?何况廖刚现在经济条件各方面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也是衣食无忧。她打定主意和他真心过日子了,没想到,会闹出这么一出。

    她能感觉以他和廖刚真的没可能了,即使是小三这件事,过段日子廖刚也许能原谅,但是,老家的风俗她很懂,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如果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结了婚,廖刚念及感情,也许能勉强度日,或者不是还有一些借助医学手段生孩子的途径,但现在一切他都清楚了,根本不会考虑她的了。

    “张怀远,你这个混蛋,把我的人生都毁了。”钱丽丽坐在沙发上痛定思痛,得出这样的结论,“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免责声明: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来源于互联网,与本站立场无关。